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美国一些媒体广泛报道和议论发展中国家大面积兴起和美国的困境,同时十分关注俄罗斯新总统梅德韦杰夫“进取性外交”的动向。它们几乎普遍承认,“美国病了”,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地位已相对衰落,“单边主义”已是明日黄花;它们几乎也比较一致地认为,如今的俄罗斯开始“牛”了。对梅德韦杰夫要求俄罗斯外交应该更具“进取性”,它们尤其神经过敏,感到不安。


去年,普京在慕尼黑全面批判美国单边主义外交及其危害后,美国曾给他戴了一顶帽子,叫做“俄罗斯的帝国冲动”。最近,俄海军舰艇恢复在北冰洋水域的巡逻活动,它们又联系到俄罗斯去年先后向地中海派遣航空母舰,恢复远程轰炸机巡逻,给俄罗斯扣上一顶新的帽子———“更具进攻性”的“俄罗斯新的沙文主义”。


那么,事实到底是怎样呢?近日,俄罗斯最新的“外交政策构想”做了很好的回答。


这一“构想”除了国际公认的、一般大国都会追求的“确保国家安全,捍卫和加强主权及领土完整”以及“提高国际威望”外,主要有以下一些政策取向和特点:


一、“构想”在深入批判“单边行动战略”的一系列危害的同时,倡导多边外交,希望联合国在调解国际关系和协调国际政策方面起核心作用。


二、“构想”认为,俄罗斯同美国“具有巨大的互利合作潜力”,俄罗斯愿与美国开展协作,并希望有效利用现有协作机制;俄美关系必须步入战略伙伴关系状态,本着相互尊重的精神解决分歧。俄罗斯还主张与美国达成裁军和军控方面的新协议,加强在航天、反导、核不扩散等领域的相互信任。


三、“构想”明确反对北约东扩和美国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的计划,宣示俄罗斯将竭尽所能阻止北约东扩进程和美国的反导计划。


四、“构想”强调要努力构建睦邻关系,特别是加强和巩固俄罗斯传统利益和影响所在的独联体,以及发展俄中印三国和“金砖四国”关系的重要性。


五、“构想”还主张促进建立公正和民主的全球进程,在国际法的基础上“集体解决国际问题”,共同应对“真正的威胁”。


从“构想”的这些战略取向和政策主张,人们似乎看不出什么俄罗斯的“帝国冲动”。相反,看到的倒是几分“顺应时代潮流”的愿望。至于梅德韦杰夫所谓的“进取性外交”,除了俄罗斯因为综合国力的恢复和提高、现在“底气十足”外,似乎有很明显的针对性。梅德韦杰夫显然继承和发展了“普京外交”,用他最近对俄罗斯外交人员的讲话来说,那就是俄外交应该争取主动,不能让美国继续挤压俄的战略空间。如果设身处地替俄罗斯想一想,美国近日同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已经逼到了俄罗斯的西大门口,俄罗斯岂可“熊”在那里无动于衷?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对俄罗斯上述那些不恰当和不公正的评估呢?说穿了,一是霸权思维作怪;二是冷战思维作祟。


俄罗斯一位著名学者私下对我说,美国总是以老大自居,瞧不起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希望俄罗斯永远“熊”下去,做它的“小伙伴”。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俄罗斯并不是什么“死骆驼”,而是有巨大潜力的“牛”。它现在充满了活力,希望和平、发展和合作,希望有一个更加公正和公平的世界秩序。俄罗斯的要求是很务实的,但如果美国不放弃霸权和冷战思维,俄罗斯必须自己去努力争取。笔者以为,这是对“俄罗斯牛了”以及“俄罗斯帝国冲动”很好的回答。(外交笔会 王嵎生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