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惊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在收到织田少佐关于和县的战报后,一藤和德川正在召集部下,研究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一个参谋军官报告道:“据我们的情报得知,占领和县的这支部队正是先前和我们在平城之战中交过手的54师一部,而该师的师长并没有被国民政府执行枪决,这一次行动就是由他带领的。据织田少佐的汇报,这支部队在他们发起对和县的战斗之前就已经带领县里的居民,撤离了该城。据空军侦察和和县周边的部队的汇报,有一支部队现在正在向辽城方向快速前进,据我们判断应该就是从和县撤离的中国军队。现在织田少佐和其它周边的友临部队正在对这支部队进行围堵追击。”报告完目前的战况后,他笔直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听到王文不仅没有死,而且还带领着部队打到自己家门口的消息,所有在坐的日军将领,都有些坐不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一藤,等着他下达出击的命令。

一藤和德川对望了一眼,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关东军本部有什么指示吗?”一藤看着另一个军官问道。

那个军官一下站起来,说:“据总部分析,目前中国军队的行动目的已经很明显,他们的目标显然是要和我们争夺辽城,极有可能是为中国军队的后援部队打开进入东北的通道,所以总部命令我们向辽城地区增兵,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支军队。”

“这样的分析有什么根据吗?”一藤缓缓的问。

“对于中国军队的这一次行动,虽然中国政府声称54师已经被撤消了番号,在平城被收缴武器,就地解散,但是对于中国军队主动进攻的行为,关东军本部认为这是一次有组织的大规模反攻的前奏,而这支部队做为前锋,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使命。在和县的前方,一共有我军三个重要的目标:辽城,杨县,和望川。其中任意一个地方受到攻击,都会对我军的行动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那个军官指着地图说到:“杨县和望川这两个地方都是我军的前线的粮食储存基地,但是离和县的距离也最远,即使中国军队攻击这里,使我军的粮食供应受到影响,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向这里的中国人就地征粮,补充我军的不足,因此对战局影响不大。为保险起见,总部已经加派部队守卫这两个地方。所以这两个地方受到的威胁基本上已经被解除。”

在坐的军官听了都点点头,表示赞同这样的分析。只有一藤和德川没有任何反应。德川安静的看着地图,一藤望了那个军官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军官看着地图继续说到:“辽城为连接东北和华北的陆上通道,要是中国军队占领了这里,就能切断我华北前线和东北的联系,处于孤立无援的华北前线就有被中国军队的优势兵力消灭的危险,而一旦中国军队重新掌控华北,那东北地区,也将受到巨大的威胁。对于这场战争来讲,辽城的归属将是整个战局胜败的关键点,再加上中国军队在撤离和县后,向辽城方向挺进,所以总部认为,中国军队准备攻占辽城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就是因为这样的战略企图太明显了,才使人不得不怀疑!”德川看着地图,缓缓的说:“这支部队,从平城出发,一路上隐蔽前进,进行了这么远距离的行军,躲过了我们侦察,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劲,最后却莫名其妙的攻占了和县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战略价值的地方,要是他们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攻占辽城的话,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个地方引起我们的注意,而是应该直接对辽城发起进攻。而且,在明知已经被我军的优势兵力包围后,还这样明目张胆的继续向辽城方向前进。难道他们真的认为,在其战略意图已经被我们觉察的情况下,凭这样一点兵力,在我沿线各部的包围堵截下还能占领已经被重兵守卫的辽城,这和送死有什么分别?”

“对您的这些担心,总部也有考虑。”那个军官看着德川继续说道:“从平城到和县中间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沿途还部署有我大量的兵力。这支部队远离后方,进行了这么远距离的行军,一定会轻装前进,而为了躲避我军的侦察,所以他们一路上都得不到任何的补给。因此总部判断,他们之所以会攻占和县,完全是为了要补充已经消耗殆尽的物资,为他们的下一步计划做必要的准备。至于您说的第二点,总部认为,这支中国军队之所以会攻占和县这个毫无战略价值的地方,目的也就是为了掩人耳目,想要尽量不惊动我们,使我们难以觉察他们的真正的意图。从他们将和县的居民全部迁出县城这一点上看,他们很有可能是准备将这个地方作为容纳后续部队的前进据点。但是另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我军会这么快的就对和县发起了攻击,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想象,在这种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他们只有希望在上次的平城之战一样,拼尽全力,攻占辽城,然后固守待援,才是唯一的出路。”

“那你说的中国军队的后援,现在在哪里?”德川继续问道。虽然听了那个军官的分析,他不得不承认总部的考虑还是很有道理,但是总觉得有什么让自己放心不下的东西。

“虽然中国政府已经和内阁达成了停战协议,但是在协议正式生效之前,仍然可能出现变数。即使现在还没有明确的侦察到有其它中国军队的向这一地区增援的迹象,但是国民政府的精锐76军没有照他们预定的计划退回北平,所以总部认为,他们有进一步行动的可能性很大。”那个军官回答道。

听他这么一说,现在在座的每一个军官都认为关东军本部对中国军队战略意图的判断肯定不会有错了,坚信辽城肯定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所有的人都看着一藤,等着他下达增援辽城的命令。

一藤环视了周围的军官一眼,缓缓的问到:“诸位今天都看了情报机关发回来的关于中国政府军队在剿共前线的最新战况了吗?”对于这样的问题,所有的人都感到很吃惊,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讨论的东北战事和中国政府的剿共战争有什么联系?大家都看着他,没有说话。

“那又有谁知道今天中国国内的米价是多少?”一藤故意装的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一问,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无比的吃惊,要是刚才的那个问题,还跟战争有点联系的话,那现在这个问题,跟他们现在正在讨论的东北战事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大家都不明白:都到了这样的时候了,一向严肃认真的一藤怎么还有心思和他们拉家常。”

这个时候,只有德川听懂了他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

一藤望了德川一眼,然后又把目光移向在坐的军官,缓缓的说:“到昨天为止,中国政府的剿共大军,一共已经损失了4个师的兵力,而且在共产党武装的顽强抵抗下没能再向前前进一步。所以中国政府的耗尽全国之力进行的这战争,暂时还不会结果,甚至还会有长期化的可能。所以中国政府在军事上已经没有能力再东北有什么动作。”

一藤拿起一份文件,说:“这关动军情报科有关中国国内最新的情况报告,上面说,上次在上海地区和我们交手的国民政府第十九路军,由于不满中国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在调防福建后,其军事主官蒋光鼐,蔡廷铠已经通电全国,在福建成立政府,宣布独立,并和中共建立了联盟般的关系。受它的影响,中国其它地方的军阀也是越越欲试。就在政府军在和中共的军队博杀的时候,这样的消息无疑是,又往中国政府的心口上插了一把刀啊!”

所有的军官听他这么说,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一藤笑了笑,继续说道:“这几年来,由于中国国内的军阀混战,和中国政府进行的断断续续已经持续了好几年的反共战争,使中国的农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加上天灾不断,水患横行,农业歉收的情况非常严重,粮食的价格一直就居高不下,更是受到前线战况的影响,使粮食的价格一再上涨。中国国内的粮食已经不够吃了。就在中国昨天的报纸上有一则报道说:‘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长宋子文先生已经从美国争取到了一笔贷款,买回了一批美国农产品以解国内的缺粮之急。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政府的军事力量显得捉襟见肘;在政治上已经是自顾不暇;在经济上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根本没有余力再支撑一场和日本之间的战争。所以,我可以很自信的告诉各位,中国政府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挑起和我们之间的战争。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是很明显的是,我们眼前的这支部队,既不是什么中国军队大举反攻的先锋,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后援。”

听完一藤的分析,所有的军人都为他这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总括全局的战略头脑所征服了。看着众人惊叹的目光,一藤淡淡的笑了笑:“以前大家都认为,作为一个军人,只要能懂得在战场上如何指挥士兵冲锋陷阵,斩将夺旗就是一个优秀的将领,但是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一场战争胜败的关键,不仅仅只是在战场上决定;国家之间在政治,经济,科技方面的较量,也同样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存亡。在平城之战中,中国军队在战场上得到的胜利,却最终输在了谈判桌上,恰好说明了这样的道理。

“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一藤大声的念叨着一句中国古文,看着所有人惊疑的目光,缓缓的说:“这是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说的关于怎样评判优秀将领的一句话,在此送与大家,与在座诸君共勉。只有文武双全的将领,才能带领士兵,为我大日本帝国带来战争的胜利。”

所有的军官听到这句话,都信心满满的高昂起自己的头,大声的回答到:“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