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社会地位要争,但无奈;女人的家庭地位要争,但多也是无奈。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女人的社会地位往往与这乳房的大小成正比,而家庭中或许就不这么严重了。张小娴是个非常懂事的女人,我也是特别喜欢她的书,在谈到女人乳房的时候,她说“良家妇女的胸是家;欢场女人的胸是酒店”,这不难理解,是家,就只有她的男人可以来,这家自然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温暖和舒适;是酒店,那就谁都可以去,大一点豪华一点,可能就要贵一点,但小店也可以醉酒,只是不一定温暖了。


女人乳房的天职是哺乳,在中国的传统中,“丰乳肥臀”是女人生育和哺育功能的标志,可如今生育可以刀来解决,哺育可以用牛来代替,这女人独有的两种天然功能也退化了,婴儿从不该出的地方出,吃不到该吃的东西,这是现代母爱残忍的一面。以至于现在妇产科的墙上总要提醒产妇用母乳喂养了,这无论如何是人性的悲哀。作为母亲,不论是为了身段也好,为了胸型也好,为了男人也好,窃以为仍是本末倒置,也好像孩子不如男人重要,不如自己的虚荣心重要了,真是“吃奶的没有摸奶的亲”了。

其实乳房的大小与产乳的多少也没有必然的联系,那是乳腺在作用,井大不一定有水,仓硕不一定存粮。


“一棵树结俩梨,小孩儿看着就着急”,这好像是我小时最早知道的谜语之一,说的就是这女人的乳房,我小时生长在农村,可以说满大街都可以看到袒胸哺乳的女人,那情景女人从不忌讳,甚至毫从遮拦,没有人想到丑,也更不会有人想到别个,只觉得那是一种美;现在医院的产科或儿科病房,这景致也并不少见,我以为很少有人会从这哺乳中想到别的地方去吧,在我的眼里,怕是和阳光下的墙根旁,一群小猪崽争食老母猪的乳不相上下的,那确是一种天然的纯美。


女人乳哺育功能的下降,在别的功能必有所提高。其一便是这性,都说女人的乳是女性的第二性征,这大约是不错的,男人的性唤起在于视觉,而女人则在于触觉,而女人的乳房恰恰集中体现了这两点,男人是由看而兴奋而摸,女人则由摸而兴奋,这是女人的敏感部位,愿意敞给她的心上人。清人朱彝尊说得明白:“隐约兰胸,菽椒初匀,凝脂暗香,似罗罗翠叶,新垂桐子,盈盈紫药,乍擘蓬房。窦小含泉,花翻露蒂,两座巫峰最断肠”,古人的情商性商都是如此地高,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奥地利的弗罗伊德说:“乳房是人深层感情的源泉,哺乳不但是儿童所需,也是整个性生活的开端,在吃奶时婴儿便产生了恋母情结,因而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个引诱者’”。不管对否,但这后来的引诱者却决不是母亲,而是你孩子的母亲或者别人孩子的母亲了吧。说到这里,我便想起个笑话,说女友问男友:“我的乳房小,你不介意吧”?男友说:“有馒头大么”?女友说:“有”!洞房之夜,男友冲出洞房大喊:“天哪,旺仔小馒头也叫馒头”?可见,女人的乳房于男人来说,于性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如今这社会,“胸脯鼓的女人和腰包鼓的男人”,自然是吃香的了。两者也互相倾轧,互相挤兑。“女人拜金,男人拜胸”都符合市场经济理论,也符合政治环境和政治气候的。莫说美国的克林顿与莱温斯基,就中国来说也如此,二十年反腐败,数百名地厅级以上贪官落马,哪个不是一手握着硬梆梆的权力之印,一手摸着软绵绵的女人之乳?真正的糖衣炮弹在新的历史时期已经不是纯球体,而是半球体了,在这个物欲横流和人欲泛滥的社会中,腐败的男人与放荡的女人在维系着这高端的平衡。

乳房属于政治,自然也就属于军事,古代亚马逊女战士为了拉弓射箭,都要把右乳割掉,真是太残忍了,也不知道这男人都干什么去了?沂蒙山的大嫂用乳汁救助伤员的义举体现的是母亲般的爱,正义的力量,是高尚是圣洁!


女人的乳房也属于经济,或者小点说商业,围绕着这女人的乳房,不论是平面媒体还是别的,都是铺天盖地地耸立着女人的乳,你的视野中恐怕无一天能躲得开这乳房。这连房地产的广告也拿乳房说事,有家公司为了销售其两房一厅的楼房,不惜在大街上挂出巨幅美女的两个硕大的乳房,并美其名曰:“如此精美的两房,你怎能不为之动心”?但他是否忘了,在中国买房大部分都是女人说了算呢?单就女人的这“两个基本点”,又制造了多少丸散膏丹,器械服饰,又开了多少家的丰胸店铺呢?简直罄竹难书!


审美重在隐讳和遮掩,除却人的原始本能外,乳房的美也是如此,白花花地裸露出两个大奶子,恐怕让人只有性的冲动,难有美的享受了。给人感官刺激的不属于美学范畴,西方的唯美主义绘画就很注意这一点,包括摄影艺术也是这样,太过大胆,太过暴露就不一定是美了。衫下影影绰绰,胸前丘丘壑壑,那恐怕就是美了,像两白面馒头似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难让人受得了。如果真的谈到性的诱惑,女人的乳沟永远胜过女人的乳房,山高沟深,这样的道理男人无师自通,不用去摸,他的心跳也在加速呢!没有乳沟的人,据说挤挤也会有,这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管外界是如何的情形,这乳房终归是女人自己的,在不影响健康的前题下,尽可以丰之隆之,鼓之填之,露之透之。但这女人的乳房也涉及到健康,女性的乳腺癌是女人的第二大杀手,平均每九个人中就有一人不幸罹难于此。由此而衍生的故事也多多,至少会影响到爱情,有一个少妇曾经因乳腺癌割去一乳,就写下了如此的文字:“胸前少了一波,却多了长达18厘米的疤痕,老公另有新欢。总以为13年的爱情禁得起试炼,没想到敌不过一颗乳房”。真可谓切肤之痛,切乳之痛啊!


乳房的生育功能是哺乳动物的共性;性爱却是人类对乳房的偏爱;乳房是政治的玩物,商业的宠儿;是审美的别一路,健康的第一条。我没骗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