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命的波斯雄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者:晨枫

60 年代三倍音速、三万米升限的米格-25的出现给美国以极大的震动,F-14、F-15、F-16、F-18是对空战战术反思的结果,放弃了单纯追求高空高速的老路,转而追求机动性和先进武器系统的结合,改变了世界战斗机技术发展的道路。但米格-25的高空高速依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F-14 的“不死鸟”远程空空导弹的高空高速能力就把这个威胁考虑了进去。由于米格-25的速度和高度优势,通常在 21,000 米高度以 1.2 倍音速超音速飞行,在接近目标时加速到两倍音速,F-14 只能减载起飞,在10,000 米高空以 1.2倍音速巡逻待机。伊朗的防空雷达体系本来就不怎么样,***革命后,完好率进一步下降。加上两伊战争初期受到伊拉克的空袭破坏,伊朗的雷达网有很多漏洞。更要命的是,伊拉克情报机构掌握了伊朗的雷达分布,这样伊拉克飞机常常可以不受探测地穿越伊朗雷达的间隙而达成突然袭击或者侦察飞行。由于伊拉克米格-25 通常只进入离边境不远的地区,速度又快,伊朗 F-14 的拦截窗口更小,拦截难度更大。第一次不完全成功的拦截是在 1982 年 2月间,伊拉克加紧向伊朗进攻,伊朗空军向前线空军基地增援,10 架 F-14刚抵达新机场两个小时,两架就升空和两架米格-23BN(老型号)格斗并打下一架之后,抓住机会向正在掠过的一架伊拉克米格-25发射了一枚“不死鸟”导弹,导弹追上了 110 公里外的米格-25,但被正在机动的米格-25 甩掉,在 50米外爆炸,击伤了米格-25。米格-25 最后回到了伊拉克,在基地安全迫降。有意思的是,伊拉克米格-25并没有发现前来拦截的“不死鸟”导弹,只是出于偶然作了一个机动,正巧甩掉了“不死鸟”导弹。米格-25以机动性奇差著名,无意中的机动不可能太激烈,可见只要有及时的预警,甩掉“不死鸟”导弹并不太难。在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声称共击落 12架伊拉克米格-25,美国情报机构也证实其中好几起,但伊拉克坚持只有两架米格-25 被击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 年 2 月 15 日,这架 MiG-25RB 在轰炸 Arak 市之后被 AIM-54A 击落,飞行员弹射成功但落地后被愤怒的民众杀死

第一次可以确认的米格-25 被击落是在 1982 年春,伊拉克第 82中队中队长法拉伊·阿卜杜拉·莫罕默德中校在哈克岛上空被一架伊朗 F-14 的“不死鸟”导弹击落。有意思的是,伊朗声称这一天 F-14并没有战果,但到 9 月和 12 月有击落米格-25 的战果。两伊这样的战报对不起来的事情很多,为日后外界核实带来极大的困难。

当然,伊朗 F-14 也有走麦城的时候。在两伊战争结束前一天,两架 F-14 在哈克岛上空遭到两架伊拉克米格-23ML 的伏击,双双被击落。更惨的是,伊朗的救援力量到达时,再次遭到伏击,又一架F-4被击落。

由于种种原因,西方对伊朗 F-14的战备和损失情况同样盲目,偏听偏信伊拉克关于击落 14 架伊朗 F-14的说法。比较战后两伊的内部数据,伊拉克实际上可以证实的战果只有四架被击落;另有两架没有在战斗中直接被击落,但由于作战行动而损失,比如有一架是在战斗中飞越己方上空被伊朗自己的“霍克”防空导弹击落的;另外还有一架因为其他原因而损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1年 4 月 21 日早晨,一架伊朗空军的 F-14A离开布什尔(Bushehr)飞向哈克岛以北的战斗巡逻区。不久发现有两个目标正在低空以紧密队形飞行,正在巡逻的“雄猫”加速冲过去迎战。然而这两架伊拉克飞机利用多普勒效应来躲避“雄猫”的AWG-9,F-14 飞行员不得不依靠目视在仅仅五英里的距离上搜寻敌机。在确定敌机是两架米格-23之后,“雄猫”飞行员迅速地朝着敌长机的尾喷口发射了一枚 AIM-9。然而敌僚机也向 F-14发射了一枚热寻导弹,打得“雄猫”的左发动机和机身上满是弹孔。虽然两具 TF30都严重受损,但“雄猫”仍然还可以控制,飞行员把它开回了基地以进行维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1年 4 月 4 日,由贾法尔&S226;马尔达尼上尉(Capt JafarMardani),照片中人物,和戈兰姆-侯赛因&S226;阿卜杜尔沙希中尉(Gholam-Hossein Abdolshahi)驾驶的F-14在布什尔(Bushehr)附近坠毁。两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一直以来,关于这次失事的原因有着相互矛盾的说法。一些人说是由于飞机进入了进入了水平螺旋,而伊朗空军的调查称他们是被一枚 MIM-23 霍克防空导弹击落的

第一架被声称击落的 F-14 发生在 1980 年 12 月间,伊拉克空军第 47中队的曼苏尔中尉的米格-21 和一架伊朗 F-14 发生格斗,战斗后的照相枪照片显示,伊朗 F-14被击中起火。但该机实际上成功地返航着陆了。第一架可证实的 F-14 损失发生在 1981 年 4 月 14日,戈兰姆·侯赛因-阿比拉尔萨希上尉的 F-14 在波斯湾上空空中加油后,在哈克岛附近坠毁。同一日,两架 F-14 在和两架米格-21格斗后,一架 F-14 在击落一架米格-21 之后,自己被对方僚机击中,但也成功地返航着陆了。

第一架确切的 F-14 被击落是 1984 年 8 月 4日,雷达报告在哈克岛附近有一架 F-14 在活动,两架新近交货的伊拉克米格-23ML 出动攻击。米格-23ML在地面引导下,从超低空接近,但拉起的时间晚了几秒钟,长机拉起时,发现自己已经在对方双机(而不是单机!)的侧面,已经无法攻击,只好脱离放弃,但命令随后的僚机攻击。僚机在伊朗 F-14 后面 800 米处,立刻用 R60(AA-8)近程空空导弹攻击,击落了一架F-14。在返航时,这两架米格-23ML 差点被增援的伊朗 F-4“鬼怪”式战斗机追上,于是返身发射了两枚R-24(AA-7)中程空空导弹,把追兵赶走。被击落而丧生的 F-14的飞行员哈希姆·阿勒·阿迦中校不仅是伊朗的王牌,还是哈塔米基地的主要军师,负责制定战术和组织了几次成功的空中伏击。他的损失是伊朗空军的重大损失,前面提到的阿塔依少校接任阿迦中校的位子。伊朗空军不仅损失了阿迦中校,还同时损失了詹吉内上校等老资格飞行员,但他们不是在战斗中丧生,而是在伊朗空军提升胡桑·赛迪克上校为空军司令后的内部动乱中抗议离去的,他们的战绩也为自己挣到退休票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伊朗王牌飞行员,哈希姆·阿勒·阿迦中校

在两伊战争的前四个月里,伊朗的 F-14 就取得了击落敌机 30架以上的战果,自己无一损失,其中主要战果是来自伊斯法罕附近的哈塔米基地的 F-14 中队。受***革命影响较大的设拉子基地的 F-14相对无所作为。面对伊拉克空军对 F-14 的避战,伊朗空军经常在北方的胡齐斯坦和波斯湾北部的哈克岛之间的空域设置空中陷阱,用 F-4中空出击作为诱饵,F-14在后面低空隐蔽跟进,引诱伊拉克空军出动,然后痛打出头之蛇。然而,哈塔米基地的飞行员在美国受训的背景也使他们在政治上得不到信任,被派进大量的政治上较可靠的后座飞行员。F-14是双座战斗机,前座是飞行员,负责操纵飞机和发射武器;后座是武器操作员,负责雷达和电子战,也兼管格斗时对后半球的辅助观察。这些新派来的人其实也是飞行员,只是没有到美国在 F-14 上受过训练而已。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机务人员中,不过这主要是因为受过 F-14 训练的机务人员严重短缺,77架飞机只有 11 个工程师和 33 个技术员,尤其短缺的是熟悉 F-14 上功率强大的 AWG-9雷达和“不死鸟”导弹的人员。伊朗空军原先希望保持至少 60 架 F-14能升空作战,后来发现实际上做不到。好在备件和弹药一点不缺,***革命中被“遗忘”的几个巨大的备件和弹药库被发现,极大地消除了无米之炊的后顾之忧。不过,伊朗空军对坐吃山空的危险看得很清楚,一些 F-14 上的关键备件也储备或者到货不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三支接收 F-14 的皇家伊朗空军部队是第 73 战术战斗机中队,于 1977 年在设拉子(Shiraz)第 7战术战斗机基地开始执勤。该部队的 3-6063 号(照片前景)和 3-6052 号 F-14A 的尾翼上都涂上了基地的编号——一个小号黑色数字7 套在一个黑色圆圈里。伊朗“雄猫”的标记喷涂从来不像美国海军 F-14 的喷涂那样明快。实际上,只是在革命以后伊朗的 F-14才增涂上了基地的编号和序列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大为人所知的是,一直到 1983 年,伊朗的 F-14一直得到美国海军内线的秘密技术支持,有些备件直接从美国国内来,更多的来自美国海军在太平洋地区的基地。数量很少,但美国政府对这些台面下的交流是知情的。对于 F-14 的操纵问题也有技术交流,比如发动机在突然加力的时候容易熄火问题。83-85 年间,以色列也帮过忙,但以色列自己不装备F-14,主要的交流都是和 F-4 有关的。最引人注目的是 85年“伊朗门”事件,白宫的诺斯中校将出售给伊朗的军火所得用于购买给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的军火,其中出售给伊朗的就包括 F-14 战斗机上AWG-9 雷达和“不死鸟”导弹的升级套件。“伊朗门”的爆发就是源于“不死鸟”导弹上新的热电池过期失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F-14 发射霍克导弹的试射中,伊朗人很快就发现如果要让导弹有任何击中目标的希望的话,那么“雄猫”必须在不低于 10,000英尺的高度以不低于 0.75 马赫的速度飞行,同时与目标的距离要在 30,000 至 50,000英尺之间。因此必须谨慎地进行试射,此外虽然据称有两架伊拉克战斗机被 F-14 发射的 MIM-23 击落,但却都没有得到证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1998-99 年这样的照片在西方的出版物中出现的时候,它们引起了一片惊讶。许多报道称伊朗空军将 MIM-23 作为其 F-14的空对空导弹。实际上,所有这些照片都是在“天鹰”(Sky Hawk)项目中于 1986 年拍摄的。已知伊朗空军将Sedjil(空射型霍克导弹)列在了他们弹药库的清单中,许多 Sedjil 被改装成了 Yasser,这种新的导弹是将 MIM-23B的弹体以及制导系统与M-117 炸弹的弹头整合而得的。这种武器被挂载在机翼挂架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6060 号和 3-6079 号 F-14A 在“天鹰”(Sky Hawk)项目中试飞。3-6034 号和 3-6073 号“雄猫”也被用于这项工程中,这四架飞机均隶属于第 82 战术战斗机中队

外界一直有传说,伊朗将一架完整的 F-14连带“不死鸟”导弹交给苏联,以换取苏联的技术支持,事实上,这是无中生有。伊朗***革命后,和美国的关系剑拔弩张,但和苏联的关系也是如此。伊朗在历史上就和沙俄和后来的苏联关系紧张,沙俄和苏联在高加索的扩张直接威胁到伊朗的利益,这后来的苏军入侵阿富汗、两次车臣之战都使伊朗更加不信任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直到今天依然如此。伊朗可以在民航机和民用核电站上和俄罗斯合作,但在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军备方面还是没有倒向俄罗斯的意思,尽管从苏联时代莫斯科就一直在摇橄榄枝。在两伊战争和后来的时间里,伊朗拒绝了苏联和俄罗斯的所有军事援助,更谈不上奉上 F-14和“不死鸟”导弹了。事实上,苏联也根本没有能力提供 F-14和“不死鸟”导弹的技术支援,这和苏联的产品相差太远,也比当时的苏联技术高出一个等级,解剖研究是一回事,仿造代用产品就是另一回事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与伊拉克的战争结束后不久“天鹰”(Sky Hawk)项目就停止了。据前伊朗空军军官称,该项目并不很成功,因为 AWG-9雷达和导弹之间的数据链被证明太弱了。霍克转化 AWG-9 雷达信号的能力也不怎么样。然而在 90 年代还是再次对 Sedjil导弹进行了一些试验。照片中的这枚导弹是伊朗空军在 2001 年 11 月在德黑兰举行的“卫国圣战”展览中展示的

但还是一架伊朗 F-14 差点完整地落到境外,不过不是在苏联。在 CIA的帮助下,伊拉克情报局一直在策动伊朗飞行员驾 F-14 叛逃,但第一个成功的策反不是 F-14,而是 F-4。1984 年 8 月 27日,拉曼·卡纳特·比夏上尉驾驶一架 F-4 叛逃到伊拉克,这架 F-4 一直停留在那里,直到 1991年第一次伊拉克战争期间被美国空军炸毁。但伊拉克情报局也成功地策反了伊朗的 F-14 飞行员礼萨·莫拉迪少校。说好了在 1984 年 9 月 3日叛逃,但莫拉迪在叛逃前夜越来越紧张,最后决定在 9 月 2 日就提前一天叛逃。飞越边境后,遭到两架伊拉克米格-23ML的拦截。米格-23ML 在超低空接近,但长机在最后关头雷达发生故障,于是由僚机在 10 公里距离上发射了一枚R-24(AA-7)中程空空导弹,莫拉迪的 F-14被击伤。莫拉迪没有作规避机动或者回击,而是放下起落架,这是投降或者叛逃的举动。大吃一惊的米格飞行员马上向基地报告,一级一级报告上去,伊拉克方面这才意识到莫拉迪提前一天叛逃了,赶紧命令米格停止攻击。但是莫拉迪在距离跑道 1,000 米的地方认定自己的 F-14 已经失去控制,跳伞逃生,而F-14 落地坠毁,除了两台发动机和尾翼外,飞机彻底毁坏。后座飞行员从一开始就反对叛逃,跳伞后被伊拉克关押,直到 1991年两伊交换战俘时才获得释放。莫拉迪非但没有提供一架完整的 F-14,连审讯中提供的情报很多都是错的,比如伊朗的 F-14和“麻雀”导弹不相容。莫拉迪后来移居西德,几个月后遭到刺杀身亡。

通过 CIA 的安排,一个美国专家以“私人身份”得以检查莫拉迪的F-14。他向五角大楼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报告,五角大楼根据他的报告和获得的一些 F-14 部件,召开了一个评估伊朗 F-14状态的联席会议,由军方情报机构、格鲁曼公司、美国海军的 F-14 专家等参加。会议结论:伊朗已经自行制造一些 F-14 的备件了。

事实真是如此。早在 1982-83 年间,伊朗就在韩国的帮助下,成功地制造出了F-14 上的襟翼作动器。1983年底,伊朗空军的综合电子修造厂成功地修复了被撤退前美国休斯公司技术人员破坏的“不死鸟”导弹。有趣的是,美国认定苏联帮助修复了这些导弹,盗取了美国技术,美国为此被迫更改自己的“不死鸟”导弹的导引头,所以美国在海牙国际法庭向苏联索赔 80 万美元,当然无果。1984 年 8月,伊朗成功地大修了“不死鸟”导弹,解决了库存寿命问题。这一切主要由于阿巴斯·巴巴依上校的推动。在 1985 年 7 月 15日伊朗自己培训的 F-14 教官毕业典礼上,已经晋升为上校的阿塔伊宣称,两伊战争以来,伊朗的 F-14 总出动量达到 5 万飞行小时。考虑到F-14 每一小时飞行时间需要 40-60 小时的维修工作量,没有巴巴依的不信邪和苦干巧干精神,很难想象伊朗的 F-14能保持如此高的出动率。巴巴依是一个狂热的宗教极端分子,据说他对飞行员的宗教忠诚的关心远远超过飞行技能,一些巴列维时代留下来的老资格飞行员公开拒绝和他说话,但这不等于他是一个只知道念可兰经的人,他还真是既敢干,又会巧干。他是派到哈塔米基地“掺沙子”的“政治后座”飞行员之一,后来由伊朗自己训练,具有 F-14 的飞行员资格。由于他在维修和保持 F-14战备状态上的突出贡献,以及突出前座和后座的平等,巴巴依被晋升为哈塔米基地的司令。他的贡献还不止于维修和技术保障,他还调来大批政治上忠诚的F-5 飞行保梢晾首约貉盗?F-14 飞行员,保证 F-14 飞行员后继有人。他还力主将 F-14挂上炸弹,用于对地攻击和反舰攻击,但除了在 87 年试验了一下以外,没有得到采纳,毕竟这些 F-14对伊朗的防空太重要了,没有余力将这些珍贵的 F-14 用于损失率较高的对地、反舰攻击上。相比之下,美国海军直到 1989 年才在 F-14上首次试验投掷 Mk83 炸弹。86 年巴巴依死后,哈塔米基地改名为巴巴依基地,以纪念这个对保持伊朗 F-14 继续升空作战起到关键作用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虽然质量不佳,但这张于 1986 年拍摄的 3-6020的照片却非常有意思,因为它显示伊朗人提前美国海军几年就开始验证“炸弹猫”概念了——仔细看这架 F-14 机身下方挂着两枚 MK83炸弹。伊朗空军非常看重其“雄猫”的价值,不愿意将它们暴露在伊拉克的防空力量前面,因而只在很有限的情况下才利用它们携带炸弹的能力,例如沿伊朗/伊拉克边境摧毁关键目标时。在所有的伊朗 F-14A 中,3-6020 是在战争中最为成功的“雄猫”之一。除了在 1981 年 5 月 15日击落一架米格-21 并差一点击落一架米格-25RB以外,它还取得了超过一打儿的击落记录,外加它还参加了“炸弹猫”项目。它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在迈赫拉巴德由伊朗航空工业公司进行了大修,并在此后成为伊朗空军第一架更换新涂装颜色的 F-14

巴巴依对维持 F-14的完好率起到关键作用,伊朗空军的另一个奇人阿托拉·巴扎尔甘则对伊朗的空空导弹的完好率起到关键作用。巴扎尔甘是空军一级军士长,不是军官。但他被破格任命为空军副司令,震惊了伊朗空军内外。巴扎尔甘是一个非常有才干的导弹技师,他重组了伊朗空军的技术保障体系,有力地支援了两伊战争。巴扎尔甘建立了“自力更生圣战队”,军民混编,用现有装备改装以满足战争需要,并创立了若干影响至今的导弹计划,被誉为“伊朗导弹之父”。

两伊战争结束后,伊朗的 F-14 机队使用过度,需要全面大修,完好的 F-14只有 12 架,还有 20架可以起飞,但武器系统有不同程度的问题,实际上不能作战。在“自力更生圣战队”和伊朗的其他工厂、研究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加上和乌克兰可作研制安-140,伊朗在 90 年代里逐渐对 F-14 及主要系统的翻修甚至有限升级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到 2002年时,巴巴依基地司令阿巴斯·哈辛少将面对日益升温的伊拉克局势,要求做好对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准备,争取到了 10 亿美元的经费,开始大规模翻新伊朗F-14。这时伊朗已经建立起自己的三级保障体系,由工厂、基地和外场三级组成。三年里,伊朗成功地翻修了 15 架 F-14,以后以每年 6架的速度翻修,翻修范围包括更换所有主要疲劳件,翻修发动机和机翼,更换气动控制面和作动器,重新铺排管线和电缆,甚至翻修 AWG-9雷达,用固态组件更换原来的电子管组件。翻修后的 F-14还比原来减重若干,机动性有了一些提高,相当于投放挂载前后的差别。不过伊朗对主要部件还是能进口则进口,只有在进口无门的时候才自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台加力全开的 TF30 正在伊朗航空工业公司的试验台上运行。虽然官方数据称在加力全开时其推力为 20,900磅,但实际在特定的条件下,这种双轴低涵道比的涡扇发动机的推力可达 22,000 磅。作为现在军用推进技术的先驱者,TF30 是第一种具有加力室的涡扇发动机,也是第一种能让飞机在海平面上超音速飞行的发动机。伊朗的 F-14A 安装了 TF30-P-414A发动机。有传闻说伊朗的 F-14A 换装了俄国制造的航电设备和发动机,但至今为止这种传言仍然是无根据的。虽然 F-14的许多航电设备已经升级到现代标准,但这种飞机仍在沿用着最初的配置。TF30 还在驱动着伊朗“雄猫”,而且也没有任何改变的苗头

两伊战争初期,伊朗空军对导弹的使用不合理。由于战争的急切需要和缺乏合格的技术人员作日常维护,伊朗空军放弃了巴列维时代设立的库存管理体系,不是先使用较老的导弹,而是首先使用较新的导弹,以保证打得响。但久而久之,较老的库存开始过期失效,问题尤其严重的是“不死鸟”导弹,到 86-87年间,热电池开始大批过期失效。伊朗曾试图用国产品代用,但损坏了一些导弹上的精密电子设备,只得另辟蹊径。为了维持 F-14的战力,在巴巴依上校的建议下,伊朗从 1984 年开始研究将“霍克”导弹装到 F-14 上去,86年就进行过试射。“霍克”是中程防空导弹,性能可靠、稳定,在世界上来源较多,不像“不死鸟”,除了伊朗外,只有美国海军一家使用。这正好是伊朗和以色列秘密串门的时候,几个以色列专家参加了项目的前期工作。以色列在这方面有经验,曾苦于 F-4“鬼怪”式战斗机无法击落越空飞行的米格-25和图-22 而试图将“标准”舰空导弹挂载到“鬼怪”式上,由于 F-15 的到货才放弃。但 F-14挂载“霍克”导弹的事不久还是搁浅了,两伊战争结束后,伊朗空军失去了急迫感,这件事情就耽搁了下来,直到 90年代中才重新拾起。机载“霍克”导弹的具体细节外界尚不清楚,但已经有照片证明,伊朗 F-14已经开始挂载“霍克”执行战备巡逻了。由于“霍克”是半主动雷达制导,和“不死鸟”的主动雷达制导不同,但和“麻雀”的半主动雷达制导相似,伊朗一定已经破解了 F-14 的 AWG-9的火控机制,增加了和“霍克”有关的模块。但更加惊人的是,伊朗声称已经逆向仿制“不死鸟”导弹成功,相当于美国海军的 AIM-54C标准,采用数字化技术。如果属实,这是一个很不简单的成就。另外,伊朗也声称采用了相当于美国最新的AIM-9X“超级响尾蛇”导弹的导引头技术,改造自己的近程空空导弹。这些新锐武器的加盟,使伊朗的 F-14 焕发了新的活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1995 年开始,新开发的以聚氨酯为基质的涂料被用于伊朗空军 F-14A的涂装,这让一些西方媒体断定说伊朗“雄猫”现在应用了一种“雷达吸收”涂装图案。照片是 3-6024的右侧视角照片,可见其新涂装图案的细节。注意甚至连机翼下武器挂架的上部都被涂成了浅蓝色,而机首的前部还保持着“天线灰”

两伊战争结束后,当年在美国苎档?F-14飞行员在政治上的忠诚再次受到怀疑,开始大批离开空军,新飞行员大批补入,在政治上忠于***政教合一,但训练水平严重降低,年飞行时数不到 150小时。新飞行员虽然在 F-5 战斗机上已经有相当的经验,但还是勇猛有余,技术不足,在短时间内造成多起机毁人亡事故,对于“后继无机”的伊朗F-14 机队来说,这是很不妙的。伊朗空军立刻制定新规定,严格训练教程,新飞行员必须经受足够的地面仿真训练,才能上F-14。根据在伊拉克的美英飞行员报告,伊朗 F-14 的战备状态明显改善,升空率比 21 世纪初有明显提高。

波斯雄猫从一开始就差点成为死猫。由于伊朗人的聪明才智和不屈不挠精神,伊朗的 F-14 不仅在两伊战争中取得了很好的战绩,还将在未来很多年内继续作为伊朗空军的主力,保卫伊朗的天空。都说猫有九条命,已经去掉好几条命的波斯雄猫看来还有几条命留着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