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 第一卷 动物法则 第十一章 伏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4/

周平在机械厂附近的台球厅找到冷军,几个人蹲在一个僻静的角落抽烟,骆子建倚墙抱着膀子。

“军哥,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咱干脆明刀明枪和他们干一场!”张杰看着沉默不语的冷军说。

“这场仗不能这么打,上百人的械斗,赵德民的结果就是例子。黄国明的叔叔是看守所所长,打赢了我们落不着好,搞不好全都要折进去。万一打输了……”周平看一眼眉头微蹇的冷军,没有再往下说。

“子建,你怎么看。”冷军没有看骆子建。

“我无所谓,你怎么安排我跟着去就是。”立在边上的骆子建还是那么懒散。

“行了,周平你先回去,这件事烂肚里,对谁也别再提。”冷军站起来拍拍周平的肩。

那天晚上蔡老六和黄国明纠集了百来号人,全部穿长摆的大衣,内摆插长短铁器。一大帮人洒开蹲在电影院几个路口的暗处,呼吸沉重、烟头明灭。从电影开场到散场,他们没有看见冷军和机械厂的任何人。一帮人憋了整晚的胆气没处发泄,互相纠集着去找能想起来的对头报仇。那天晚上全城各处都在斗殴,报警电话此起彼伏,救护车满街呼啸,值班的公安忙得焦头烂额。

“这些兔崽子是不是疯了!?想暴动啊!?”

在黄国明将一条街的栏杆砸成废铁的时候,冷军领着机械厂一伙人在郊区一条僻静的路边,等着黄国明回家。路边篙草丛生,十几双年轻的眸子闪动着野性,那是渴望流血的目光,不管是别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黄国明十几个人,分骑几辆自行车,醉醺醺地往村子里骑。

“今天算冷军识相!不然打断他双手双脚。”黄国明坐在单车后座上胡乱吹牛。

“是啊!就他们一帮小崽子还想和老大斗,还嫩了点!”使劲蹬车的华子将拍马屁原则牢记在心,其他人跟着附和。

黑暗中柳棍带着风声迎头砸下,几个骑车的一声惨叫,单车从胯下了冲出去。夜色中冷军挂着冷笑的脸闪过,黄国明犹如掉进了冰窟窿。一伙人放弃了抵抗,在田野里撒开脚丫没有方向地奔逃。一时板砖拍头,棍子呼啸,惨叫声此起彼伏。黄国明和华子在黑夜里慌不择路,窜进一口刚放干水的鱼塘,十个人在鱼塘边站了一圈,看着站在淤泥里的俩人。

“上来吧,等我下去拖你上来,后果就更严重了。”冷军蹲在田埂上吐个烟圈。

俩人被带到一片坟场,绿莹莹的鬼火在远处时隐时现。华子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地讨饶,说抢张杰的钱他还劝过,是黄国明执意要干,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黄国明用怨妇般的眼神,一直瞅着华子。机械厂一帮人浑身鸡皮疙瘩冒个不停,一板砖拍在华子脸上,鼻骨折断,门牙粉碎,世界一片清净。

黄国明开始还算有点骨气,梗着脖子瞪着冷军。

“跪到!” 一人一棍子扫在黄国明腿窝上。

黄国明当时真有点革命烈士的意思,摇晃几下身子,又挺身站直了。

张杰不知道从哪里拣来两把烂铲子,在一片乱坟冈中间,吭哧吭哧地开始挖坑。惨白的月光照亮荒草野坟,也映下几条挖坑的身影。华子两条腿抖得像筛糠,铲子切开泥土的声音执着连贯,一下下都像切在他的心里,膀胱里,睾丸里。

“放过我吧!我不想死啊!”华子的裤子瞬间洇湿,焦黄的液体顺着裤管往下滴,凄厉的声音在坟场里回荡。黄国明的脸和月光一样地青白。

张杰挖好个一人深的坑,把黄国明拖到坑边,一脚踹了下去,埋头开始填土。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华子在边上已经瘫软在地,嘴里囔囔地念叨。

土埋到黄国明胸口的时候,黄国明崩溃了,忽然没有征兆地嗷嗷大哭:“我错了!我错了啊!”张杰一脚踢在黄国明脸上,顿时豁开了条大口子。

“错哪了?”张杰一脸不屑。

“杰哥,军哥,我服了!我就是条癞皮狗!你们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不要和我计较。……我摆酒,我赔钱!” 黄国明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你妈比的,还真以为你不怕死,原来还是个软蛋。你不是说军哥算个几巴吗?”张杰蹲在坑边拿把军刺拍着黄国民的脸。

“我是昏了头,军哥!你别和我计较。”被土压迫着胸口的黄国明喘着粗气。

那天黄国明写了张两万块钱的欠条,两万块当时是天文数字,冷军也没指望这张条子能变成钱。但这张欠条就像一根套在黄国明脖子上的绳索,哪天不老实了,就能把他舌头勒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