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80/


关老道哈哈笑着,露着一嘴的黄牙,在昏暗的烛光下,我总感觉这邋里邋遢的老牛鼻子简直像混在民间跳大神混饭吃的!要不是亲眼见到他用简单的几个物件就起出了害人的镇物,还顺便帮地主老财收魂魄,我真不敢相信他不是吹牛逼!

“这有何难?!我不过是看在一世为人,孰能无过的份上,想要给下镇物之人一个自悔的机会!何况人命关天,不是你我这等凡人可以掌握的!”关老道装作不经意地盯了盯我碗里剩的几个汤圆,继续说道,“这镇物的反噬比起妨害主家的下镇物更是厉害!它不但会祸害下镇物的人,连它后三代都跑不掉!多年以前,我便收复过一个厉害的镇物······”

那老牛鼻子看来要讲故事了,只是他的眼睛还盯着那汤圆,嘴里的话拉开了长调。我倒也挺想听听这种镇物的历史,当然做徒弟的得学会看师傅的脸色行事。

于是我脸上堆笑道:“哎呀师傅,您老人家劳苦功高!做一次法就消耗很多体力!徒弟我又实在不喜欢吃甜腻的汤圆,不如您老人家帮我消灭吧!您不吃了,又得浪费!勤俭节约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您老······”

这老牛鼻子还没等我马匹拍完就迫不及待地从我手里接过汤圆,一脸阴谋得逞的坏笑。

“大概有十几年前了吧!”他吸溜了一个汤圆进口,有点含混地接着讲他的老黄历,“本真人云游四方之时,来到一个村子。还没有进村子,就感觉一股不寻常的阴煞之气。于是我就顺着阴煞气进村寻找,看到有一家人正在办丧事。我正感叹我来晚了,来不及救人时,忽然发现这家人的棺木里面竟然有阵阵阳气传出!我不禁大怒,这些乡野愚夫竟然把活人当成死人埋葬!于是我过去一脚踹开棺木,里面的人却让我着实吃了一惊!”

“怎么了?!”我紧张的问道,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昏暗的灯光下,听一个老道讲陈年的怪事,心里多少有点发毛。

“棺材里的人全身长满了烂疮,没有一点好地方!用手探探鼻息依然没有了,我却奇怪地感觉道这人的阳气多多少少还在!一个人活着才有阳气,死了三魂七魄立体,阳气消失殆尽变成死人!除非······”

“除非什么?!”看着老牛鼻子卖关子,这下寡言少语的管家也绷不住了,接口问道。

“除非人已死,魂魄却还被困在身体上!”关老道嘴上功夫厉害,话没说几句汤圆一个也没落下,还顺便喝光了汤。满意地摸摸嘴巴道,“人如果死于非命,必然会有怨气产生。魂魄带着怨气逸出体外,便是鬼魂。可是,如果人死了,魂魄也带上了怨气,本该逸出体外却被封锁在体内,这时,阳气也不得外泄,而鬼魂的阴气也在体内,阴阳相交,这人的本体便会长出恶疮!此乃气冲的结果!这种手法过于恶毒,被人把魂魄钉于体内,不但尸身毁坏地面目全非,魂魄也不得转是重生,等过了七七之日便会魂飞魄散连同尸身一起灰飞湮灭!在江湖上,如果没有杀子弑父的仇,一般很少人用这种手法置人于死地!下这个镇物的人自己也不得好死,如果他的罪孽够深,来时转做畜生道都是便宜他!”

“我不知道这家人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得罪人,只是心里的一股火气憋着,非要找出下镇物这人来不可!此等恶毒手法天理不容!”关老道一脸的怒容,“因为那人的阴魂在自己体内不得而出,我便用了压煞符一头栓了魁星七斗线,沾了这家小童的童子尿,牵出了埋在这家床底下的镇物!镇物一出土,其亲族中便有人吐血而亡,那便是下镇物的人!镇物出来,棺椁里的尸身也开始发生变化,恶疮慢慢消失,我用一道泄魂符泄出其体内的魂魄,又做了场法事超度,总算没什么事了!”

“可是,那个下镇物的人呢?!”我好奇的问道,这老道似乎避重就轻不愿意提及。

“那个人死了!”关老道轻描淡写道。

“可是,仙人你说······说那镇物反噬还关系下三代······这······这······如何是好?~······”管家胆子也小,脸都下白了。

“唉,也怪我当时年轻气盛!”关老道目光里多了一丝的怅惘,“我原本觉得下了这样恶毒的东西的人罪有应得,谁知······死的这家错在先,而且死得那人罪大恶极,他招了上门女婿,却对人家视同猪狗。这女婿的老妈带着妹妹千里迢迢地来投奔儿子,儿子出门,老丈人不但强奸了人家的闺女,还捅死了老太太,然后毁尸灭迹。又把那闺女卖给大户人家做丫头。那丫头连他哥哥一面都没等上,就悬梁自尽了!后来女婿回来,他又筹划这谋害女婿。慢慢地女婿得知真相,打也打了闹也闹了,一点办法也没有,才出此下策打算与他同归于尽!唉!我一时没问清楚便急于动手,一点机会也没有给那个小伙子,他的仇深似海,才作出这等事害人,也是情有可原······罪随死罪,却也······”

“后来那家的女儿也变得疯癫,小孩子不到十岁就意外夭折,真是家破人亡啊!······”关老道深深叹了口气道,“如此,再遇到这镇物之事,我便用童子阳封住它的煞气,然后等罪人上门交送官府,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是死是活我也不管了!······”

一时间,屋子里除了关老道的叹息便是沉默,我更多是震惊,这种虚幻的东西忽然特别的真实,我迷茫起来。

“天做孽犹可活,自做孽不可活!不要以为做了什么事别人不知道,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什么事都有因有果天理昭彰!悔改是才是正途!好了,我累了!”关老道眼里的露出冷冷的光扫了扫管家,下了逐客令。

“师傅,我怎么觉得,你最后说的话,话里有话!”管家唯唯诺诺地退出之后,我关好门问道。

“怎么你也发现管家有点什么了吗?!”关老道怜爱地看着我,眼里流露出爷爷对我的那种疼爱。

“嗯,不能是他吧?!”我惊诧道,“是他找我们来做法的耶!”

“人心叵测,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是人心!”关老道摇头道,“是不是他,我自有办法!这个敲山震虎希望能让他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