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10年前,生活在重庆都还需要一种身体上的坚韧。


由于山地众多,公交系统并不发达,自行车也难以使用,人们必须每天像山羊一样爬坡上下。对一个重庆人来说,出行爬半个到一个小时的坡,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沿三峡逆流到重庆的纤夫,负重上山的滑竿工人,以及手持竹竿的“棒棒”,曾经是重庆人这种“耐磨性”的写照。


今年70岁的尹明善,他的人生就如在重庆的生活,是一段又一段坚韧的爬坡。


12岁那年,由于出生于地主家庭,他和50多岁的母亲一起被发配到郊区的山上居住。小小的尹明善,就通过卖针而成了家里的“顶梁柱”。20岁时,他又因“右派言论”而被打成“右派”、“反革命”,在当了21年“牛鬼蛇神”后,才在41岁时获得平反。


之后,尹明善做过大学英语老师,当过出版社编辑,并成功将一家亏损的企业扭亏为盈。1985年,47岁的尹明善扔掉了“铁饭碗”,开始创业。他先是创办了重庆第一家民营出版和书刊批发公司——重庆长江书刊公司,其编辑发行的《中学生一角钱丛书》发行量突破千万册,一下子挣了几十万元。1992年,年届55岁的尹明善又开始了他的二次创业——进军如火如荼的摩托车行业。于是,力帆诞生了。


90年代的山城,“摩托”是城市经济的第一关键词。“嘉陵”和“建设”如两只猛虎占据了行业老大和老二的位子,此外,还有一大批生产销售摩托车及配件的民营企业,人称“摩托帮”。


不过,这难不倒有胆有识又善于爬坡的尹明善。当其他公司还停留在国内市场血拼时,他已将目光投向海外,从而使公司在海外占得先机。到2001年,力帆集团一年就出口创汇2.02亿美元,在全国摩托车企业中成为首家出口创汇突破1亿美元的公司。


2004年,中国汽车业硝烟四起,66岁的尹明善三次创业,潜入此行。两年后,力帆汽车正式投产,又过一年,累计销售5万多辆,实现盈利。2008年,在俄罗斯和越南的汽车厂正式开工建设。可以预计,拥有海外市场经验的力帆在海外市场将增长迅速。


回想自己的成功,尹明善似乎更愿意将其归结为他所认为的“典型重庆人”的“敢闯、有胆识”。在他眼中,人才的第一要素就是胆识。


“因为再有能力的人,如果没有胆识,凡事畏手畏脚,那他连成功的机会都没有。有胆少识,尚有50%机会,有识无胆,机会接近于零。”


不过,他还有一点没提,就是重庆人的吃苦耐劳。和众多在享受退休生活的同龄人不同,尹明善不抽烟、不喝酒、不会跳舞、不打麻将。相反,他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只要他没有出差,那么每天最晚一个离开办公室的,就是尹总。”力帆的员工说。


但对重庆人的性格,尹明善也并非全部认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超越码头文化


处于两江交汇的重庆,曾经是整个西南地区的贸易中心,重要的水路码头。码头上的组织形式就是“帮派”和“堂口”,带来的一方面是“堂口”内的互助与打拼,是在大木船上下水要拼命划船、上水要拼命拉纤、上岸集体搬运的合作精神,一方面也是“堂口”之间的竞争乃至拼斗。


码头文化早已在历史的进程中积淀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渝商”向来以码头文化的“堂口”和“帮”来组织。历史上,以重庆商人为主的“川帮”商人,也分为“盐、钱、匹、纱”四帮,四帮之内,各有小帮,互相帮助而又相互竞争。半个多世纪之后,重庆的摩托车产业“摩帮”,几个大型主机厂周围也聚集了一群群零配件厂商,组成了一个个“帮”互相竞争。


尹明善自然也深陷其中。他率领的力帆摩托和隆鑫、宗申曾在国内一路拼杀到国际市场。到最后,三大摩托民企老板在开会时相见,都尽量不坐在相邻的座位上。正是这种商业文化环境,让重庆人获得了喜欢“单打独斗”、不善合作的名声。


但是,尹明善的天性并非如此,只是身在重庆,不得不进入这样一种反应模式。他认为,重庆摩托车主机装配厂和零配件厂商之间,已经形成了良好的合作,而这样的合作,应该也是可以延伸到“帮”与“帮”之间的。


力帆汽车上马之后,曾有过不与外资“合资”或与国内品牌“合作”的传闻。对此,尹明善解释说:“西方有句谚语,就是‘不对等的婚姻,永远不会是幸福的婚姻’。”在他看来,作为民营企业的力帆,既无技术,资源也不如大型国企占优势,如果一开始就合资,力帆可能连什么都得不到。但是在力帆汽车已经走上正轨之后,尹明善都在积极寻求各种合资或者合作的可能。


“重庆人个性固执,不会退缩,给人的印象就是喜欢单打独斗。重庆有句话,说打不赢也要咬几口。我不会这样,我打不过,我退回来找帮手。”尹明善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