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上校”的遭遇

白得空间 收藏 8 332
导读:男教师五十年代末被错划为右派,文化大革命时又被升格为特务,历尽磨难,拨乱反正时得以平反。

小时侯,我家附近有一位姜姓男教师,高高的个子,白净的长方脸面孔,英俊中略显文弱,业余爱好读书、拉小提琴和听电子管收音机(后者险些要了他的命)。据说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期,姜因年轻气盛敢提意见,因而在反右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此后,姜被开除工职,遣返回乡务农,时年约二十六、七岁,已婚,有一女儿。文化大革命前,姜的家中又添一男一女。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姜由于是右派,理所当然的被揪斗批判,但是,因其地位低下,“错误”不是太严重,所以,他并不是主要的斗争对象,在运动初期仅请罪罚站而已(老家俗称:陪决)。由于日日如此,姜每每回家都甚感郁闷无助,故多与一部电子管收音机为伴。电子管收音机这种东西当时俗称戏匣子,除了在电影里,我们那里当时并不多见。

夏日某一晚上,姜在接受完批斗教育后,回家继续收听广播。时间过去不久,因夏夜炎热,电子管收音机超温,收听效果不佳,他只好把机匣打开散热,让内部电器件外露收听。不幸的是,被一偶尔路过的,“不明真相”的革命群众发现,以为这个奇形怪状、灯光闪烁的东西是电影里见到的电台,旋即把情况报告给生产大队的所谓的革命组织。“革命组织”当然不敢怠慢,马上就派民兵奔赴姜家将其拘押。经“革命组织”有关人员连夜突击刑讯逼供,姜被迫承认自己是国民党特务,职务是上校发报员(级别也太高了,也不知道是那部电影里的军衔让他记住了,还好,没说成是中将发报员),“革命组织”于是将此案迅速上报给当地的县公安局。

次日,县里几名公安人员在市里一名邮电局的报务技师配合下,带着一部电台发报机,来到拘押姜的大队部进行复审。报务技师首先写了几组密码数字,让姜用电台给拍发出去,他也就非常认真的(不认真的话,“革命组织”可不是吃素的)滴滴哒哒乱敲了一气。经报务技师和公安人员现场鉴定,姜根本不具备报务人员最起码的业务技能和行业素质,再者,在建国以前,姜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如果他能当上国民党特务的话,似乎情理不通。综合其它因素,上级部门决定撤案走人。

在那个动乱年代有错抓的,可没有错放的。在上级办案人员走后,“革命组织”继续进行刑讯逼供,终于迫使姜承认偷听过敌台反动广播了事。而先前的国民党特务称号根本不予纠正,“现行反革命”的帽子也理所当然的戴上了,姜的“上校”外号也叫上了。事情就是如此的可笑,三天时间内,姜从一个右派分子变为国民党上校,继而又“摇身一变”,成为“现行反革命”了。自此以后,“姜上校”悲惨的一段日子开始了。

首先,所谓的革命组织把大队部附近一个四面透风,上面漏雨的窝棚作为姜上校的关押处,由民兵轮班值守。因不堪阴雨、酷热、蚊虫及人为虐待,“姜上校”曾“畏罪”逃跑过一次。我记得那几天下着小雨,全大队的人漫无边际的日夜拉网搜索,山间田野里冒雨蹒跚挣扎,泥泞中好不狼狈,以至数天内是怨声载道,骂声“响彻云霄”。几天后,因姜的一位“大义灭亲”的亲姐夫举报,他又被缉拿归案。这下“姜上校”可更惨了:镣铐24小时全套上身,走路都很困难。

我当时只有5岁左右,居家距离队部及“姜上校”的关押处不过100余米,每逢上面有最高指示或又揪斗走资派、四类分子什么的,我们这些小孩都会跑去队部,因为又有好戏看了,那就是打人、斗人,“姜上校”当然也要跟着遭殃。

此前,在驻军俱乐部放的电影里也见过打人,可那都是坏人拿鞭子打好人,而我们当时所见到的,却都是好人打“坏人”,并且打的更狠。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里,处于偏远地区的人们由于愚昧无知,似乎对有文化的,并且犯过“错误”的人特别恨,批斗起来,也特别狠。初期,我们在批斗打人现场也有点害怕,可时间长了,我们也习惯了,非但不害怕,胆子稍大一点的孩子甚至还拿起小石头跟着打,我们这些胆子略小一点的孩子们就跟着起哄。

乱哄哄的几年过去了,大约在69年秋季以后,“姜上校”基本上不挨打了,改为挂牌子、戴高帽、游大街等。生产队晚上开会时,“姜上校”也不怎么挨批斗了,只是没有发言权,还得干点不影响会议的如搓草绳子等农活。他当时不挣工分,每年队里给50元生活补贴,而挣工分的社员则可拿到100-200元。

此后,又经历了9.13事件、批林了批孔运动、反击右倾翻案风等,“姜上校”幸未受到冲击。虽看似“姜上校”经常有胆战心惊之嫌,然业已麻木,甚至对76.10.粉碎“四人帮”也未有任何感觉,他没想到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他的好日子也要开始了。

我与“姜上校”也有过交谈,我只记得是一天中午,我两个躺在生产队的草堆上,边晒着太阳边唠嗑,因他是“四类分子”,他只能在音乐方面谈了一点,还只是关于小提琴方面的。我当时是中学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小提琴手,师从于市内少年宫低年级小学生(惭愧!),晚上回家谈及此事,遭到了父亲严厉训斥,警告我不要再与阶级敌人打交道。

印象当中,“姜上校”是个很有教养,很有知识的人,毫无张狂和傲气,几近过分谦虚,许是自身背景、时代和岁月造成的。

87年夏,我回老家的乡政府所在地办事,去一店铺购物时,偶尔见到了”姜上校“的大女儿,已婚,一个自谋职业者。她比我大5岁左右,彼此尚有印象,交谈之中谈起了她的父亲-----姜几经周折,平反补发了工资,内退继续务农,其未婚子女均安排就业,也算是有个好的结果。但是,不到60岁的姜上校还是不敢乱说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