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刀看日本(1-10)

在日本待了一年,对这个传说中的国家有些些许的了解。回来之后,和朋友们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朋友们总会问起我关于日本的见闻,零星地跟朋友们也聊了一些。有朋友提议,不如把这些写下来。因为在日本待的时间不长,也不曾接触更多层面,所以只能把我所了解到的写出来,也许有些偏颇,但我尽量会还原我印象里的日本。嗯,感谢编辑16,给我这个写日本的机会。实在拖了太久,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了……】


黑刀看日本之一:吃在日本


对于很多人来讲,日本最有名的是日本料理。日本好吃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寿司、生鱼片刺身、天妇罗、乌冬面,以及在中国已经遍地开花的“吉野家”牛肉饭,这些大多是很庶民的料理,而像河豚料理这种高级的玩意儿,却不是我这种穷苦的外国人吃得起的,所以不谈也罢。


电视里几乎每天都有讲各种美食的片子,大多是NKH或富士这样的大电视台制作的节目。往往是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推开一家饭馆的门,小老板微笑着把他们请进雅间,把最拿手的镇店之美食轮番端将上来,而主持人早已拿着筷子等在那里,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待美食上来之后,主持人迫不及待说上一句“开吃了”就开始大快朵颐,一口还没下肚,两个主持人就异口同声说出了“哦依稀”——太好吃了!这种节目一定很受大家都欢迎,否则为什么每天都会有呢?我猜想,能上这种节目的小饭馆一定不会掏广告费,甚至这顿酒席电视台也会买单。


那时候有那么几个小馆子是我和女朋友经常去光顾的地方,分别是在东京的三田、五反田和中延,味道都很不错,我们两个人差不多一顿饭要花上2、3000日元。大多时候,我们会要上两三个菜,每人一份米饭,或者我们选择一些“定食”即套餐,有米有面有汤有菜,很简单,也丰盛。一般的日本饭馆都不算很贵,如果一个人简单一点的话,6、700日元就能吃得不错了。


当然还有更便宜的,比如日本的牛肉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吉野家了。我们中国人比较熟悉吉野家,因为他们在中国开了很多连锁店,据说吉野家也是在日本开店第一家连锁牛肉饭快餐厅。日本牛肉饭在日本叫作“牛丼”,读音是Gyudon,小时候,我把“丼”这个字读作“灯儿”,所以我把“牛丼”读作“牛灯儿”。吃过几家牛丼,相比之下吉野家是最不好吃的,而且不便宜,最便宜的是中延附近的一家“牛丼太郎”,24小时营业,到了晚上只有一个人值班(白天没去吃过,所以不知道白天是否也是一个人),好像很有历史的样子,味道着实不错,可惜的是后来关门大吉了,变成了一家宠物医院。有一家叫做Sukiya的牛丼味道最好,种类也多,要上一份辣白菜牛丼,再加一个生鸡蛋,那味道简直绝了。其实想想,牛丼这种东西可不就跟我们中国的盖浇饭一个性质嘛。


三田那边有一个意大利餐馆味道着实得好,而且超级便宜,居然比在北京吃必胜客要便宜——即使把日元换算成人民币,所以那里成为了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有一次,一桌客人点了一份沙拉,似乎上面的虾仁比图片上的稍微少了一点,于是他们找来经理,经理半蹲在地上听完他们的陈述,做出了这样的处理:这份沙拉退掉,重新给他们上了一份,而这份沙拉上的虾仁足足比图片上的多了有两倍的样子,而且这个菜免费赠送给他们。我和女朋友真恨自己怎么没点这么一份沙拉。


日本的烧烤店很著名,比如“烤鸟”,其实是烤鸡肉串,日本人往往把鸡叫作鸟。可惜这种东西实在太贵了,有一次馋了,我和女朋友去吃了一次,但是我们还没使出十成的力气,就花掉了我们小10000日元,再也不敢这么奢侈了。


除了在外面吃饭之外,我和女朋友经常在家里自己做饭吃,相对来说会便宜很多。超市里猪肉很便宜,100克大约120至200日元,相比之下蔬菜就要贵得多了,比如韭菜,也差不多和猪肉一个价格。最便宜的是豆芽,这个我记得很清楚,1袋子大概只需要几十日元的样子。日本的大米应该是世界上最贵的大米了吧,据说日本的米产量都很低,但是他们为了保证米的味道,不会搞杂交水稻之类的,亩产只有几百斤,于是价格就上去了。不过日本的大米确实很好吃。曾经在日本做过几次炸酱面,用的是日本的乌冬面,非常筋道,那酱是在池袋的知音店买到的,还算是正宗吧。也曾自己包过饺子,在日本那一年,算是把我的做饭手艺锻炼出来了,被逼无奈啊。


日本的中国料理和韩国料理都不便宜,据说法国料理也很贵,但是没有吃过没有发言权就不谈了。曾有一次馋了,特别想吃一次中餐,找到一家“西安刀削面”——对,招牌就是西安,而不是山西,在里面小快朵颐了一番,其实不过是一份水猪肉——里面还没有几片牛肉,两碗面条,和两个凉菜,一份饮料,居然就花掉了我们10000多日元,简直是抢钱啊。那次去京都旅行,吃了一次韩国料理,看着菜单上的图片和定价,我真恨自己为什么挑了这么一个餐馆,无奈,点了两份石锅拌饭,5000多日元就成了人家的了。


我离开日本之前,麦当劳的同事们执意要给我饯行,推辞不掉只好参加。之所以推辞实在是因为囊中羞涩,日本人的聚餐大多是AA制的。脱掉鞋子,进了一间包间,我说着蹩脚的日语和那些日本同事们推杯换盏,那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经理们这时候也开朗了起来,说着笑着,给了我好多祝福。那应该是我吃过的最丰盛的一顿日本料理了,把平时听说过没吃过的几乎都吃了个遍。当我起身告辞,要求参与结帐的时候,我们的店长把手一挥,说:你不用了,我们请你。我很过意不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