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四章 独胆斗古城(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2


保安大队门前站岗的伪兵甲见汪梅和饶平泰走近,盘问道:“你们找谁呀?”

“找我三姐——郭大队长的太太!”汪梅回答。

伪兵甲睁大眼睛看着汪梅,嘴里说道:“你是郭大队长的小姨?请——请进!”

“慢着!有什么东西可证明你的身份吗?”伪兵乙叫道。

汪梅正要发作,饶平泰上前拦住她,并示意她不要与守门卫兵纠缠。

汪梅拿出通行证一晃:“这个该可以证明了吧!”

伪兵乙接过一瞧,原来是郭大队长的特别通行证,连忙将通行证奉还给汪梅:“请——请进!”

两人进去后,伪兵乙说:“这汪家姐妹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

“可不是吗?人称她们四姐妹是‘天上七仙女,东山四朵花’呀!听说当年到东山求婚的达官贵人把汪家门坎都踏破了!”伪兵甲咂着嘴道。

走过一段开阔地带, 汪梅和饶平泰来到郭发财住处门前。李婶灌完开水正从屋里面出来,她见门前来了一男一女,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神秘……

李婶嚷道:“二姨太,来贵客啦!”又对饶平泰和汪梅说:“先生,小姐请进!”说罢拎着大铜壶离去。

汪菊内应道:“什么贵客呀?”

汪梅叫了声:“三姐——”

汪菊赶紧跑出门来,拉着汪梅的手说:“你来这干什么?”她机警地看了看周围,压低嗓子说,“快进来!”

李婶有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双眼眨了一下,走开了。

汪菊拉着汪梅的手,责备道:“四妹子,不是我这做姐的说你,这年月你来这里,非常危险!你参加新四军的事,你姐夫也许不知道,但是,我这个做姐的,还会不知道?”

汪梅一把拉住汪菊坐在椅子上说:“三姐,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来!我们得认真谈谈……”

饶平泰站在窗口旁机警地瞧着外景。天色,暗了下来。

匆匆吃完晚饭,汪梅说要去会一位朋友,便从郭家出来。

饶平泰、汪梅正在街上走,突然,宪兵队长岗村领着一支鬼子的宪兵队在身后不远处跑上来。

饶平泰急中生智把汪梅一拉,闪进一家杂货店、假装在买东西。

鬼子宪兵队从杂货店前跑了过去。整齐地跑步声使人感到一阵压抑。

饶平泰和汪梅从杂货店出来,在老街找了一会,终于来到黄记修理店前。只见昏暗的街灯照着铺前“黄记修理”四个字。

饶平泰上前轻轻敲门,用暗语联络:“黄师傅在家吗?”

小伙计(内应)道:“他不舒服在床上躺着。”

“请他看块手表行吗?”饶平泰说。

小伙计(内应)道:“是什么牌的?”

“瑞士表——劳力士!” 饶平泰说。

店门突然打开,小伙计对饶平泰说:“请进!”

此时,黄啸天正在内室听地下工作人员汇报。

小伙计跑进来报告:“师傅!他们来了!”

“欢迎鸿箭大队长光临!”黄啸天起身热情地说。

“都是自己的同志,还客气什么呢?”饶平泰紧紧握着黄啸天的手说。

汪梅突然从饶平泰身后窜出来,站到黄啸天跟前,问道:“黄老师,你还认识我吗?”

黄啸天出神地望着汪梅,在不住地摇头:“记不起来了。”

“那还是我在东山乡小学读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一个男生在黑板上画了一只狗,我拿起粉笔在旁边写了二个字:黄狗。那男生抢过我手中的粉笔接着又加了‘汪汪’两个字。” 汪梅提示道。

“啊----有这么回事!当年的‘黄狗汪汪’如今成了大姑娘了!”黄啸天忽然仰天大笑。

“小梅是新四军师部的一名文艺兵,现在是我手下的一个女游击队员!”饶平泰说。

“不错,有出息。不过,鸿箭大队长,你可要把这小汪汪看紧一点啊!”黄啸天风趣地说。

“黄老师,你也会开玩笑骂人哪!”汪梅喊道。

黄啸天又说:“岂止会骂人,在这年月,我还学会了杀人----杀那汉奸、鬼子呢!”来,你们快坐下,我来介绍:这位是卖米酒的张天水,绰号‘水师傅’;这位在日军火车站仓库当苦力的,叫张远,绰号‘扳道工’;这位就是接你们的人力车夫----刘绍坤,绰号‘走千里’,这位是铁匠郑天锁,绰号‘铁砣子’。”

“时间紧迫!后天就是鬼子进城两周年联欢日,黄组长,我想明天把黑牛先救出去。至于后天晚上的行动细节我们再行研究。” 饶平泰抓紧时间说道。

“上级并没有通知救什么黑牛的事。这……”黄啸天有些犹豫道。

“出发前,我和罗指导员商量过此事,还派小队长向县委汇报了。”饶平泰进一步说明。

“也许,上级来不及通知。这样吧,你需要我们做怎样的配合?” 黄啸天点点头。

“请安排一位同志在火车站前守候,事成以后送黑牛出城。” 饶平泰说。

“那就是我‘走千里’的事!” 刘绍坤抢着说。

“时间?”黄啸天问。

“具体时间,现在还不能定。这样吧,明天安排个机会让我跟‘走千里’碰面后再定。”饶平泰回答。

“我县城满街跑,到时,我把车停在保安大队院门外。”刘绍绅说道。

“你们今晚住在哪里?”黄啸天又问。

“请不必操心,时间不早了,我们得走了。”饶平泰说。

出了“黄记修理”,饶平泰带着汪梅往伪县保安大队走去。在街旁暗处汪梅将小手枪交到饶平泰手中。在伪县保安大队大院门前,饶平泰望着汪梅的背影消失在郭发财住处,才放心转身离开。

当饶平泰从“春宵楼”前走过时,几个涂脂抹粉的女子靠上来:“先生,请上楼玩呀!不要走啊……”饶平泰未于理睬,径直往前走,不一会,到了“老孝感”客栈前。 饶平泰看了一眼店号,把头一低,走进客栈……

塘口李大娘家在这深夜还未入睡。这是一个不安之夜,令人困扰的夜晚。

柳青在木板床上辗转。李大娘好像看出她的心思,便问:“柳青姑娘,你怎么还没睡?”柳青心事重重地回答:“我睡不着。”李大娘又问:“是不是因为饶大队长和小梅姑娘走了?”柳青说:“不光是因为这个。我还在想,如果这次你家黑牛得救,那该多好呀!”李大娘急问:“你说什么?我黑牛有消息啦?”柳青从自己床上爬起来,走到李大娘床边坐着,两人接着谈,“我听饶大队长说,这次去孝感城,如果机会好的话,就把黑牛救出来。”

“你说的是真的么?我的儿子黑牛他没有死?我的儿呀,你听到娘在叫你吗?”李大娘禁不住大声嚎哭起来。

“李大娘,这深夜里,您家不要把大伙哭醒了!有话明天再讲,来,我陪您家睡吧!” 柳青为李大娘擦去眼泪劝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