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五章 金蝉巧脱壳(4)

饶兴利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4 刚参加完晚会回到家的赵坤南一刻也不能平静,独自在书房内踱来踱去。 从卧室里传来(汪桃)的声音:“坤南,都快半夜了,怎么还不睡呀?” 赵坤南没有回应,仍然一味地踱步…… 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把他抱住,原来是汪桃来到他身边。 这汪桃是个目光潋滟,眼神都会说话的美人,她见丈夫坐在那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4


刚参加完晚会回到家的赵坤南一刻也不能平静,独自在书房内踱来踱去。

从卧室里传来(汪桃)的声音:“坤南,都快半夜了,怎么还不睡呀?”

赵坤南没有回应,仍然一味地踱步……

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把他抱住,原来是汪桃来到他身边。

这汪桃是个目光潋滟,眼神都会说话的美人,她见丈夫坐在那里发愁,便闪动杏眼,妩媚一笑,关心地问道:“你还在想着今晚发生的事?”她真是姿柔态盈,千般动人。

赵坤南见桃花的纤纤细腰靠了上来,也顶不住心动,便搂住了她,挨着她的脸问道:“你说,那刺客会不会是与你四妹子一起的那位胡老师?”

汪桃吓了一大跳,急说:“是谁说的?有谁看见了?”

“你别着急嘛。事后我问了值班卫兵,说是在八点钟左右有一男一女进了院门。”赵坤南说。

“一男一女来参加晚会的,我看不少!为什么偏要怀疑到四妹子她头上呢?这太不公平了!”汪桃来了气。

“还有一点,事发之后,他们两个不知去向……这些都是值得怀疑的地方呀!”赵坤南又说。

“昨天,我听四妹子说他们要去看一位什么朋友,也许匆匆离去,来不及告辞。” 汪桃辩解道。

“不对!还有……从昨天上午那位胡老师的一番不寻常的谈话,我也嗅出他身上有一种共产党地下特工的气味来!”赵坤南终于说出了他最担心的话。

“天下哪有这么傻的人,把虱子往自己身上放。再说就是他说了些过激的话,也不能就说他是共产党吧!你这话,可不能对第二个人讲,我看你这县长是越当越糊涂了!”汪桃真急了。

“但是日本人追问起今晚的事来,我是第一个要负责的呀!” 赵坤南也急了。

汪桃只好冷静下来,平心静气地:“你的责任是筹到白银万两,美女百人,开一场晚会,这些你都一一照办了,还有什么可挑剔的?日本人问起今晚的事,你就说责任在保安大队!这不就推得一干二净了吗?”

赵坤南想了想,然后说:“对呀!让那个郭跛子跟他日本人去绞筋去!”

桃汪见丈夫改了口,满心欢喜,索性任着性子撒起娇来,赵坤南强打起精神,两人你亲我爱,暂时无话说了。

今晚难眠的还有新四军在孝感城关的地下人员,他们是因为战斗带来的兴奋!

黄啸天在黄记修理店内室激动地对大家说:“同志们,今晚的行动,大家都配合默契,干得十分出色!事后,坐下来静静地想一下,还不免出一身冷汗呢!”

“当时大院里传来三声枪响,我很紧张,还是黄组长首开第一枪,我才扣动扳机。”张运接着说。

“那时,我牵着马,手都有些发抖,等到鸿箭大队长从院门跑出来,我才慢慢地平静。”郑天锁说。

“我们这么一闹,就像端了马蜂窝一样!别看那鬼子平时里怎么耀武扬威,到挨打时也像热锅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呢!”张天水笑着说。

最后,黄啸天布置道:“好!这次行动对我们也是一次锻炼。下面,我把工作安排重新布置一下:张天水同志的米酒照卖不误;郑天锁同志——你这偷马贼看来得换岗。你必须在明天凌晨化装出城,直奔青龙岗,由县委重新分配工作。临走前,请不要忘记带上我的工作报告。大家也够累了,睡觉吧,天水、天锁也该休息了,明天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深夜,宇岛大佐的车队还在公路上奔驰。过不久,车队驶入武汉市区。

只见江波浩渺,霓虹闪烁。江汉关钟楼上传来钟声……分钟时针正指子夜2点。

亚洲舞厅的乐队在舞池中交响,小号吹奏着日本的名曲——《樱花》。

西尾将军正挽着一位姿色超群的艳装女郎在跳着慢四步……

舞厅中多是日军军官,也有武汉的政要、商贾……

高岛副官走到西尾将军声边,向他耳语了几句。

西尾将军有礼貌地说:“林小姐,对不起,失陪了。”说着迈出舞厅。

深夜的武汉街头,行人稀少,少数商店还亮着霓虹。

西尾将军乘坐的黑色轿车在快速驰行。

很快,那黑色轿车急速驶进日军驻武汉司令部大院。高岛副官下车为西尾将军打开后车门。

西尾将军走出轿车。迎面走来宇岛大佐,向西尾将军肃立致敬。西尾将军还以军礼。

两人匆匆沿着光洁的白色扶梯上到二楼西尾将军办公楼。副官退下。两人盘膝对坐。副官端来饮料。

“宇岛君,有什么急事?”西尾将军问。

“今晚8点20分,在孝感县府院内大礼堂前,发生歹徒枪击事件。”宇岛大佐报告 。

“啊——”西尾将军一惊。

“歹徒本想暗杀我的。可是,赴会前,我让岗村队长作替身先行。结果——” 宇岛大佐接着说。

“结果怎么啦?”西尾将军急切地又问。

“岗村队长的手腕受了点轻伤;另外,在追击歹徒时,有两个士兵腿受了伤。”宇岛大佐回答。

西尾将军略舒了一口气:“啊!我们的对手倒是手下留情……真令人费解!”他呷了一口茶,问道,“岗村君伤的是左手还是右手?”

“报告将军,是右手。”

西尾将军下意识地用左手摸着自己的右手腕,问道:“当时岗村队长的右手是不是举着日本小国旗?”

“听说是的,将军,您问这个干什么?”

“你的不懂,刺客要的不是你宇岛的性命,而是要打掉举在手中的大日本国旗!我们的对手狡猾狡猾的,他的,打的是心理战,运用的是深奥莫测的中国文化!”

“将军,您是说我们的对手用他的闲熟而巧妙的枪法来说明中国的这句古诗——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的,说对了!哈哈哈!”西尾将军忽然狂笑。

“将军,您为什么笑?”

“我们的对手,企图用这种警示来阻止我们的进攻,简直太可笑了!”

“将军!我还有样东西请您鉴赏!”

“噢!什么东西?”

宇岛大佐起身,走到西西尾将军跟前,恭恭敬敬地把用白手绢包着的箭镖,递到西尾将军手中。然后跪坐在他侧边。

西尾将军打开白手绢,见箭镖突现,不禁大惊!他左看右看,正看反看,急忙拿起手边的一架放大镜,在仔细审视。原来箭杆上刻着两个字。

西尾将军轻声念道:“鸿——箭!”说着把宇岛一拉,说,“果然不出所料:这是一支取名为‘鸿箭’的新四军游击队!”

“这箭镖是杀人的利器,我的明白。将军,这箭杆上的刻字,又有什么意义?”

“能够在二十米内见镖,说明这支游击队就活跃在你的周围。他的,在向你,也是向我,向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挑战!”

“将军才智过人,我的还有一点不懂,我们的对手为什么取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

西尾将军起身,拉着宇岛说:“来,你的跟我来!”

两人来到西尾书房。西尾将军从书柜中取下一本厚厚的“中国大字典”,并熟练地翻到一处页码。

西尾将军指着这一页说:“宇岛君,你的请看!‘鸿’,大。这里解释的非常清楚!”他指着字典又说,“‘鸿箭’,就是一支强大的,无所不穿透的利箭!还有鸿儒,说的是学识渊博的长者!你看看还有鸿蒙,说的是天地开辟之前的一团混沌的元气......这分明是在用中国文化欺辱我们,真是气死我也!”停了一会,他咬牙切齿道,“说实在的,我的,非常乐意跟这样的强手和智者对抗!鸿箭——他的对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公然挑战!我的,一定要把他们的统统地消灭!”

宇岛大佐:"将军!听你这么一说,我完全明白了:我们不仅要从肉体上消灭中国人,还要消灭他们古老的文化!”

西尾将军:“喲西!从我大日本帝国在台湾和东北的占领情况来看,要想长期统治这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必须先掌握他们的经济命脉,然后再将他们的精神支柱——文化消灭掉!要将中国的一切古董、古书、典籍等统统运回我大日本帝国,运不走的就毁掉它!”

“将军高见!就像我们把汉冶萍钢铁公司所有设备以及大冶的铁矿石统统运回日本那样,不给他们留下任何可以生息繁衍的东西!”宇岛大佐阴险地说。

满脸怒气的西尾将军来到窗口,他推开窗户,望着那黑沉沉的窗外……眼前出现这样的幻觉:一支支疾射而来的利箭,被一个金光灿烂的“神盾”一挡,纷纷折落在盾牌前……

“八格牙路!你是人,我是神!看谁厉害!我们的,立即来一个‘神盾行动’,一举剿灭鸿箭!”西尾将军得意万分地急转身,狂叫道。

他走到一张武汉地区的战略地图前,用指挥棒指着辛安渡这一地点说,“我立即派出一支队伍,从武汉出发到辛安渡一带扫荡。你的,马上回去,(他指着地图)连夜出击这一带(他指着毛陈、野猪湖、东山头、塘口一带)。”说着,他用双手一合,做了一个铁壁合围的动作。

“嗨!”宇岛大佐准备离去,西尾将军叫住了他。

西尾将军指着白绸绢上的几个字:“这字,看来主要是写给他的同胞看的。你的,要密切监视身边的中国人,要静观事态,不可掉以轻心!”说着把箭镖递到宇岛手上。做了一个要他离去的手势。

“将军!我的明白!”

西尾将军看了一下手表,又说:“现在是半夜2:30分钟,你的,在拂晓之前必须出现在野猪湖、塘口、东山一带!”

“嗨!”宇岛大佐说着急匆匆跑下楼去。

不一会,在日军驻武汉司令部大院里爆响起一阵阵汽车发动机和摩托车的轰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