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庭审现场


只要加入这一团伙,成员都要在身上文上狼、鹰等图案;在浙江乐清当地一提起该组织的名字,老百姓都会恨得咬牙切齿——昨天,乐清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特大涉黑组织“狼狗队”,这个涉黑组织41名成员都非常年轻,大部分是1985年后出生,其中10多名成员未满刑事责任年龄,最小的一名年仅17岁。


检察院指控,这个性质的团伙,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拘禁等六宗罪。乐清警方经一年时间的专案侦查,共抓获团伙成员54名,收缴猎枪1支、弩1支、管制刀具22把,一举破获该组织自2005年以来的各类案件36起。


如此大的涉黑团伙是如何聚集起来的?小小年纪的他们又如何一步步走向罪恶深渊?


斗殴、设赌、收保护费,“狼狗队”作恶多端


每个成员手上都沾过鲜血


2005年,张勤(在逃)因犯故意伤害罪刑满释放之后,并没有悔改,而是网罗、豢养周海强等一批刑满释放、社会闲散人员充当打手或帮手,逐渐形成了以张勤、周海强为首,成员较多且相对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由于张勤外号“狼狗”,整个组织对外就宣称叫“狼狗队”。


“狼狗队”为确立其在乐清市虹桥镇及周边多个乡镇的强势地位,多次与其他团伙打架斗殴。


去年5月1日晚,王某和冉某等人来到虹桥镇一溜冰场游玩。突然溜冰场内闯进一伙年轻人,手拿砍刀对人疯狂乱砍,毫无防备的王某和冉某被莫名其妙地砍伤。


5月2日晚9点,虹桥镇黎明村一家小饭店内,四川籍男子杨某正在自己的小饭店内整理着,突然闯进一帮年轻人,戴着白手套,手拿刀和铁管等器械,二话没说对着饭店内的财物无故捣毁。见此,杨老板赶紧上前制止,不想竟然引来一阵毒打,甚至还被刀砍伤腰部,随后这伙人乘坐一辆七座面包车扬长而去……


据不完全统计, “狼狗队”成员多次随意殴打、伤害他人,致伤30余人,经鉴定17人构成轻伤,6人构成轻微伤;随意损毁他人财物,价值22000多元。


为聚敛钱财,获取非法经济利益,“狼狗队”通过打架斗殴等方式,控制地下赌场,将看场的势力范围从1个赌场发展到5个赌场;强行向KTV、按摩店、美食店等收取保护费,非法牟利近20万元。


哥们“义气”笼络人心


受伤还有“伤残补助”


加入“狼狗队”的成员一般都在身上文身,文上狼、鹰等图案。该犯罪集团有一些不成文的帮规,如加入“狼狗队”之后,只要听“老大”的话,就可以和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了钱大家花,砍伤还有伤残补助“基金”。相反,如有背叛,就必遭“通缉”和追砍。


“狼狗帮”成员全是无业闲散人员,大多好逸恶劳,为了笼络人心,张勤、周海强等人以提供食宿、给零用钱、分配赌场抽取保护费等方式网罗、豢养、控制团伙成员。


团伙成立之初,他租用一间出租房作为聚居点,团伙成员基本上同吃住、同游玩。另外周海强将“狼狗队”控制看场的赌场分配给手下的团伙骨干成员,抽取头薪,所得财物作为团伙成员的日常开销。


张勤、周海强等人还为在违法活动中受伤的成员提供补助。去年年初,犯罪嫌疑人金立、赵晓峰、林时旺被人砍伤,周海强等人分别给予医药费3000元、2000元、1000元。靠着这样的方式,张勤、周海强在“狼狗队”树立了极高威信,团伙成员都对他惟命是从。只要他一声令下,没有人敢问为什么,只管向前冲杀。


当然这个团队不允许任何人“背叛”,只要加入对立帮派要遭“通缉”。


邵某原先是“狼狗队”成员,后来跟了别的团伙。2007年3月,邵某被“狼狗队”成员用弹簧带捆绑后非法拘禁到山上一间小屋内,并遭殴打。后因群众报案,邵某才被解救。


“有吃有喝,容易发财,有面子”


他们这样落入陷阱


昨天,在庭审现场,不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亲人到了现场。记者了解到,这些家长普遍文化程度较低,家庭经济条件相对。而被告大多初中毕业,有少数甚至小学毕业就缀学。


未满18周岁金某,曾参加了8起打架斗殴案件,其中有5起是未满16岁时参与的。“我家里穷,自己又没有一技之长,听朋友说,加入这个组织很容易发财,经过他的介绍,我就进去了,后来发现来钱真的很快,在组织里,有吃有喝,蛮好……”金某这样讲述自己当初加入涉黑组织的原因。


同样也是上世纪90年出生的王某则认为加入“狼狗队”很有面子,“走出去可以炫耀一番,别人就不敢欺负我了”,他说,要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店里要保护费,人家不会理我,如果我表明是“狼狗队”的,他们就怕我了,我就觉得很得意,很了不起。


张某当初是另一团伙的成员,一次与“狼狗队”打架斗殴后受伤,于是他就下定决心要加入实力强大的“狼狗队”,为的就是以后不再被打。他托朋友找关系,终于如愿进入“狼狗队”。


乐清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俞诞文认为,“狼狗队”能够迅速壮大并在乐清存在两年多的原因很值得人深思。他说,参加团伙后,组织成员能够得到畸形的荣耀和“社会地位”。加上这一黑社会组织本身有经济上的支撑,比如向娱乐场所、饭店、美容院等收取保护费,参加这一团伙后,可以得到一些固定的经济利益,相当于拿“工资”,这点对于涉世未深,急于证明自己的未成年人很具吸引力,加上家人和社会又疏于管教,这一组织便迅速坐大。另一方面,由于“狼狗队”凶残成性,许多受害人敢怒不敢言,不敢向公安机关报警,这样更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昨天,这个凶残暴戾、横行乡里的团伙,再也没有往日的威风。在被押上法庭时,团伙头目周海强等人耷拉着脑袋,面对旁听席上哭泣的亲友,他们不知作何感想!(乐检 许勋磊 朱韶蓁)


本文内容于 2008-7-22 11:29:42 被linnidon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