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六天 倒数第六天,24: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六天,24:00之前。


舒梁低下头,借用微弱的光线,去看政委的双脚。

光线很暗,舒梁手中拿出了手机,按亮了屏幕,手机的光亮向下照去,隐约中,看到政委的右脚只穿着一只袜子。

没有鞋。

。。。。。。


刘庆和政委之间的谈话,并没有能使得舒梁产生什么感觉,一来是因为他们说的舒梁都已经知道了,二来是因为舒梁发现政委的右脚上没有鞋,他在仔细的判断政委的模样,主要是从侧面盯着政委的瞳孔。

政委的声音没有什么变化,说话的语气也和平时一模一样,戏谑中带有一些调侃。对于马志的死亡,大家都感到非常遗憾,对于政委出现在车里和这里,大家也都感觉到非常疑惑和不解。刘庆说起了,前天在分局停尸房楼道里,看到的那个无瞳怪人伪装的政委,因为大家怀疑刚才车子里的那个政委也是无瞳怪人伪装的。但是,只有舒梁发现了,现在眼前的这个政委,他的右脚没有穿鞋。

也许,车子里的那只鞋还在后座上呢。

舒梁想到车子的后座,忽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一样的喊道:

“哎呀!车上还有我的东西啊!”

刘庆和政委听到后,问:

“什么东西?”

“昨晚上的,殷月给我的日记,说是只能在烛光下才能看,别的地方不能打开,我放在车子里了。”

“那怎么办?”刘庆问道。

“不知道,这里是玄灵村,车子又没有在这里。”

“我们回去!”政委的话倒是很简单。

“我们怎么回去?”舒梁很着急,他怕那两个本被别人看到,随意的打开。

“我们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回去。”刘庆说这话的时候,抬头四下找着出路。

周围太黑了,以至于失去了方向感,来的时候,是推开了那间包间的门,而此时哪有什么门啊?四周都是地狱般的死寂,即使大家都不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也不难把现在的环境和地狱联系到一起。

三个人慢慢的向反方向走去,政委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刘庆紧紧的跟着,而舒梁却总是刻意的和政委保持着一段距离,他想告诉刘庆政委没有穿鞋的事,但是四周太安静了,他怕政委听到。总之,三个人保持着一种看上去似乎是恒久不变的距离和节奏,在漆黑一片的未知地带穿行着。

。。。。。。


“我的鞋呢?”政委忽然发出了疑问。

刘庆听到后,下意识的看着前面的政委脚下。

“什么,你的鞋没有了吗?”刘庆也忽然的想起来,下车时看到政委的一只鞋留在了车子的后座下面。政委这么一问,倒使得刘庆也感觉到一丝怀疑。

“我的鞋怎么少了一只?”

“。。。。。。”

“。。。。。。”

沉默,没有回答。

刘庆和舒梁停下了脚步,不再向前。

政委也驻足在原地。

。。。。。。


黑暗中的玄灵村。

其实舒梁他们没有发现,也许是他们没有精力去发现。玄灵村的每一个夜晚都是不同的。第一天的玄灵村,是舒梁苍黄间坐着出租车来的,他在车上看到了殷月之后就像睡去了一样;第二天的玄灵村,是刘庆和舒梁从网吧里出来的时候,穿过了树林的玄灵村;第三天没有来,第四天的玄灵村,是刘庆和舒梁分别经历着各自的恐怖玄灵村之旅,是一个以奔跑为主题的夜晚;今天的玄灵村则是彻底黑暗的玄灵村。

之前的几次,这里即使再如何如何恐怖,也是能看到东西的,至少可以看到神秘的树林、低矮的灌木、还有小洋楼,甚至还有小洋楼里的灯光。而今天的这里,几乎就像一个人在黑夜中被浑身上下裹上了厚厚的黑布,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舒梁甚至会想象,会不会在漆黑中迎面走来的无瞳怪人自己都看不到,直到和无瞳怪人迎面撞上才能发现。至此,舒梁总会不寒而栗的抖动几下。

。。。。。。


三个人僵持在原地。

“你们俩怎么了?”政委非常不解。

刘庆其实在利用这段僵持的机会判断政委的真伪,判断的依据其实不少,包括政委的说话声音、语气、走路姿势、甚至是体味儿。

“我们刚才下车的时候,车上的您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只鞋在车后座下面。”刘庆试探的用陈述句来回答政委的问题。

这次轮到政委不说话了。

这是为什么?现在政委的脑子里很乱,听刚才刘庆描述的整个过程,他初步判断一定是无瞳怪人幻化成了自己的样子,把他们引诱到玄灵村来,甚至政委还做出了更加细致的判断,幻化成自己的那个无瞳怪人没准儿自己见过,在车里的自己其实就是无瞳怪人,因为现在自己的瞳孔好端端的在眼眶里转动着,即使最后的记忆是冲进急救室的一刹那眼前一片刺眼的光亮,双手捂住了眼睛。

当发现自己的右脚上没有穿鞋的时候,政委本能的反应就是落在刚才摔倒的地方了,可是听了刘庆的话,政委几乎产生了幻觉,甚至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无瞳怪人了。政委抬手使劲的揉眼睛,以确认自己的瞳孔是否还在眼眶里。

“您没事吧?”刘庆的第二句话说的很模棱两可。

“我有什么事?”

“政委,你的脚冷吗?”舒梁问着政委。

“当然啦,这是十一月份啊,就一只袜子,能不冷吗!”政委习惯性的抱怨着。

政委的抱怨似乎使得舒梁轻松了不少,他在试探政委,舒梁在想,人是怕冷的,没有鞋一定脚会冷,而无瞳怪人呢,应该不会有冷热的感觉吧。

刘庆也听出来舒梁问题的含义了。

“政委,要不你踩着我的皮手套吧?”刘庆从裤腰带上拽下来一副皮手套,递了过去。

“这玩意儿怎么踩啊,拉倒吧,我忍忍,还是快点找着出路吧。”

政委转身继续向前走,刘庆看了一眼舒梁,隐约中看到舒梁在笑,自己也笑了笑,继续走。

舒梁的确是在笑,他笑是因为基本确认现在眼前这个政委是正常人,不是无瞳怪人,他们找到了政委,所以心里感到很安慰和很高兴。

但是,就在一秒钟之后,舒梁却笑不出来了。

因为。

舒梁一直伸在外面的手,他自己一丝寒意也没有感觉到。

。。。。。。


与此同时。应该是与此同时吧。

老板和好几位警官站在包间外面,面对着敞开了的门,久久的不敢向前迈出步子。

“门什么时候开的?”警察问。

“我不知道啊,我刚才去倒水了。”

“咱们在外面呆了那么半天,也没进来看看,这算怎么回事啊!”警察们都各自埋怨着自己没有过来看看。

“政委不见了,刘庆也不见了。”

“我们进去看看啊!”

。。。。。。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察,他没有想迈腿进去的意思,这间包间总给大家一种非常离奇的感觉,以至于大家面对着微微打开的门,不敢向前半步。

老板看着大家,说道:“我们一起进去吗?”

“我进去!”其中一个警察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老板也跟着说道。

“你们在外面等着。”

老板抢先一步站到了门口。

警察示意他靠后,老板回头说道:

“我进去给开开灯啊。”

。。。。。。

老板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包间,按照习惯了的方位去摸灯的开关,他借助走廊的灯光,似乎看到了包间里的桌椅,老板的心放下了一些。

去摸开关的手在墙面上划动着,忽然,就在老板的手触摸到开关的时候,黑暗中另一只湿乎乎的手按在了老板的手上。

连惊叫都没有来得及。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