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1: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1:00之前。


政委他们三个人在黑暗之中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对于盲人来说,根本无所谓什么环境,就像政委等人的现状一样,即使威胁就在你鼻子面前,也许你都无法预知,这样其实也挺好,正好适合舒梁现在所追求的境界,忘记恐惧由忽略恐惧开始做起,忽略恐惧由看不到恐惧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不懈努力真的让自己看到希望了,还是他们本身就离希望不远,只不过他们没有看到罢了。

政委发现了隐约中的闪亮,刘庆也看到了,他觉得那里很像他和舒梁进来时的那个门口。三个人向那个方向走去,他们看到的是希望,是一种黑暗中的希望。

。。。。。。


其实,早就有人发现那个希望了,而且当那个人一闪而过的将那一点点闪亮熄灭的时候,政委等人也看到了,但是那里的闪亮熄灭了,眼前再一次一团漆黑了。

在黑暗中看到了亮光本是非常值得期盼的事,但是借着亮光看到了人影,也不由得将黑暗本身再增添了不少未知的恐惧。

“那是人影!”刘庆说道。

“嘘!”政委也看到了,他示意大家蹲下身子,并示意不要讲话。

大家都依照政委的示意蹲下了,政委死死的盯着原来有亮光的那个地方,而舒梁则闭着眼睛,因为他能感觉到来自于脚下的一种很细微的蠕动,他在假想,脚下是一只只向上翻举着的手,至于再向下,那一定是恐怖的枉死地狱深层了。

“你们俩小心点啊,跟着我。”政委压低了声音说着。

“好!”刘庆回答着。

舒梁没有回答。

政委向前慢慢的走着,回头又说道:

“和我保持一段距离!”

“不!”刘庆的回答很肯定,“我走前面去。”

说罢刘庆从政委身边超了过去,政委没有阻止刘庆,继续回头对舒梁说:

“你要跟上啊!”

“我知道了。”舒梁也是低声回答道。

。。。。。。

刘庆向前走的速度很慢,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的政委和舒梁,虽然看得不清楚,但是仍然能差不多看到有人跟着自己。

“跟上啊!”这是政委的声音。

这个声音却是刘庆的双腿戛然而止。因为这个声音是从刘庆前面传来的,这根本不可能,刘庆明明从政委身边走到前面去的,政委怎么会又到自己前面去了呢。

刘庆看不清前面说话的人是不是政委,但是他却可以看到身后,当刘庆回头的时候,和他几乎已经贴到脸的一个人出现在刘庆眼前。

那是一种极其特殊的面孔,无瞳无唇,狞笑的表情遍布五官上下。

刘庆没有反应的时间。

。。。。。。


老板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包间,按照习惯了的方位去摸灯的开关,他借助走廊的灯光,似乎看到了包间里的桌椅,老板的心放下了一些。

去摸开关的手在墙面上划动着,忽然,就在老板的手触摸到开关的时候,黑暗中另一只湿乎乎的手按在了老板的手上。

连惊叫都没有来得及。

。。。。。。

灯亮了!

包间里重新恢复了光明!

门也被打开了。

而老板却僵硬的站在墙边。

警察进到包间里,桌椅板凳,一切完好无损,窗户外面是被路灯映照的还算明亮的高粱桥斜街的街道。

老板仍然一动不动。

“您怎么了?”

老板的眼睛看着问话的警察,手还扶着灯控开关上面。

“您没事吧?”

“刚才屋里有人!”老板一脸惊恐的说着话。

“哪有人啊?”

“就是刚才啊,我的手!”老板紧张的语无伦次。

“您别着急慢慢说!”

旁边的一位警察插了一句话:“刘庆和那个小伙子去哪了?不在这屋里吗?”

。。。。。。

一阵沉默之后,老板坐在了椅子上,说着:

“我刚才在摸灯的开关,我摸到的时候,有一只手也摸了过来,那只手正好按在我的手上,好像也摸开关似的。”

“然后呢?”

“然后?然后灯就亮了,你们就进来了,这屋里什么也没有。”

。。。。。。

“您说的有人,是不是他啊?”有一个警察笑着说,而且手还指着墙上的一幅人像油画,很显然他在开玩笑,也许是想缓和屋子里的气氛。

可是老板并没有按照他的设想去缓和,惊恐的双眼瞪着那副画,说道:

“我们这的包间里从来就没有挂过什么画啊!这画是哪来的?”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墙上的那幅画。

这是一副油画,画上是一个一身古代戎装的将军,画面的背景比较模糊,更彰显着人物本身的内容,半身像,但是当大家看清楚人物的面目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呼出来!

“政委!”

没错,画面上的人物画得很像政委。

大家都凑上去看着,这幅画的画功说实话非常好,尤其是神态和五官,与政委本人的实际情况惟妙惟肖。

这间包间里瞬间便因为这幅来历不明的油画被渲染的异常诡异。

老板对政委的长相并没有什么很深刻的记忆,但是这些警察却都对政委非常熟悉。

门外传来了跑步声,不一会儿,一个小伙计跑了进来。

“老板!老板!”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您到大厅去看看吧!”

大家看着小伙计满头大汗的样子,似乎他受到了什么超乎寻常的惊吓。

老板急忙转身向门外走去,警察们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单独在这间包间呆着的人,也都急忙跟着出去了,想大厅走去。

。。。。。。


刘庆和无瞳无唇的那张脸面对面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一切紧张的感觉,浑身麻木的僵硬着。

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力量,带着一阵风,袭来之后,刘庆面前什么都没有了,刘庆寻找着这股风的来源,黑暗中,他模糊的发现,是舒梁在地上和一个身影扭打着。刘庆才反应过来,俯身向下,他要帮助舒梁。

可是,舒梁明明觉得按住了一个人,但是一瞬间,什么也没有了。

政委也转身跑了过来,漆黑之中,刘庆和舒梁已经对于政委心存芥蒂了。

“你到底是谁?”刘庆问道,语气中带有很复杂的怀疑。

“我是谁?是我啊!”政委的语气同样有很复杂的成分。

“你是政委吗?”舒梁也问道。

“那我还能是谁?”

“你爱人叫什么名字?”刘庆的问题有些慌不择路的感觉。

“刘湘菊啊!”政委丈二和尚的样子谁也看不清,但是他知道,刘庆他们害怕了,不相信自己,至于为什么,政委真的说不明白。

“你儿子叫什么?”

“我没儿子!”

刘庆不问了,他觉得自己很可笑。

政委把刘庆和舒梁都扶了起来。

“咱们走吧,我真的是政委。我知道你们害怕,我也被吓到了,合着咱们一直是四个人在走,现在咱们仨飚在一起,拉近点,咱们得离开这里啊。”

刘庆和舒梁仍然是宁肯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谁也不想失去政委。

。。。。。。

“舒梁,你说的那个枉死地狱有没有什么破解、离开的方法?”刘庆问舒梁。

“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里的冤魂都离不开。”

“咱们又不是冤魂,为什么也到这来了?”政委问着。

“那不是他们想害咱们吗?”刘庆的回答。

“他们是谁?”政委追问着。

“。。。。。。”

。。。。。。


当所有人跑到大厅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酒楼一层的大厅墙面上,挂满了油画。

。。。。。。

每一张油画上都画得是一个人,男女老少都有,但都是中国人的面孔,大家七嘴八舌的看着四周的墙壁,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都感觉到这里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挤压着正常的空气。

忽然,人群中有人惊呼!

“看!李队长!”

。。。。。。


果然,其中的一副油画上,李队长的面孔赫然出现在画面上。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幅画,李队长的音容笑貌似乎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