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名女生遭一伙70多岁老人诱奸 当事人血泪控诉

一份送到省妇联的控诉材料称:一年多来,闽清县东桥镇一个七十几岁的老头黄兴进伙同他人,诱奸了大约19个不满14周岁的小女生。昨日,记者从闽清县有关部门了解到,9月26日,接到报案后,闽清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已于9月27日抓获黄兴进;之后,公安部门共抓捕了4名犯罪嫌疑人;目前,4人因涉嫌强奸罪,已被刑事拘留。据警方调查,他们已确定3名受害女学生,在12岁至14岁之间,其中两名是小学生,一名是已升读初一的学生。


据事后了解,当事人到省妇联权益部控诉时,分管的省妇联副主席亲自接待,省妇联主要领导意识到事件重大,迅速形成专件传报给省人大及福州市有关部门。省人大也非常重视,很快作为人大督办件下到福州市有关部门,有关领导还做出批示,要求闽清当地要深挖此事的根源,切实维护未成年少女的权益。对犯罪团伙的调查迅速展开。


【血泪控诉】


19名小女生遭一伙老人诱奸?


若不是镇上一位大姐发现异常情况,若不是在外打工的两位邻居愤怒地站出来,带小女孩及其父去省妇联投诉,也许我们年幼的受害者们现在仍处于水深火热的煎熬中。这是一封由受害者亲属用泪水写就的控诉材料,所有目睹这份材料的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材料披露:2003年9月26日早上,家住闽清县东桥镇的村民黄兴进带着不足13岁的小女孩谢小小到镇上的服装市场去买衣服。走在前头的黄兴进时不时回头训斥小女孩,而跟在黄兴进身后的小女孩,神情木讷,一言不发。这一情景恰巧被一位认识谢小小的大姐瞧见,这位大姐觉得纳闷:年过七旬的黄兴进在当地被称为“鸡头”,谢小小小小年纪,怎么会和这行为不端的老头扯上关系?大姐觉得事情古怪,就立即通过电话,将所看到的情况告知谢小小远在福州的父母。


父亲谢某闻讯后,立即赶到女儿就读的某中心小学询问女儿的近况,结果却被告知女儿已经一个星期没来学校了。父亲当时就急了,自己辛辛苦苦打工供女儿上学,可她却不见了,难道真像服装市场上大姐所说的一样,跟那个姓黄的老头在一起?谢父随后找到正在学校门口卖小吃的黄兴进,劈头第一句话就是:“我女儿上哪了?”黄兴进漫不经心地回答:“你女儿?我连你是谁都不晓得,哪还知道你女儿?”谢父一把揪住黄兴进的衣领,再次逼问女儿谢小小的去处,此前一直狡辩自己不知道谢小小去向的黄兴进,此时才告诉谢父,其女儿谢小小在镇上东荣旅社。


当谢父跑到东荣旅社看到女儿的时候,谢小小衣裳不整、头发零乱地缩坐在东荣旅社一间客房的墙角。当父亲喊她的名字,谢小小过了好久才抬眼看父亲,眼神空洞,一言不发。


回家后,谢小小在家人的多次盘问下,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家人由此才知道发生在女儿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事情。


事情发生在上学期期末,谢小小的同学王小小对她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就这样,不知情的谢小小抱着好奇的心理,随王小小来到了离校不足500米的老汉黄兴进家。开门的正是老汉黄兴进,进门后,谢小小被老汉不怀好意的眼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刚开始,黄兴进还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给谢小小东西吃,没多久,黄兴进就一把抱住王小小将其奸污了,当时小小年纪的谢小小吓坏了,呆坐在原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老汉完事后,打发王小小离开,谢小小正想趁机溜走,也被老汉拉住奸污了。事后黄老汉还威胁谢小小不许把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从那以后,黄兴进又多次指使王小小带谢小小等人到他家,他还常带一些邻村的老人过来奸污幼女。从9月23日至25日,谢小小被黄兴进囚禁了三天三夜,其间黄兴进还带人来。


据谢小小介绍,寄宿在学校的同学一般都是晚上7点多被带到黄兴进的家中,8点左右返校,一周数次,而不住校的学生一般是周末被带去。事后,据谢小小自己回忆,到黄兴进家做坏事的老人大约有7人,都是年过50的老头,受害人大约有19人。


9月26日晚9时左右,受害人谢小小的父亲向闽清县公安局报案,黄兴进当晚即被抓获。


【记者调查】


黄兴进早就有劣迹


昨日,记者到东桥镇某村,找到村委会林主任。他介绍,黄兴进今年77岁左右,跛脚。年轻时,黄兴进曾到闽侯某村做上门女婿,20多年前,他老婆死了,他又回来了。他老婆没有生育,在闽侯抱养了一个女孩子,这个养女目前也已经50多岁了,都当奶奶了。但这个养女在10多年前离开了之后就很少回来。长期以来,黄兴进自食其力,靠种地为生。七八年前,黄兴进曾经因嫖娼,被劳教了两三年。


随后,记者来到了黄兴进家。他有两座两层楼的房子,一座是木房,一座是土房,都很破旧。


黄兴进家旁边的几座房子都废弃了。据了解,这一带多是老人住,问了几个老人,他们都说黄兴进平时独来独往,对他不是很了解,他们对黄兴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跛脚得厉害。


另外,村民还说,黄兴进一个人过日子,很少和村民争吵。黄兴进年轻时,常带不同的女人回家,在当地他被人称为“鸡头”。但记者所采访的村民中,大部分都说小学学校的很多学生上学放学都是从黄兴进家附近路过,因此,他们没有注意有女学生到黄兴进家里。但家住黄兴进家附近的一个老婆婆说,她看到有3个女娃娃经常出入黄兴进家。


村民不好意思说此事


“真想不到,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老头子会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9月27日,黄兴进被抓后,该村的村民都在议论此事,都在咒骂黄兴进。昨日中午,记者到该村村委会时,几个年轻人正在议论此事,但一见到记者在听他们谈话,他们立即闭了嘴。


“这种事说出去,被外村的人笑,我们都不好意思说。”一个小伙子说,以前,有人在传说黄兴进和一些本村的、外村的老头子诱骗小女孩时,大家都不信,前半个月,黄兴进被警方抓走后,他们不得不相信了。


校长称此前没发现异常


东桥镇某小学余校长在接受多名记者采访时说,谢小小在学校住宿。9月15日,学校发现谢小小病了,老师还去看望了她,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后,过了一个周末,周一时,谢小小没来上课,就和她家长取得联系。之后,他们和家长一起上街去找,找到了谢小小。在家长的询问下,才问出了这事。


至于是否有别的孩子受害等问题,余校长都没有作出回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下午,记者找到谢小小所在的年级,找到李、王两个女同学。她们都告诉记者,她们认识黄兴进,黄兴进在校门口卖甘蔗、玉米。但她们没有去过黄兴进家。


妇联昨关注受害人状况


福建省妇联法律服务中心昨日下午与受害者家人通话:


谢父:喂——


妇联:我是省妇联的工作人员。您女儿现在病情怎么样了?


谢父:谢谢你们,我女儿去医院检查治疗后,现在好多了。(谢父再次谢谢省妇联工作人员)


妇联:现在案情进展怎么样?


谢父:公安局已经把那人(黄兴进)抓住了,听说还有几个。公安局正在找。


妇联:你目前状况怎么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谢父:她(女儿)现在还是不说话,我只能让她在家里呆着,现在只能这样了。


【部门声音】


福建省妇联权益部郭延副部长:


遇到这样的事,一个是孩子要懂得自身的保护,一个是外界对他们的帮助教育,还有一个就是司法部门严惩罪犯。我们目前要求学生家长、学校在性教育上不要避讳,孩子知道这方面的知识后,多多少少就懂得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有一个自我防护意识。


据我们了解,有部分家长在得知自己的孩子受到侵犯,出于面子问题,没有报案,害怕事情宣扬出去对孩子的未来有影响。其实我们现在应该改变这种观念,这不是为孩子好,而是害了她们,在她们成长的道路上蒙上阴影。我们所做的就是帮助她们正确认识自身所处的环境,加强防卫意识。


福建省教育厅未保办林志成主任:


目前这类案件以农村居多,这应该和当地的父母教育有关。由于在农村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一切涉及“性”方面的话题极少有人谈起,因此,在孩子成长中,他们在这方面的知识完全是个空白,也就不懂得在受到侵犯时,要告知父母或其他长辈。这样那些不法分子借着小女孩的单纯,做坏事。除了父母教育,学校同样也得担负责任,尤其是寄宿学校的学生,由于她们父母不在身边,很容易误入歧途。


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