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听到有人这么喊,周围的工人越聚越多。

于效飞一看,一个工人指着陈达文说:“那天晚上就是他拿着枪和那些国民党兵干的!你们是什么人,是解放军的侦察员吗?”

陈达文很不好意思,回头瞧瞧于效飞。

看到他们没有回答,那个工人也不再追问:“现在国民党是在追你们吧?大家快让开,让他们快走!”

其他的工人连忙把道路闪开,让于效飞他们的汽车过去。忽然一个工人说:“阿拉给你们带路,那些驻厂的国民党兵接到了上面的命令,也在路上设卡子,要堵截进来的共产党呢!”

于效飞连忙跳到后面去:“同志,你上车来带路!”

方俊宇笑了:“真到了游击区了,真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呀!”

带路的工人带着他们不断地钻小胡同,避开了从工厂出来在大街上设卡子堵截的国民党兵。看看已经深入工人居住区很远了,于效飞对那个工人说:“同志,我们快要到了,谢谢你带路,只是要麻烦你走回去了!”

“侬讲的是啥,都是革命同志!前面的路还认得伐?”

“谢谢谢谢!我们经常过来的!”

工人跳下汽车,朝来的路跑回去。于效飞他们的心里热乎乎的,解放以后就是这个样子吧!

看着工人远去的背影,于效飞心里有了一个有意思的想法。

到了晚上,大搜捕的风潮总算过去了,于效飞他们赶紧分头出去寻找上海地下市委的同志。

为了能节省时间,于效飞规定大家每过一阵,就找一家公用电话互相通报一下,有一个人在家里坐阵,随时把情况通报给其他的人。

快到半夜的时候,于效飞已经确认,所有人知道的上海地下党联络站全部遭到了破坏,这一次敌人真的对上海市委实行了全面性的破坏了。

于效飞下令所有人马上回到隐蔽地点。

所有人全部到齐之后,于效飞说:“同志们,最坏的情况发生了,咱们已经跟上海市委失去了联系。现在只能由咱们自己把特务的潜伏名单送出去了。”

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现在解放军和国民党兵正在激战,国民党军队已经是草木皆兵,要穿过国民党的防线,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被敌人发现,自己的性命牺牲掉事小,把这么重要的文件丢掉,就误了大事。

于效飞说:“现在我有一个办法,大家看看行不行。”

于效飞觉得,既然那些工人现在革命热情那么高,而他们又已经认识了陈达文,不如直接打破组织界限,让陈达文去找这个区的人民保安队的区指挥部,让工人们掩护一个人从工人们熟悉的小路出去。不管什么方向,只要到了外面解放军占领的地区,就能把情报送到小开的手中了。

大家齐声说好,从那天晚上和今天早晨的事情上来看,工人们在这几个工厂区已经形成了相当强的力量,很多事情可以通行无阻地进行,由工人们护送,应当是非常可靠的办法。

于效飞笑着说道:“老陈,鉴于你在工人同志中威信非常高,已经有半个工人领袖的意思了,现在我委任你为我们跟区指挥部联络的总代表,以后我们需要工人协助的事情,就都交给你办理啦!”

大家看着陈达文哈哈大笑起来。

陈达文有点不好意思,然后他一拍胸脯说:“好,包在我身上!”

第二天晚上,于效飞他们的汽车在一个偏僻的空地上停下,几个人跳下车来。

于效飞对一个穿着旧西装,手里拎着一个旧衣箱,化妆成逃难的市民的组员说:“一会的行动会很危险,记住,不要硬闯,即使是被国民党军队抓住了,也不要引起他们的怀疑,尽量要保护自己的安全。只要你把那几个金戒指交出去,他们一般不会为难你。只要你越过了战线,进了解放区,不管到那个方向,都能跟自己人联系上了。”

那个组员说:“放心,实在躲不过了,我就把胶卷吞下去,我绝对不会让秘密落到敌人手里。”

于效飞又对两个区指挥部派来带路的工人说:“两位同志,就辛苦你们了!”

两个工人说:“怎么这么客气,你这不是没把我们当自己人吗?放心,这边有很多小路,以前我们把自己生产的货运到外地去,就是从这儿躲过国民党的检查的,我们保证会把这位同志安全地送到解放区!”

于效飞向他们三个挥手示意,三个人朝于效飞摆摆手,朝黑暗的树丛中跑去。

送走了和后方联络的人,于效飞他们还是要寻找上海的地下市委,因为他们迫切地需要上海市委向他们提供敌人内部的情报,而且以人力和小开联系,费时费力,不安全的因素非常大,他们需要使用上海市委的电台。

所有的联络地点已经全部报废,再要寻找上海的地下市委,就只能从人员方面着手了。这次简直是和特务寻找地下党没有区别,唯一有点不同的是,于效飞手下的几个人原来都和上海市委有各种各样的联系,他们对一些上海地下党的人了解一些,对他们的家庭住址,活动的场所,有一点点的了解。

于效飞和方俊宇在一条小街道上慢慢走着,据他们分析,有一个市委的领导转移之后,可能就会在这附近隐蔽。

方俊宇一边观察路上的行人,一边说:“老冯能顺利到家吧?”

其实这也是于效飞在一直担心的问题,可是他还是笑着说:“放心,那些工人对附近的地形了解得跟自己的身体一样,从这边过去是不会有问题的。即使是真的遇到了国民党兵,只要他把那些衣服、金戒指交出去,他也会畅通无阻的。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带那些金子来的原因。那可是我对付这些剥削阶级军队的战无不胜的武器啊!”

方俊宇笑了起来。

于效飞说:“只是,现在咱们的这个隐蔽点必须要放弃了。敌人很快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