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2/


眼见煞气大起,夏红酥和黄腾飞毕竟是血肉之躯,几乎不能忍受住那极其阴寒之气,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一样,呼吸都困难了。五脏六腑似乎要裂开,手脚发抖,嘴唇瞬间变得苍白,眼球仿佛被头脑内的气压得要突出来!


下钉子没有想到这煞气夹杂着狐妖炼成的阴体冲体至寒阴气,这对他虽然一时没什么作用,可对他们俩个凡人体质却是致命的!捏起的手印本来要对付狐妖即将打来的招式,只好马上双手翻花化出了一个光环,把身后痛苦的两人用淡黄色的金刚罩套住!


一进入金刚罩,两人身上的难受劲马上消失了!刚才体内又冷又冰,五脏六腑万马奔腾的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一击而碎,取而代之的是仿佛暖阳射在身上一样的暖意。体力恢复,精神也随即好了起来。


这瞬间,狐妖一声厉号,一股黑紫之气脱离了老妇人的躯体,化作一个几乎是半透明的人形,躯体上黑云笼罩,体内无数黑色的阴煞之气如蚯蚓般来回流窜。


狐妖高声叫道:“有形无形,如影随形,形神聚集,化作阴灵!看招!”


一股黑气化作一只五行巨拳碰地一声落在小钉子胸口上,震得他一口鲜血喷出,人也向后倒去!


“小钉子!”夏红酥和黄腾飞惊叫一声,黄腾飞伸手接住倒下的小钉子,把他拖进金刚罩里。


“小钉子,你怎样?!”夏红酥用手绢擦着小钉子嘴角上的血渍,一边哭着急切地问道,“你怎样?不要吓姐姐!”


“姐姐?!”黄腾飞心里纳闷,只是没有时间想。


面前的狐妖身形忽大忽小忽明忽暗地,体内的黑色蚯蚓气流蹿得更加厉害了!她大吼道:“以我无形,攻彼肉身!着!”她双手高高扬起,半透明的头颅向后仰着,从门外便涌进来一阵飓风,飓风中夹杂着许多柳叶,细嫩的柳叶仿佛铜铸了般闪着寒津津的光叮叮当当地在风中铺天盖地地向金刚罩削下来。


一阵乱响,金刚罩依然如铜塔般毫无破绽地伫立着保护三个人。罩外掉下来的柳叶,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地上垂死挣扎几下,随即变得枯黄焦黑便不动了!


“你这个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啊!”那阴体用尖声笑着,仿佛从地狱传来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可惜你还不是老娘的对手!柳林白骨,听我号令,急冲!”


阴体意念起处,只听得地板,墙壁,土地和外面都在震动!房顶忽然间从中间裂开,然后轰然倒下,成为一堆废墟。头顶上的天空灰蒙蒙一片,早晨还在的太阳已经被密布的乌云遮得严严实实!


随着地表地震动,“哗啦、、、、、、”一声,一个白白的带着泥土恶臭的脑壳顶出木屋地板,两只空洞的眼睛暂时不适应光线,缓缓的左右摇头,然后脖颈处也钻了出来!“哗啦!”它的两只手从地板破木而出,尖如钢刀地白骨手指撑着地面一个用力便整个身体都钻了出来。


随后,更多的骷髅从地下钻出来,屋子的木地板被破坏得不成样子。还有很多骷髅,有的甚至肢体不全,全部朝着金刚罩走去。


骷髅被自己拱出来的一堆堆木屑绊倒,摔去半个身子,或者一个胳膊,一条腿,依然不管不顾地朝前赶,好像前面有个聚会,大餐正等着他们享用似的!


“哎呀,好痛!”小钉子缓过一口气来,一眼看见夏红酥桃子般红肿的眼睛正关切地看着他,心里好一阵感动,抬手擦掉她脸蛋上的泪,道,“我没事,不要担心!”


黄腾飞此时正紧张地盯着越来越靠近的骷髅,眼角瞥见了小钉子的这一亲昵的举动,看看情真意切的夏红酥,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不愿意。


“骷髅阵!”小钉子轻蔑地笑道,“老狐狸,就这几个没头没脑的骨头架子也想要破我的天罡气金刚罩?!你以为我们龙族都是吃稀饭长大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阴体狂笑道,“别逞能了!你被我的阴煞气打到吐血,我还能怎么看好你呢?!我的骷髅阵可不是一般的,我用百婴的生灵之血炼成生生不息地骷髅,破你的金刚罩是时间的问题!”


“龙族?!小钉子你是龙?!”黄腾飞和夏红酥不约而同地诧异道!


“哦,想玩骷髅海战术啊!那好吧,小钉子我奉陪到底!不灭你这老妖狐,我也没什么混头了!”小钉子咬着呀忍着胸口剧痛坐起身子,盘了佛莲花,示意他们两人也跟着盘了起来。


此时,骷髅们正前仆后继地冲向金刚罩,一冲之下便粉身碎骨,后面不怕死地又一头撞上去,一时间,金刚罩外好像被粉包打了一样。


金刚罩虽然没有破裂,但已经出现了摇晃震动。小钉子在内连忙聚敛气息,只是一时气息游走太快,难以归纳。心里暗叹道,丢了龙角就是不行!自己陪一命也就罢了,要是还害了红酥那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没想到这骷髅还真厉害!金刚罩的震动越来越剧烈,小钉子聚气敛息的最后关头,一只骷髅手指竟然敲开一个裂缝插了进来。


眼前的窟窿手指突然出现,夏红酥急切中抽出随身匕首削了过去,这节手指削了下来,可那东西动作快的没法说,换了另一只直插向夏红酥的眼睛。


“嘿!”黄腾飞大叫一声,挡已经来不及了,便抱着夏红酥一躲,硬是用后背挡住那伸入的瘦子,被它结结实实地插进了肩胛处!


钻心地痛让黄腾飞忍不住呻吟一声!夏红酥从他怀里出来,眼前的一幕竟然让她头皮都麻了!


那骷髅手指插入黄腾飞一指头深,他那鲜红的血液正在顺着骷髅手指往外流,浸染了整个手指,正在向掌心蔓延!夏红酥甚至听到了汩汩地吸血声音!她心里痛得要命,发了疯似的用匕首削下那手指,甚至在裂口出狂舞匕首砍啊砍!


“苏弟!”黄腾飞咬着牙拉住陷入疯狂的夏红酥,“不要这样,我还好!”


“黄大哥!”夏红酥扔了匕首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好啦!”情急之时,小钉子聚敛了足够个气息,霎时间翻出数个手印,在金刚罩前面一圈用了碎裂印,前面的所有骷髅顿时被一股刚硬地冲击气震得粉碎!


“黄大哥,你伤口的断指必须取出来!”小钉子看到黄腾飞的后肩胛还在汩汩地流血,马上想到那骷髅的手指,“这是狐妖用婴儿血炼得骷髅,嗜血成性!它能吸干你的血然后自己再造身躯,用你的血肉培养自己的血肉!”


“啊?!”夏红酥听得魂儿都飞了,马上找了匕首,划开黄腾飞的衣服!只见那只断指已经深深没入他的肩胛,血液往外流得像小溪。


夏红酥颤抖着举起刀子,眼见在自己心上人身上动手,实在心疼!可是不动,那会要了他的命,只好银牙一咬,刀尖划住了他的伤口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