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四章 独胆斗古城(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晨光照在孝感城头。

城南门内外已有些赶早的民众在等候吊桥落下。一个守门伪军伸着懒腰,慢慢走进门岗,把吊桥落下来,民众一拥而上。守门伪军喊叫:“哎,排好队,一个个来!”

伪保安大队郭家内室,郭发财在穿衣准备外出。

“怎么你准备外出?”汪菊冷冷地问。

“去花园镇落实一件公务。”郭发财回答。

“办什么公务,还不是去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汪菊扳起了脸。

“我的好太太,这回你错了!我去花园镇落实美女,是为你大姐夫解围呀!”郭发财一本正经地说。

“啊——难得你做件好事。怎么谢你呀?”汪菊这才陪着笑说。

郭发财嬉皮笑脸:“你少指着额头骂我就好了!”说着用嘴要亲汪菊。

不知什么时候汪梅带着饶平泰闯了进来。

“三姐夫,你也为我这个小姨做件正经事吧!”汪梅有意甜甜地喊道。

听见这声音,郭发财骨头都是酥的,嘻嘻哈哈道:“什么事?包在我郭某人身上了!”他的一双色眼,不断地在汪梅身上睃来睃去。

“嗯,嗯!”站在一旁的汪菊悄声地警告他。

“说来话长,我这位胡老师,有一位同乡叫黑牛,据说两年前被日军抓去当苦力,有人看见就在火车站仓库。你不是那位板仓太郎的拜把兄弟吗?今日,我们拎几条鱼去见那板仓太郎,三姐夫,不就是你一句话就把这事摆平了吗?”汪梅又说。

郭发财一愣,忙说:“啊,这事可不好办!你不知道,这个板仓太郎喜怒无常,血腥难缠呀!”

“你好歹是我三姐夫,我的事你还会不答应帮忙?”汪梅故意撒娇。

郭发财斜视了一下汪梅那张俏丽的脸蛋,说:“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试试看!”

忽然,电话铃声响。

郭发财去摘话筒:“喂!”

(汪桃)的声音:“啊,是三妹夫呀!你还没有去花园?”

郭发财:“本来是打算今天上午去的,没想到小姨来孝感有事要麻烦我。”

(汪桃)的声音:“啊,我四妹子来孝感了,怎么不到我家来呀?”

汪梅抢过话筒说:“大姐,请原谅,我办完事一定去看望大姐。”说罢挂了电话。

出门前,郭发财对汪梅说:“我骑马先走,你们随后坐人力车来!”汪梅答:“好的。”

饶平泰与汪梅走到伪县保安队院门外,刘绍坤早就等候在那里。他起身说道:“先生,小姐,请坐我的车。”

“火车站。”饶平泰挥挥手。

人力车刚走不远,迎面走来叫卖孝感米酒的小贩张天水。刘绍坤打着招呼:“‘水师傅’早,请代我向黄师傅问好。”张天水悄悄把头一点,嚷道:“孝感米酒——”挑着担走了。

刘绍坤将饶平泰和汪梅拉到火车站仓库外边,两个日本卫兵用枪把他们拦下。

此时张运扛完包件出仓库与他们擦肩而过,递过来一个神秘的眼神。

郭发财发现了饶平泰和汪梅,就向板仓太郎嘀咕了几句,板仓太郎示意身旁的一个卫兵:“你的,把那两位客人接过来。”

饶平泰和汪梅来到仓库门边。

汪梅送上一个鱼篓说:“板仓队长,久仰了!这几条鲤鱼,送给你。”

板仓太郎伸出大拇指说:“谢谢你的好意!你的很漂亮!”他把手一招,身边那个日本女子便小跑到汪梅面前,鞠躬后,从汪梅手中接过鱼篓,又鞠躬后才离开。

“板仓队长,这个男子就是黑牛的邻居!”郭发财指着饶平泰介绍道。

板仓太郎望着身体魁梧的饶平泰又伸出大拇指说:“哟西!你的气度非凡!我的就是喜欢!”

汪梅无意中往仓库里面看:一个日本武士正在挥刀练功,听到那‘嗨’‘嗨’的狂叫声,她有些害怕。

正巧黑牛扛着包件从库门入,好像有意在饶平泰面前停顿一下,黑牛不敢对他们多看一眼,急急离去。

饶平泰望着他的背影,心想:“难道,他就是李大娘的儿子——黑牛?”

场中沉寂了一会,充满一种神秘气氛。

“我的有个条件!” 板仓太郎突然说道。

“板仓队长,你的请讲。”郭发财说。

“你的这位客人跟我们那个武士来一场空手对单刀的格斗:他的赢了,你的把叫黑牛的带走;他的输了,甚至死了死了的,我的不管。” 板仓太郎说出了条件。

汪梅着急了,轻声说:“胡老师,我们回去吧!”

饶平泰斜眼望了那武士一眼,眼前闪过血腥残暴的一幕:青龙岗上几个壮汉双手被绳索牢牢反捆……血淋淋的人头滚下草岗……一个日本军官用军刀凶残地剖开受害者的胸膛,然后仰天狂笑……顿时,仇恨填满了胸膛!他冷眼看着面前这个刽子手,恨不得三下五除二把他干掉。

“板仓队长,这不是太残酷了吗?难道没有别的方式?”郭发财问道。

“我的就是喜欢残酷的游戏!”板仓太郎冷冷地笑了几声。

“板仓太郎先生,你的说话算数?”饶平泰上前一步问道。

“我的,决不食言!” 板仓太郎十分傲慢自信。

“郭队长,我虽然是一个平民,但是,在日本人面前,我代表着自己的民族;为了我们中华民族不受污辱,我决定按他的条件办!”饶平泰对郭发财说。

“胡老师,你也不必义气用事!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犯得着你这样为他去冒险吗?”郭发财劝道。

“在你眼里,这黑牛还有许许多多像他这样的人的性命随时可断送,在我看来,能有机会挽救一个垂死的生命是一种职责。请你向板仓太朗转告我的意思!”饶平泰又说。

板仓太郎问郭发财:“他的说些什么?”

“他的表示同意。”郭发财如实相告。

“哟西!你们统统的过来!”板仓太郎得意地把手一招。

全体苦力,还有约一个班的鬼子在仓库内自然的围成一个圆圈。

张运拉着饶平泰的衣角,悄悄说了一句:“多用腿功!”

头系红布条的日本武士狂叫着举刀朝饶平泰砍来。饶平泰敏捷地将身一闪,躲过这一重击。日本武士又挥刀拦腰一斩,饶平泰像一只飞燕,腾空而起又躲过这一刀,在落地前凌空对着日本武士的头一脚蹬去,那日本武士猝不及防,踉跄后退几步……日本武士将刀平举,用力冲刺,这一招十分凶狠,饶平泰一个空翻,将对手踢翻在地,日本武士顺势一个滚翻,转过身对着饶平泰,左挥右砍,并以旋转刀法逼饶平泰后退,饶平泰急中生智使出迷踪拳,绕着日本武士左转右转……使他一时失去攻击的目标。饶平泰看准一个机会,把日本武士手中的刀一脚踢飞。刀在仓库里划了一道弧线,然后落下插在一袋米袋中,刹时间大米四溅流了满地。日本武士杀红了眼不服气,欲举刀再战。

板仓太郎对着他吼道:“八格呀路!你的败了!给我的滚!”又转身对郭发财说,“你们的赢了!把人带走吧!”

张运把黑牛拉到饶平泰面前,用眼悄悄地作了暗示。饶平泰拉着黑牛说了一声:“黑牛,跟我快走吧!”

三人朝仓库门走去。

一直躲在仓前角落里的赵五林和两个伪军特务,瞧见饶平泰和汪梅从仓门出来,迅速遁去。

当饶平泰牵着黑牛朝外走时,忽然听到仓内传来日本武士的一声惨叫。他们回头去望,只见火车站仓库内日本武士举刀刺进自己腹部。血,喷涌而出。

板仓太郎见此情景,却毫无表情地扭头往仓门走去。他对围观的劳工和日本兵连声吼道:“滚!滚!”

饶平泰带着黑牛迅速来到孝感火车站侧边,一直守候在那里的“走千里”——刘绍坤见饶平泰一行出来,急忙把人力车拉上前去。饶平泰把黑牛扶上了人力车,对刘绍坤低声说:“快,出南门,拉到沙河坝渡口,河边有条小船,找一个姓戴的船老大,并告诉他立即回塘口,不要等我和汪小姐。”

刘绍坤拉着黑牛渐渐远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