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五卷  理想与爱情 第八节 不吃白不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八节 不吃白不吃

门一开,黑心经理看到卫华苍白削瘦,且带着满面怒容的脸,呆了一下。接着视线越过卫华的肩膀,落在林晓芳身上,双目一下子就直了。口水刷刷的往下流。

黑心经理做了多年的业务,见过无数美女,定力还是有的。但他从来没有看到这如此清纯可爱的姑娘。更要命的时,林晓芳这会儿衣冠不整,(都是卫华给害的)衣领、小腹等处春光外泄。

“她是谁?”直到林晓芳躲进了厨房,黑心经理才恢复了神志。

“你看上了?可惜你没机会了,名花有主了。”卫华不咸不淡的回答。

“是你的女朋友!”黑心经理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他毫不掩饰对林晓芳喜欢,“一朵鲜花插在……”

“闭嘴!”卫华怒火腾的一下就升了上来!

“哦,别误会,我是说鲜花插得正是地方。哈哈……”黑心经理有些肥胖的脸,夸张的堆着笑。“女士,你可真会挑老公啊,卫华是我们公司最好的业务员,一年能赚几十万呢。”

“你来有什么事?”卫华堵在门口,不让黑心经理进来,冷冷的问。

“陪礼道歉来了!”黑心经理忽然一改笑容,变成一种严肃认真的表情。这种比川剧“变脸”还快的“变脸术”,也是业务员的必修课。黑心经理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了。他用这一种表情上的诚肯,以帮助得到客户的谅解。但卫华是他教出来的学生,一看这样,不管他表情有多么的诚肯,还是一眼就看穿了。没有理他。

“为了表示,公司对你的歉意,我已经在紫云天大酒店订了一桌,请您赏光。”

紫云天是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是全市最豪华的场所。在那吃一顿,至少都得二千元。看来,这个黑心经理的确是想让自己回去了。急着让自己回去的理由,只有一种可能——公司急需要业务员。而急需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黑心经理面临着巨大的销售压力。

卫华知道,公司有一个铁律,连续二个季度完不成任务,自动下岗!这就是外企的铁规则。它根本不认人,也不管你什么原因。它只看数字的。

卫华本想拒决,但转念一想,不吃白不吃。吃了之后,又不答应黑心经理的要求,那才叫他肉痛了。对了,还有林晓芳。他跟着自己太苦了。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去吃五星级豪华大餐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至于黑心经理,想揩点油?有卫华陪着,他只能是做梦。卫华虽然四肢无力,但毕竟杀人如麻了。至于,杀人的技巧,怕是特种兵都不一定比得上他。对付黑心经理绰绰有余。于是也跟着笑道:

“黑大哥如此诚意,我能不去吗?您稍等。”随后便将门给关上了。黑心经理在卫门关门的时候,忽然喊了一句,“叫你女朋友一起去。”

“一定!”卫华心想,“以黑心经理的为人,请自己这样的下属,最多去三星级。今天一改常态去五星级,肯定是因为林晓芳。”黑心经理这人,在美女面前是从来不小气的。所以,尽管他一年的收入有几十万,但没有多少积蓄。所以,他的老婆天天和他闹得不可开交。

男人都好色,个个都如此。不好色的男人只有太监。在这个方面,卫华倒不会指责黑心经理,毕竟自己也是一样。他只痛恨,明明没有能力,却假装有钱,骗取女色的那一种。

门关好,步入厨房,从背后轻轻的抱住正在洗菜的林晓芳,从她的耳根后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别洗了,黑经理请吃饭。当初我的工作就是被他给搞丢的。这一回,我要吃回来,狠宰他一顿。”

“带着我一起去?”林晓芳偏过头来。

“嗯。这个黑经理是一只色狼,舍得在美女身上下本钱。你呆会尽管挑最贵的菜点,他连眉毛都不会皱一下。”

“我不想去。”

“为什么?”

“她看人家的样子,让我受不了。”

“放心吧,一切有我。对了,你这身衣服太暴露,回房间换一套。最好是旧的,那样他肯定又会将我们送到名贵服饰店,让你随便挑!”

“我还是不想去……”

“为什么?”卫华觉得奇怪,有便宜占,她还不想去了。

“白吃白拿别人的东西不好。”

“傻妹妹!”卫华刮了一下林晓芳小巧的鼻子,道:“你就当帮我报仇好了。当年要不是他无故开除了我,我至少赚了二十万了,日子过得也不会这惨。”

“好的!”林晓芳终于答应了。在她的心中,卫华就是他的天,为他报仇,理所应当。虽然自己很可能会被黑经理用眼睛强奸无数次。

卫华松开了怀抱,让林晓芳去换衣服。他这才发现,自己前胸已经湿透了。刚才抱着的时候,热出来的,但林晓芳却不顾厨房里的炎热,没有丝毫的不悦。卫华心想,自己是不是太猴急了?也太不懂得关心人?让林妹妹这般火热?

换位思考一下,假如自己是林晓芳,在男友面前,被一个色狼请去吃饭,还买高档衣服,会不会很不开心?

没多久林晓芳就换好了,长衣长裤的,将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刚才的明媚动人变成了乡下的土里土气。她的表情也是不自然,很拘束。

“唉——,委屈你了!”卫华歉意道,“如果你不开心,就不用去了。咱们放黑经理一次鸽子,也算是报仇了。”

“我愿意去。咱们一定要狠宰他一顿!”林晓芳捏着小拳头,在空中挥舞着。原本拘谨的神色也变成了调皮的样子。还将柔软可爱的小舌头给吐了出来。

“那就出发吧!”卫华苦笑。

在门外苦等的黑心经理,见两人出了来了,笑迎上去。又见林晓芳换了一身长衣长裤,什么春色都看不到,什么暧昧也没有。不禁大失所望。但先前的话已经说出了口,只好硬着头皮请了。

卫华身体尚未恢复,不能久走,但这不是问题,因为黑经理有车,直接将两人送到了紫云天大酒店。穿着显眼职业服的门童走了过来,帮着开了车门。

林晓芳跟着卫华从后坐钻了下来,目睹着可以照见人影的地板,流光溢彩的巨大玻璃门,又抬头往上一看,嗬,有几十层高,将天空都给遮住了。不禁吐了一下舌头,惊道:“好高啊!”同时两只手将卫华给抓得紧紧的。心理上有一种“刘佬佬”进大观园的紧张感。

谁知林晓芳这可爱的表情,全都被黑心经理看到眼里,差一点魂都被勾去了。喉咙一阵响,剧烈运动着,嘴唇很快就由于失去水份而发白。

正在这时,林晓芳又冲着黑经理一笑,她这一笑,百媚丛生,好像夏天突然变成了春天,百花怒放。差点要了黑经理的命。

“黑大哥,我们真的在这里吃饭?”

“真……真、真、真的!”

“你好有钱喔!”

“见笑了,我就几个小钱罢了。”黑经理复恢了理智。但林晓芳的一频一笑全都印在他的脑海中,再也不会消失了。

乘坐可以观景的透明电梯直达顶层的旋转餐厅。林晓芳虽然坐过电梯,但这种电梯还是第一次坐。上上下下都是透明的,人在其中,总感觉会掉下去,只得紧紧抓住卫华的手,小嘴张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黑经理见之,又一次心痛了,恨不得杀了卫华,取而代之。随后又一想:他们两个还没结婚呢,我有得是机会。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我都比他优秀,我的机会很大。

在旋转餐厅,林晓芳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有钱人的生活。清凉的冷风吹着,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了。辅着厚厚红地毯的餐桌,随着地板缓缓的转动。三百六十度的城市景光尽收眼底。服务员一个比一个水灵,漂亮。而上的菜,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做得太漂亮了,以至于都不忍动筷子。

黑经理将林晓芳的一切都看到眼里,心中冷笑,如此没见识的乡下妹最好弄了。怪不得,被卫华给骗到了手。同时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卫华回公司,这样他可以多一次接触到林晓芳的机会。同时有更多的机会,整治卫华。

酒至半酣,两个男人开始谈正事。黑经理道:“卫兄弟回来帮我啊。有什么恩恩怨怨咱们一杯酒给结了!如何?”说完将的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黑大哥,您这是说什么话?我们能有什么恩怨?真要是有思怨,也只有我对你的感激之恩!”卫华也是一饮而尽。

“好,痛快!”黑经理翘着大姆指赞道,“明天就回公司上班如何?”

“哎呀,这个恐怕不行。”卫华为难的道。

“为什么?”黑经理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卫华还不上当。

“你没有发现我有病吗?奔波劳累,身体吃不消。”

“哦,太遗憾了,我手中有好一张五百万的大单,正想留给你做呢。没想到……唉……”黑心经理从卫华的衣着就知道卫华现在很穷,急需要钱。五百万的大单,如果做成功了,奖励有65万,他就不信卫华不动心。本为这张大单是留给自己的。但为了美人,先抛出去了。

“真的!?”卫华不由的眼前一亮。65万的巨款,不能不动心啊。

“可是,你的身体不行,还是算了吧。”

卫华一听,知道黑心经理看出了自己对这单的兴趣,恨不得煽自己一个耳光。如果卫华追问,他又会继续板跷,拿话挤兑他。接下来,就很不好谈了。于是卫华,收了身子,瞳孔内敛,装作垂头丧气的样子,悠然的叹着气:“都怪我的身体不好。唉,算了吧。林妹妹我们走吧!”

声音未落,卫华便已然起了身,拉着林晓芳便作势要走。

“还没有吃完了,怎么就走?”黑经理一见就急了,连忙起身拦着。卫华见状心中冷笑,你看出了我对钱感兴趣,我看出了你对林晓芳感兴趣。两人各有把柄在手,就看谁硬了。

“黑大哥,您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有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却得不到。我只好走了,再吃下去也是索然无味。”

“你放心,咱把这单交给你就是。我是经理,谁敢说我半个字不对。”

卫华道:“我身体不好,就算黑大哥将事情交给我,说不定也会办砸。再说,公司也不会骋用我这个病秧子,聘了也会辞掉,还是算了吧。”说完,又拉着林晓芳走。

“哈哈,原来卫兄弟是担再次被辞退啊!”黑经理大笑几声,“这个好办,我保证,只要我还在公司一天,卫兄弟就不会挪窝。怎么我,你还信不过?”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这身体,确实不适合风里来雨里去,长期做业务了。黑大哥你若是真心想帮我,就将这单子外包给我。我保证拿下来,如果拿不下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跳下去!?”黑经理心动了,卫华真要跳下去,那林晓芳还就是我的了?这样的念头一晃而过。又摇了摇头,这种方式得到林晓芳的可能性太低了。因为卫华不可能真的跳下去。而国家的法律,也不可能充许有人逼他跳。于是换作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道:“卫兄弟的能力,我还信不过吗?就照你的办得了。只要这笔生意成了,我这儿还有。合作愉快。”

黑经理将手伸了过去。

黑经理这么答应了,表面上看,没有达到将卫华收到手下,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的目的,但主要目的还是达到的。第一目的,当然是将上头压下来的任务完成。卫华完成了,也同样帮到了他。第二目的,是由于和卫华重新建立了工作上的关系,一样可以多接触林晓芳。二个目的都达到了,何乐而不为?

卫华伸出手握了过去,然后一翻手道:“拿来。”

“什么?”

“合同和单子。”

“什么合同?”

“委托合同啊!”

像这样的大单子,经常出现任务完成了,却拿不到钱的情况。想去告他,也没有门。因为你手中没有证据表明,他需要付给你报酬啊。只有签了合同,才有保障。卫华这么做,是怕黑经理,翻脸不认人。因为这么大的一张单子做成功了,只要脸一翻,几十万元就落入了自己的口袋。诱惑太大了,没几个人经得住考验的。而业务员为了做成功,需要上下打点,左右奔走,贴进去很多。风险很大,如果拿不到钱,哪怕只是拖上一拖,都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我还信不过吗?”黑经理苦着个脸。

“这是必须走的过程!”卫华笑了,“这是您教我的啊。”

“得!”黑经理真后悔当初教卫华的太多了。想给他设一个陷阱都困难。

酒足饭饱,黑经理果然谈起林晓芳的衣服来了。说什么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卫华假装为难的答应,让黑经理给她买衣服。但黑经理想借着买衣服,甩开卫华,那只能是痴心妄想。

二小时后,林晓芳提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包裹回家时,仍然不敢相信,这些天价的东西,竟然属于自己了。更不敢相信,加上那一顿饭,自己竟然整整的花了三万块!

望着林晓芳一时惊骇一时欢喜的表情,卫华幽幽的道:“仅仅只见了一面,就有人愿意为你花上三万块钱。现在你该知道自己有多值钱了吧?趁现在还早,后悔还来得及,我再次提醒你,考虑一下你昨晚做出的决定。”

林晓芳嘻嘻一笑,朝卫华扮了一个鬼脸,玉指顶着右边的太阳穴,偏着头思考着:“晓芳早就知道自己值钱了,只是不知道这么值钱。这样看来,我还真的要再考虑一下。”

自恋似的幻想了一下锦衣玉食的生活,回头看去,发现卫华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知道玩笑开过头了,赶紧凑上去,献上一个香吻,安慰道:“开个玩笑都不行吗?晓芳心理明白着呢,其实不是我值钱,而是卫哥哥的营销战术用得好。”

“无论多好的推销,都要以产品本身过硬的品质做保障。林妹妹你是一块美玉,一块稍经雕琢就能发出夺目光彩的美玉!劝你再慎重考虑一下。”卫华十分严肃的说。

“原来你一直不相信我对你的真心?”林晓芳的笑容消失了,“卫哥哥,你要我怎样才让你不再怀疑?是不是要生米做成熟饭?如果是的话,晓芳现在就给你……”

卫华看到林晓芳一边流着泪,一边脱衣服。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道:“林妹妹别这样,要怪就怪我自己太没自信了。……林妹妹不是我怀疑你,而是我在这个世界,所处的位置太低了,根本无法保证你的未来。”

说着说着,卫华忽然自己领悟了。

一天之内,多次要求林晓芳慎重考虑,刚开始,卫华还以为自己是为了她着想。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这背后的真实原因——没自信。

卫华在异时空为什么自信满满,从而在身边聚集了无数的英豪。其实所凭借的是一俱神赐予的强悍身躯。正是这一俱躯体,带给了他无穷的自信。一回到原时空,变成病弱的身躯,自信就没了。

这太不应该了也太可耻了。

说白了不就是一俱躯体吗?它再怎么强壮,能强得过坦克吗?但坦克无论如何的威猛,也当不了将军。所以,兄弟们服自己,主要还是服自己的“头脑”和“人品”。在这个时空,虽然没有强悍的身体,但脑子一点不差,性格还是那个性格。为什么就没自信呢?更何况这个时代,又不需要打仗义,不靠体力吃饭,主要靠脑子。有没有强悍的身体,根本无所谓。只要肯努力,一样能够成功!

想通了这些,原本丧失的自信又回到了卫华的身上,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对着林晓芳,拍着胸脯道:“你的一切,我包了!”

林晓芳一抬头,忽然发现带着自信微笑的卫华,昂头挺胸,陡然间“高大”“完美”了许多,一时间有些情不自禁,嘤咛一声,扑到了卫华的怀中,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春色又在炎热而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漫延开了。

两只饱暖思淫欲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