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长城杯>当爸爸的那天起(二)

降临篇

孩子在五个月左右的时候就开始动了,我第一次看到孩子是在陪妻子去做B超的时候,在医生的指点下,我看到了孩子的头部和胳臂腿,看着孩子的心脏有力的在跳动,我的心情好激动,这就是我的孩子啊,我不会看是男是女,医生也不给说,不过我根本就不在乎生的是什么,只要是孩子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强,这是在孩子没有出生前我的唯一愿望。妻子也很想先看看孩子的样子,可怎么也看不到,看把她急的。我有时间的时候就会靠近妻子的肚子和孩子说话,她好象听的懂似的,有时候用小脚蹬蹬她妈妈的肚子,能够很明显的看到孩子的小脚,特别好玩。有时候的动作特别大,就好象在肚子里跳舞,妻子就躺在床上看着肚子的变化。妻子也经常坐在家里听音乐,据说这样可以培养孩子的听觉能力,我想是有可能的,因为有时候孩子在肚子里闹了一放音乐就立刻安静下来,可要是音乐一关掉就又马上不老实了。


等到时间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我们就去找医院,主要是找条件好点的,服务质量高点的,因为孩子将在十一月底降临,怕把孩子给冻着。经过几天的分析筛选,终于选定了一家,这里的服务特别到位,医院里干净整洁,给人感觉比较舒服。那个时候要出生的孩子相当多,怕到时候没床位就提前两个星期住了进去,不过也就是白天去转悠一下,和别的孕妇交流交流,看看我们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晚上还是回到家里住。那个时候我们是尽量的去多了解一点情况,怕等要生的时候还有没准备好的事情。这时候的妻子特别的能吃,一天要吃上十顿饭,就这还一直叫喊着饿,我几乎是住在了厨房里,精心的准备各种吃食来满足她的需求。那时候她比皇上还皇上,我可是惹不起她,要是稍微有点怠慢,我母亲和丈母娘就象是批斗四人帮似的教训我。我没有过任何的怨言,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妻子和孩子,他们也怕有个什么闪失。


离预产期还有一个礼拜的时候正式住进了医院,在做B超检查的时候医生可是把我吓坏了,说我们的孩子是脐带绕颈,必须要做刨腹产手术才能够顺利生产,一时我们都没了主意,我跑到另几家医院咨询,他们告诉我说现在为了保证出生率,一般医院都是要求刨腹产,因为这样成功率很高,往往把没必要做刨腹产的也做了,我这么一听放心不少,不过处于安全考虑,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刨腹产,这样母子都会安全许多。我们病房的另一个孕妇也和我们是一样的,他们说就算医生没有要求做刨腹产,她们自己也要要求,她说这样一是为了安全,二是为就减轻痛苦,说的还挺夸张,能有那么痛吗?看来和我了解的情况差不多。我时时刻刻陪伴在妻子左右,生怕孩子提前到来或是妻子有个什么闪失,就这么在医院等待孩子的降临。


在预产期的头一天下午,医生告诉我们说明天准备手术,妻子到底胆小,吓的抱着她妈直哭,我们都只好安慰她,那天晚上妻子都很晚了才睡,一直拉着我和她说话,就好象生离死别似的。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我还是能够理解她此时的心情。我给她说了许多安慰的话,好不容易哄的她睡着了,我想;将来我就要这样的去哄孩子睡觉啊!近十二月的天亮的比较晚,快七点了才完全亮起来。


公元二00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农历十月初八)上午十点,医生将妻子推进了手术室,我们都在门口翘首期盼着孩子的降临,我非常紧张,不停的在楼道里走来走去,一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我看到医生抱了个孩子走了出来,急忙凑上前去看,这孩子怎么这么丑啊?我都不忍心看了,医生在喊叫着“XXX的家属在不在?”我一听这不是我的孩子啊,谢天谢地!由于紧张,我都忘记了同时还有别的孕妇在生产。十一点五十八分,“XX,XX的家属来了没有?女孩,五斤八两。”医生在手术室门口叫着妻子的名字,我们一家都往过凑,哈哈,我的感觉就是准,说是女儿就是女儿。母亲从医生的手里接过了个孩子,这下没有错了,这是我的孩子,当时我的心情极其激动,手有些微微颤动。从母亲的怀里很小心的接过孩子,还好,比刚才的那个漂亮许多,就是好象刚从糨糊里爬出来,浑身上下都粘乎乎的。女儿闭着眼睛,红仆仆的小嘴一动一动的,象是在找吃的。母亲接过了孩子去给孩子洗澡,我问了问医生妻子的情况,得知她还要休息一会才可以出来,便在门口等着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