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二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倪邱赶到了陕北的总部,多番寻找,总算找到了战神。

而战神一看见倪邱,也是格外高兴,他说到:“听说你回来了,你真是龙王啊,掉大渡河都淹不死你龟儿子,你龟儿子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哟。哦,有件事事情,我得给你说一下,你才带过来的那个团,国民党不给番号,我呢,只好把他们混编编进林师长的那个师里去了。自然,其实建制是没有打乱的,只是你的团长不能当,减一级,当副团长,团长空缺。你收拾收拾,马上随林师长有任务。”

林师长,那也是红军里特别有头脑善于打仗的一个将领。倪邱早就很敬佩这个黄埔的高材生了。只是,对于他,倪邱还没有任何的机会接受过他的指挥,很是一种不幸。现在好了,自己可以归属这个大名鼎鼎的林师长去建立回归红军后代第一功了。不过,他还是舍不得战神刘师长。而这个时候,他也才想起来他是来找刘师长发牢骚的,他突然大声喊道:

“不干,我不想当八路。我要当红军!”

“哦,吧红军改编为八路是党和毛主席决定的,你……”

“不是这个,我是说八路这个番号不好,过去是我在挂职当民兵队长的时候消灭过得福建的一个倒霉部队的番号。他们给这样的番号给我们,不是诅咒我们去打鬼子的时候也这样倒霉吗?”

“哦,哈哈、哈哈!”战神刘师长听倪邱振振有词地说了这样一嘴,很是好笑,他说:

“那只是名字,名字是没有罪的,数字更什么都不是。国民党的八路军是倒霉的军队,我们共产党不信这个鬼吹灯,就是要把这个倒霉的八路的番号弄成一个金字招牌。至于能不能成金子招牌,现在最关键的就要看能不能听从林师长的指挥,打好眼下最关键的第一仗了。林师长有头脑,是一个人才、帅才,你要好好服从林师长的指挥。他可不像你,是一个只会动武伯韬的老粗,他可是武将中的文人,很细腻的呢。这点,我可比不了。他得在他手下要小心翼翼,不要造次。你去可是代表我的面子哈。我们是兄弟,是老乡的哦。”

倪邱听刘师长还是叫他做兄弟,他说是代表他的面子去一一五师的,而且刘师长还在他的胸脯子上狠狠地拍了几拍,使得倪邱的心里暖洋洋的。他很愉快地区去了一一五师报到。一一五师是八路军三大主力之一。由红一军团、红十五军团及陕南红七十四师合编而成,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政训处主任罗荣桓,副主任肖华,参谋长周昆。下辖三四三旅、三四四旅及师直独立团、骑兵营、炮兵营、工兵营、辎重营、教导营,全师共15000人。而新添加进来的五千多人马只好叫做一一五师预备直属大营,算是副团级编制。士兵也算是预备役临时战时编制。自然,这个东东很别扭,谁叫当时的八路军还没有发明出独立团这个可以任意打破国民党编制限制的高招来呢?只好这样别捏着脸。

军队进行整编也不是一件小事,在整编完成,还要进行全师指战员的思想动员。他们很多人,到现在还哦想不开为什么不能再戴戴了那么多年的八角帽,而要戴上和自己作战这样久,是要命的冤家的军帽,好要叫他们的番号,行他们的军礼。指挥员和战斗员心里还没有完全解开疙瘩。这件事情几乎耗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二十三天半。在接下来,又用力两天时间来对全师进行集中演练和合成演习。八路军是浴血奋战打出来的经验,演练倒不是很大的问题。

在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二日电时候,一一五师接到上级的命令,说一股鬼子越过娘子关,向山西太原挺进而来,山西的土皇帝阎锡山决定在平型关至茹越口和雁门关的内长城一线阻击鬼子,把鬼子挡在太原城外。阎锡山非常诚恳地请求刚组建的其实有很强战斗力和作战经验的八路军协同作战。一一五师奉命前往。倪邱也在大队之中。

2.

在九月二十四日,倪邱跟随林师长来到了平型关。一一五师的师长、副师长、旅长、团长和倪邱这个唯一的副团长在平型关查看地形。倪邱在这个场面可是一个小人物,哪里有他说话的份,他也没有、心思去管其他,只是听师长把他们部队安排在那里,自己就认真查看那里的地形,算计如何埋伏、如何接敌、如何展开和继续进行战场动作以及最后如何结束战场和打扫战场。他甚至把抬尸体的、押送俘虏的和搬运武器辎重的部队的人选都给选好了。在倪邱的心目中,林师长就没有打过败仗。跟随林师长只有胜仗可以打的。倪邱很是兴奋和有点紧张地等待着战斗的来临。

二十四日的下午起,一一五师就已经可以确保敌人的坂垣师团的一部一定会在二十五日的凌晨或是上午很早的时候经过平型关一带。于是,设伏就早早地展开了。本来,林师长给倪邱的任务是担任预备队,要他们在战场的后方准备抬担架、送弹药什么的。但是,倪邱说民兵和游击队可以干这样的事情,他是正规军的副团长,千万请师长看在刘战神的面子上,让他担任一个方面的伏击。这个要求使得林师长抓了一会子的头皮,嚼碎了几粒黄豆,他说:

“为了确保口袋阵的稳固,你去现在的口袋的尾巴的位置外再加固一道封锁。鬼子的军力强,不是国民党的人可以比的。我和日本人打过交道,他们厉害啊。我们得十万分的小心,这可是我们新组建后的第一仗,兄弟,你是武术高手,带兵也在红军当过营长,还强渡过大渡河的,是一员虎将,我就把最后的担子压在你肩头了,你得把它挑起来。”

林师长本来是一个话很少的人,在这样事关重要的战斗面前,他竟然一反常态,给倪邱说了这样多话。这一则是给刘师长的面子,而就是他要对这个刚刚重返红军的又是带来的是没有什么训练的人马指挥员一个详细的交代,好让他明白扎紧口袋的意义和作用。使得他不可以随意任性。倪邱在红军也有点名气,但是林师长对他毕竟是很陌生的。不信任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了。倪邱对这点也是很理解的。他知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彼此新任,全无戒心。

红军的装备实在太差了。一万五千多人不过一万一千条枪,很多红军,哦,不,八路战士手里拿的还是梭镖和大刀。倪邱的装备在一一五师算是不错的,只是他的这个团的训练不足,人员状况参差不齐。而且装备也是万国牌的,整体的战斗力不强。于是,林总只好把这个团,还是一个五千人的大团,而在林总看来,他们五千人只算得二千的。打折得打多半儿。

倪邱亲自提了一挺轻机关枪,埋伏在一道坎子下面,他焦急地等待着战斗的打响。在打响前,他还是可以随意地咪一小会儿的。他的武功可以让他随时可以睁开眼睛睡觉。而睡觉充足是他的功力是否可以发挥正常的最重要的手段。他当初就是睡了一年多才练就了这样的奇门怪路的武功的。是故天竺密宗中的睡功。倪邱睡着了。

25日拂晓,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部及大批辎重车辆,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西进。7时许,全部进入第一一五师之伏击圈。前头的枪炮是可劲地响,而后面还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倪邱依然在打盹。他知道,要等到他的上一个口子都开始打响后,他的这里才有事情干。不过,很快,他就听见他不远的地方响起了枪声,鬼子的人马已经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倪邱全身兴奋起来。他要准备冲下山区,包饺子一样把残余的敌人都给杀干净、捉干净。

3.

来犯的鬼子是日军坂垣师团的一个战斗力很普通的运输大队,编制人员有一千二百三十人。在家留守的有二百零三人,余下一千零二十七人都随大队向太原大摇大摆地挺而来。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中国军队居然在丢掉娘子关天险后可以在这个平型关给他们一个伏击。真不愧是训练有素,这些运输大队的士兵,在遭遇这样突然的打击后依然不慌不忙,马上展开了有序地反击。一一五师连同预备队,一共二万人,像大炮打蚊子一样团团包围了这支千余人的运输队。

就是这样,占据了天时、地理的人和的八路军一一五师依然在付出了很大的牺牲,才逼迫这支运输队不得不一路向前逃窜。日军的战斗精神根本就不惧怕任何的牺牲,不计较任何的代价,他们的装备和单兵素养也是中国士兵的几十倍和几倍之高。尽管担任主打八路军战士几乎是翻雪山、过草地过来的精兵悍将,他们也在这样的日军面前付出惨重的代价。牺牲也是空前的,林师长的脸色铁青。他在战斗中始终没有说一句话,日军的战力虽然他早就预知的,但是一打起来,真实的日军战斗力还是让这个名将感觉到寒意和紧张。他心里暗忖,可能在尾巴上扎上的那道口子真是必要的啊。

一百七十多鬼子居然突破了一万五千多八路主力的包围,正在向倪邱的阵地摸过来。他们在战斗中也知道了,他们眼前的部队是新组建的八路军的一一五师,全军有一万五千多人。日军的无线电早就把这里的一切通报出去了。而现在,残余的一百七十多人明白,他们已经突围成功了。他们可以马上站在军功台上,大吹他们的一千余人是如何战胜号称中国军队之魂的八路军一万五千人铁桶包围圈的。他们是胜利者。

然而,一声枪响,倪邱的五千人像一群乱糟糟的中世纪的强盗,呼号着下山来了。他们没有一点战斗的章法,但是手中的家伙事还火力凶猛。倪邱自己手里提了轻机关枪,一阵地猛扫。很快,子弹就打光了。他就捡起地上的日军的战刀,这个时候的倪邱可是两眼血红,五千人像铁桶一样向那一百七十多人包抄过去。像大海里的波浪包围上一艘小舢板。小舢板吓得服帖了。但是,尽管气势被压下去了,日军还是在拼命地抵抗。而那些平时里欺负良善或是被人欺负的年轻农民,他们哪里真的见过打的阵仗啊。不过,他们看见他们的主心骨倪邱还在拼命地杀敌,他们也就精神百倍地不计死活地冲锋和掩杀了。

可怜啊,五千人死伤了二千多,这些都没有进入编制的士兵,在付出了二千多人的死伤后,终于干净、完全地消灭了这伙日军,他们的尸体一共是一百七十四具,全都呈现战斗姿势展开。尸体也在作战,这样的日军真是太可怕了。但是,这样的可怕的日军还是被我们中国军队全歼了。日军挺进陕西派遣军在很久没有收得无线电信号后,确认,这支运输大队已经全体为天皇尽忠了。他们脱帽默哀了三分钟。

林师长找到倪邱,紧紧握住他的手:“很好、很好,同志。”

参谋长告诉倪邱,八路军决定成立八路军独立团,靠挂一一五师和其它各师。这样,打破国民党的建制封锁就有玩的了。倪邱高兴极了。他被任命为一一五师第一独立团团长。彭副总司令亲自给授予的军旗。倪邱很是高兴。

4.

战胜了日军,号称不可战胜的日军,全体的中国人都感到了无限的高兴好欣慰。但是,下一场战斗又要打响了。倪邱奉命带着他的经过整编后三千多人的独立团向忻口方向开拔而去。

十月的天气,在山西,可真是微微凉爽的好天气。行军在这样的天气里,独立团经过十天的整编后,战斗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每个班排都充实了八路军的老兵进来。而一些不适合继续留在作战部队的人被裁剪下去充实了地方的武装。

日军自从占领了平津以后,又在淞沪拉开了大打的阵势,同时又在西路向山西挺进。忻口会战从八路军参战前的九月十一日就打到了十一月下旬。而这个时候,一九三七年的十月,正是忻口会战最关键的时候。阎锡山的晋绥军有点吃不住力了。他也知道,八路军虽然能征惯战,全军人马也实在太少了,不过区区五万不足。虽然他们还扩充了一些地方武装,但是那些人马的战斗力还没有提升到可以单独和日军主力开战的程度。所以,在山西,国民党前元老的儿子廖先生给阎长官一嘀咕,阎长官就答应可以在山西成立一支山西抗日绝死队。

但是,这支绝死队实在没有多少的武力。没奈何,上级就要求倪邱带着他的独立团去给这支绝死队充当最早的第一支主力部队,也就是种子部队。而只要立住脚后,再在山西扩大抗日的人民的武装,就可以更好地打破国民党的建制封锁。在倪邱的身后,一一五师的主力和一二九师的一部正在向忻口战场挺进。共产党的二万五千多实力强大的部队正向日军的侧翼迂回包抄。

在新成立的山西绝死队第一旅里,倪邱也是做了一个团长。他们的旅长是薄一波。这个充满机智和智慧的年轻人让倪邱看到了共产党人的未来的新的希望。他现在已经完全重新融入党的要求下了,对党的要求和方针是百分之百地服从和拥护。在被编入绝死队第一旅后,倪邱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求他解决忻口日军的飞机场。

在忻口,日军连夜连日赶建了一个秘密的机场。在忻口战场的上空,国共两党的军队在飞机的威力下,很是吃亏。但是,谁也拿飞机没有的法子。只有看见了飞机就躲。但是,打仗,躲哪里是办法呢?于是,一场战地诸葛亮会议在作战的间隙展开了。八路军的士兵和其他军队的士兵不同的是,就算是一个最低级的新兵,他们也很清楚自己是为什么打仗的,他们会在战斗中很自主和很独立地作战。他们会服从,在有领导的时候,他们会自主,在失去了领导的时候。在大家的意见没有定下来的时候,他们可以群策群力,在方针已经确定的时候,他们就坚决服从,虽然那个方针和自己原先的想法不一致,他们相信,上级的想法会更加的高明。

“飞机再厉害,、它也得下来趴窝。我们找到它们的窝,端掉它,不就万事大吉了吗?”一个新入伍的农村来的猎人士兵这样说。他的话被传到上级的耳朵里,很快,上级就决定下悄悄寻找那个秘密机场,然后给以坚决彻底地消灭的作战方略。而倪邱的部队就奉命担任了这个任务。

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而在倪邱的队伍里,那些人很多是深山里的猎户。他们很懂得观看禽迹兽踪的。在经过五天的缜密的侦查,终于在位于深山里的一个平谷地带的叫阳明堡的地方寻找到这个机场的蛛丝马迹。倪邱立刻派人进这个阳明堡实施各种侦查。他们不久前都是农民,不用化妆,很快,这些人又都是地道的农民了。很快,一套攻打机场的方案在倪邱的脑海中形成了。连夜,一个骑兵就用口信的形式把方略汇报给一一五师的师部和绝死队的旅部。倪邱的这个独立团是双重管辖的,他有两个领导。夜袭阳明堡的战斗就要打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