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2/


“小钉子,你还好吧!”小钉子悠悠地睁开眼睛,夏红酥一张粉嫩焦急的脸进入眼帘。


“没事了,有点累而已!”小钉子道,“不要担心,黄大哥怎么样?”


“还、、、、、、还没清醒。为了我们的事情,连累你了!”夏红酥内疚道,眼泪又打起了转,“你没事就好,不然我、、、、、、”


“我是龙,怎么会有事呢?!我能活一千多岁呢!”小钉子笑道,其实刚才心里已经做了最坏打算,毕竟自己丢失了龙角,龙的灵性和功力消失了绝大部分。被百婴怨气冲体变成行尸走肉也是可能的事,刚才就差点想交代后事了,希望父王为自己来报酬。


可是自己不能死,会连累三条人名的!


这此前来取五行神器,黄腾飞真的要用到来困住神仙洞的看守神兽,可是困住了也不一定能够下去取,就是说,黄腾飞取这个五行神器是必要的,但是,还有更难的问题就是他是个凡夫俗子不能下洞!可是,五行神器却是自己必须要用的,丢失龙角的龙,绝对再活不了几百年!


自打夏红酥救了自己,就看出夏红酥不是一般的凡人呢,身上总有种若隐若现的仙气缠绕。可能是入人世太久,俗气和土气隔离封存了仙气才不能运用。寻找五行神器也是要看缘分的,自从一接近夏红酥,小钉子马上就发现了木器的所在,也就是说,她的那隐约的灵性便是他的补充,他们是有很大缘分的!


夏红酥又为黄腾飞而来,三人一个,总好过一个人茫然无头的寻找!


“哎!”小钉子叹口气道,“红酥,你扶起黄大哥来!”


黄腾飞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只是一片煞白,呼吸微弱,人事不省。


夏红酥轻轻呼唤着,却总也叫不醒他。不由地急道:“黄大哥!你为了救我、、、、、、你醒醒啊!”


“红酥,黄大哥的魂魄不全,很可能有几个被挤出去了!”小钉子道,“现在只能你救他!我要给他渡上阴魂术,这时在他丢失的魂魄和他的躯体前搭起一座桥。要知道,丢了魂魄的人不醒人世,丢了的魂儿处在一片混沌之中,听不见看不见,没有意识,只能来回飘荡,很容易魂飞魄散!渡魂术便是给它在眼前开条光路,让他听见亲人的呼唤,知道是在叫自己,然后顺着声音渡过来,回到身体里去!”


“可是,我们这里没有他的亲人呀?!”夏红酥焦急道。


“有办法!”小钉子拉过夏红酥的手,芊芊的手指冰冷着,他不由地心疼起来,“就是你嫁给他当他的妻子。你们两个歃血为婚便可以了!”


夏红酥脸上通红,却依然点点头道。她割了自己的手指,跟黄腾飞的手指伤口贴伤口,让血液相溶。然后,抱住他的身体,看小钉子在上面施用渡魂术。


“心目开朗,魂归速速!”小钉子用自己的血在黄腾飞身上划了一道类似桥的符,挥手让夏红酥喊起来!


“我夫黄腾飞,京城人氏,黄高之子,魂归速速!”夏红酥清扬的声音带着泪水的湿润喊道,“我夫黄腾飞,京城人氏,黄高之子,魂归速速!”


“我夫黄腾飞,京城人氏,黄高之子,魂归速速!”


“我夫黄腾飞,京城人氏,黄高之子,魂归速速!”、、、、、、喊了有一会儿,夏红酥的嗓子都喊哑了,黄腾飞还是没什么动静。


夏红酥心里着急,泪水已经哭得发干了,整个脑袋简直像大了几圈,晕乎乎地,心里却坚定地让自己喊着:“我夫黄腾飞,京城人氏,黄高之子,魂归速速!”


黄腾飞地三魂五魄还在空中游荡,好像清楚自己是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完全处在一个封闭的自己的世界,不去想不去看不去听,混沌又有点焦躁。


忽然间听到有亲人在喊自己,自己与亲人交融的鲜血那种在体内流淌的速度了力量的回忆忽然唤开混沌的世界,眼前出现迷蒙的灰色大雾,寻来寻去,只听到声音很急切,很熟悉,让思想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出去!


他胡乱地寻觅,声音从一个方向传来,仔细听来,却又像是从各个方面传来,自己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哪儿能找到与自己生息有关的亲人呢?


迷蒙中,面前出现一座桥。很窄,很小,脚下的地面在桥的下面消失了,桥的下面像是万丈深渊,阵阵寒气直冲上来。过去,有点犹豫,正犹豫着,亲人的声音和血液相混的气息从桥的那面隐隐地飘了过来,熟悉而亲切!


于是他不在犹豫,一步跨上桥去,不管桥下是什么万丈深渊或者刀山火海,亲人的呼唤比什么都要明确和重要!


“我来了!”他思想着,从跨上了桥,便好似一步飞起似的朝着亲人的声音和气息过去!


“我夫黄腾飞,京城人氏,黄高之子,魂归速速!”夏红酥喊了多少句已经不知道,只觉得嗓子好痛,嘴巴好苦,心里还是坚定的!


小钉子在身边警觉着,随时准备对付狐妖地再次到来,却是奇怪,难道狐妖受了龙丹催大的功力的震荡受了重伤?像她这样的几百年妖精,不应该如此脆弱啊,更何况她炼成阴体,只等催化便能够成魔,天地难管,法力高强,不是这么容易打败的,难道再耍什么花样?!总之一切要小心。


“我夫黄腾飞,京城人氏,黄高之子,魂归速速!”夏红酥竭尽全力地喊着,她忽然感觉到一股气息,是属于黄大哥的气息,很熟悉很急切地气息。她兴奋着,又高声喊着自己的爱人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黄腾飞忽然动了一动,夏红酥内心的喜悦马上占据了心头,刚要惊喜地叫喊他,忽然喉头一甜,哇地一口血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