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2


黄记修理店店门虚掩着,一双机警的眼睛注视着车队异常的行动。

再说鸿箭游击队大队长饶平泰骑着马冲出孝感城南门后,沿车大道经卧龙、毛陈,直奔塘口而去。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他驾驭着的这匹黑驹放慢了速度。

“饶大队长,塘口是不是快到了?”汪梅问道。

“是的,前面那片黑树林的地方,就是塘口。怎么,你显得很紧张?”饶平泰关心地问她。

“我看呀,紧张的应该是你!”汪梅却说。

“刚才放慢了马速,我有两点考虑:一是,这马驮着两个人一路奔跑了40多里,够辛苦了!它救了我们的命,我真觉得应该下来,让它喘口气;二是,我们穿的这身衣服,红的黑的,去见我们的同志多少有点别扭。所以,我要征求一下这次与我一起出生入死的汪梅同志的意见!”饶平泰解释道。

“大队长,我知道你心疼这立下战功的马驹!你把马停住,让我先下去好不好。至于这一身衣服,我们现在哪有换的?”汪梅问。

“你说的也是。”饶平泰吆喝了一声,“吁——”马停了下来。

汪梅先从马背上溜下来,饶平泰接着也翻身下马。他一手牵着缰绳,一手轻轻的抚摸着黑驹的的鬃毛,又在牠的湿透了的背部怜爱地拍了几下。

“这匹黑马驹,在郭跛子手中是一匹破马!但在我们大队长的手中,变成了难得的良驹!”汪梅感慨地说。

“我会好好待牠的!”饶平泰说。

两人且走且说,不知不觉到了塘口村前土岗。

“站住!口令!”值班哨兵彭水生喊道。

“鸿箭!”饶平泰回答。

“三小队长!”汪梅兴奋地喊道。

“饶大队长,汪梅!你们可回来了!”彭水生惊喜地叫了一声。

几个战士迎上来,亲热地拉着饶平泰往村里走。

他们来到村前空地,彭水生大声喊叫:“饶大队长回来了!”

罗忠一个“轱轳”从铺上坐起:“你们听!是饶大队长回来了!”

战士们霍的从铺位上爬起来,黑牛第一个冲出房门朝空地奔去。

这时,在独屋内的柳青也被一片喊叫声吵醒……

“大娘!你听,外面好像出了什么事?”柳青谛听了一会,“大娘,是饶大队长他们回来了!”

“啊!是饶大队长回来了,我要去见见恩人!”李大娘惊喜地说。

“大娘别慌,我和你一起走!” 柳青说。

村前空地挤满了人。罗忠走上前去热烈地拥抱饶平泰。

一小队长王锦风接过那匹黑马驹,啧啧声赞不绝口。

柳青牵着李大娘从人群中钻进去。柳青热烈地拥抱着汪梅。

李大娘拉着黑牛突然跪在饶平泰跟前说:“儿子!赶快向咱们的救命恩人谢恩!”

黑牛眼含热泪说:“谢谢救命恩人饶大队长!”

饶平泰赶紧扶起母子俩,动情地说:“大娘,你这是干什么?要谢就谢我们的共产党、新四军!”

“共产党是我们的大救星!”大刀张振臂高呼。

在场军民齐呼:“共产党是我们的大救星!”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大刀张又呼。

在场军民齐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罗忠在指挥大家齐唱《鸿箭》战歌。

歌词唱道:

暴雨倾盆下,箭出青龙岗。

两耳风雷过,激情斗志昂。

暂别亲人去,誓死保国疆!

啊,鸿箭!

你是我们战斗的伙伴!

你是杀敌的利器钢枪!

那怕是闪电的一击,

也定叫侵略者胆战心寒!

歌声停,罗忠说:“乡亲们,饶队长一路奔波辛苦了。你们明天还有活计,大家休息去吧!”战士们劝走了群众,才往驻地走去。

战士们把饶平泰拥进了驻地。饶平泰坐在自己的铺位上,大伙趴在他边上围成个半圆。

李小丰抢到一个最接近饶平泰的位置。

“大队长,我最关心的是——是不是一镖命中?”李小丰急问。

“小丰同志,你是一个好镖手,在回来的路上,我算准了你一定会向我提出这个问题来的。”饶平泰说。

“大队长,快说呀,是不是一镖结果了那鬼子司令的性命?”李小丰又问。

“同志们,我们鸿箭的箭镖,既然出手了,就决不会虚发!”饶平泰自豪地。

“那一定是命中了!” 张东华叫道。

罗忠在边上捅了一下饶平泰说:“平泰同志,你就照直说呗,让我们的战士也好借此机会充分理解上级的作战意图,学习军事斗争艺术呀!”

“中是中了!击中礼堂前的木柱!”饶平泰一笑说。

“啊?”众战士带着失望的、疑惑的复杂情绪。

看见饶平泰平安归来,柳青才放下这几天忐忑不安的心。此时她正津津有味地站在一边听着饶平泰的讲话,插上一句问道:“大队长,那我手枪里的子弹是不是长了眼睛呢?”

“谢谢柳青同志,你的这支枪确实很优秀!我带着它出征,也没有辜负它的一片杀敌的激情,可是我要告诉大家:它的第一发子弹打在鬼子军官的军帽上;第二发子弹打中他拿国旗的右手腕;第四、第五发子弹分别击中两个鬼子兵的腿……

“那第三发子弹呢?”柳青忙问。

“击中伪县府一个汽油桶!说实在的,我还留了一发子弹在枪膛里。同志们,子弹都按我们的作战意图分别击中该击中的目标,这算不算弹不虚发呢?”

“大队长,我还是不理解,既然帽子都可以打掉,为什么不往下一点打,把那狗娘养的脑袋瓜,来个遍地开花呀?” 二小队长肖子文问道。

他的话惹得大伙一阵笑,刚才驻地里严肃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一些。

“同志们!我认为你们的大队长这次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按上级的指示,这次鸿箭行动旨在达到政策攻心,威慑敌人的目的。正像饶大队长刚才所说,箭镖和子弹都按我们的作战意图命中目标!这是一次成功的心理战!”罗忠说。

在座的战士们情不自禁的热烈鼓掌。

“我还想补充一点:我们按照上级指示——不进行武装营救两位被俘的战友,但是这次行动如果真的奏效,那么,可以这样讲:我们在敌人内部制造了矛盾,也就是说,利用敌人之手起到保护我们自己同志的目的。”饶平泰说。

“通过饶大队长和罗指导员这么一解释,我理解了上级的作战意图。不过,下次有什么任务,我要求把我小丰带上,我的箭镖肯定不是插在木柱上,而是敌人的大腿上!”李小丰风趣地说。

大伙一阵哄笑。

“同志们,现在不早了,明天还有新的训练任务。大家休息了,我和饶大队长还有些话要说,我们的欢迎会就开到这里。”罗忠说。

战士们回到自己的铺位上,柳青和汪梅走出驻地。

在驻地门口,汪梅说:“指导员——”

“汪梅同志,这次辛苦了,你和柳青快回屋休息去,有话明天再说不迟。”罗忠劝她。

沸腾的塘口之夜,渐渐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