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元首”种种

刚开始接触到“元首”这个称呼,就是看历史上第三帝国的头子,心里边纳闷,既然是“帝国”,怎么不叫“皇帝”,非要叫“元首”呢?当然,我自幼受到不干涉别国内政,尊重别国人民自己选择的教育,也就是心里边纳闷而已。


后来上中学学历史,知道“元首”这个词是古罗马的屋大维叫出来的,意思是“第一公民”。当时我已经收了西方自由化的影响,很觉得古怪,怎么“公民”还有“第一”呢,那也还有“第二”“第三”以至“最后一个公民”吗?所以,从这个称呼就可以看出屋大维没安什么好心,其实是由“公民”而“皇帝”了,类似2000年后的由“厂长”而“CEO”,组织架构和决策机制都变了,剩下的就是换招牌了。相比之下,还是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比的优越性,可以把皇帝变成公民。


但是“第一公民”虽然是“第一”,但还是“公民”,这就带有一定的欺骗性,无论如何吧,名义上还和大家伙是一个坑里的,从上面的嘴里喊出来呢,多少有些讨好大家的意思,含义大约是“虽然我是第一,但毕竟和大家一样,咱们不分彼此啊”。可见到了屋大维时期,西方还是没有摆脱有君主和没君主差不多的状态,表现出文明的落后,怪不得被孔子看不起呢——虽则孔子说的是夷狄,大概不知道泰西还有个罗马,但是本质是一样的!


看看东方,就厉害多了。我们的元首早就自称天子,而且可以考证的,天的儿子就一个,就是我们的元首,其他的都属僭越,万不可信。到了秦始皇,大家伙忙着出主意,看叫什么好,说来说去他老人家都不满意,干脆就叫“皇帝”了。秦二世而亡,后起的汉虽是秦的死敌,但对这个称呼可是情有独钟,也许是想不出更好的称呼,也许是过去一直趴着喊这个名号喊出了感情,总之现在自己坐着看别人趴着了,也还是继续地用着,一用就是两千多年。


西方国家也有皇帝,也有国王,也有这个那个乱七八糟的一堆称号,具体的我在“世界历史”板块里看过介绍文章,虽然拼命认真看,但还是没弄清楚,可见乱七八糟,亦可为西方文明落后于东方之一铁的佐证。


到了现代,“元首”为一国之代表,比如日本,留了个天皇,虽然不是法定的国家元首,但还是日本的象征,一些前英国殖民地,比如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都独立了多年,名义上的元首还是英国国王,代表人则是总督,国内闹闹哄哄地要废除君主制,也不知这君主制还有多大意义。欧洲国家是君主值得还不少,最热闹的是英国,原因不在于有皇室,而在于在今天英国还依然算是一个世界强国,在这个世界上对天南海北的事务都有一定的发言权。国家大了才有热闹可看,一般的阔少爷出轨,少奶奶偷人养汉都是为广大贫下中农所津津乐道的趣闻,何况是皇家的龙子龙孙呢。相比之下,其他一些国家的君主就不那么引人瞩目。作家阿城曾说过欧洲一个小国的君主以前是个科学家,成天呆在实验室里,后来做了元首,每天忙于礼仪性的活动,没时间搞科研,苦不堪言,于是几次三番地向议会提出退位,甚至希望取消君主制,但都被议会驳回了。那原因呢,阿城分析是“保鲜的活古董,留着是个乐子,何乐而不为呢”,我想这原因是对的,就我本人而言,也喜欢关注一些名人明星的绯闻逸事,就像鲁迅所说,要是甘肃乡下某个人和别人私通,我是没兴趣的,换了政治局委员或者海军副司令,我就比较热心了。


但君主要退位还要请示议会,结果又被驳回,可见民主与否,和元首的称呼是没关系的。


从有美国开始,就出了“总统”这么个称呼。这可谓是历史的里程碑,以至于刚开始的时候中国人都觉得奇怪,一个国家没个皇帝国王成什么样子,这个新东西叫什么,也颇让中国人为难,最后定为“伯理玺天德”——真乃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完美标本!


夫“伯”者,敦厚长者是也,当初周文王不也是“伯”吗,后来才深仁厚泽,遂有天下;“理”者,治理也,按铁血上反美都是所言,世界上根本无所谓民主,因此皇帝也罢,总统也罢,都是“牧民”者,故称“理”;“玺”者,传国之宝也,即今之所谓“大红章”,重要性不言自明;“天”者,受命之所也,当时中国人还不能想象又不受命于天而受命于民的元首,就是今天,也有许多人不信的;“德”者,道德也,吾们中国人民最信这个,所以在国际交往中总是自己吃亏让别人受益,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还以为美利坚人也是这样呢。


不过这个名字也实在太拗口,恰如鲁迅嘲讽将“克鲁泡特金”译为“柯伯坚”,总不免会让人想起“柯府上二少爷仲软的令兄”一样,太让人费解,叫起来也别扭,试想:美国伯理玺天德布什和俄罗斯伯理玺天德梅德韦杰夫举行了会谈,两国伯理玺天德就双边关系进行了磋商——这是多么奇怪的啊,于是还是以夏变夷,定为“总统”。


在日本、韩国,“总统”用汉字写出来是“大统领”,这名字透着没文化,“大统领”“二统领”的,听起来像是山寨上的头领,颇不雅驯,还是我们的“总统”好,事无巨细,都由他统着。听着就来劲,这简直就是不是皇帝的皇帝啊!所以聪明的中国人早就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只要能做皇帝,管他叫什么呢,只有袁世凯才死了心的要做皇帝呢,蒋中正做总统,和皇帝有多大区别呢?


其实蒋中正的称呼很多,有“总裁”、“委员长”,“总裁”大概说的是国民党,“委员长”呢,说的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这个称呼也很有意思,因为“委员”的意思本来就是拍你做个什么事,完全是被动的,处于下风的,“委员会”这个名字也就勉强可以说得过去了,但是“委员长”就有点儿奇怪了,大家都是“委员”,也就是说都是被别人派了干活的,怎么会出来个“长”呢?不过叫着叫着也就叫顺了,在很多机构里,“委员长”成了最高负责的首长了。有一次参加欢迎蒋正华的活动,大家私底下都议论说幸好是副委员长,要是正的,还真不好叫了。当然,大家也知道他不可能是正的。


说到“委员长”,最多的是朝鲜,我印象中还有“里委员长”,大概和我们的街道办事处主任差不多吧,可见“委员长”这东西在朝鲜是多么的为数众多。


说到了朝鲜,我的理解是朝鲜现在没有“国家元首”,因为自从朝鲜人民的太阳金日成同志逝世后,“国家主席”就没有了,因为讲究孝道的金正日同志说,金日成同志是永远的国家主席,所以以后就没有这个职务了。听上去就像是雍亲王府出了皇帝就改成雍和宫一样,寄托了人民对元首的无比深情。


但一个国家没有元首,终究是有些古怪,但好在朝鲜人民的领导人金正日同志也不怎么出国,参加的外事活动基本上不是和同志加兄弟的国家,就是和前来朝觐的各国主题思想信徒,所以也无所谓了。


“主席”这个称呼也有点儿奇怪,本来就是大家都坐着,你坐在主要位置上,事情由你你组织安排,但后来约定俗成地成了官衔,连国家都有主席了。有时候就容易弄混,伟大领袖就对别人说过,以前两个主席都是我,现在一个主席是我,一个主席是他,以后两个主席都是他。但世事难料,后来“他”不但没当成两个主席,一个主席也没保住。


“他”没当成“主席”,害得当时的中国也成了没有元首的国家。当年我们重返联合国是,蒋匪帮的代表就据此攻击我们算不上一个国际法上的主体。这话要是欧美人说出来,还情有可原,出自同是中国人的蒋帮之口,未免有数典忘祖之嫌——当年蒋中正不是总统,也不是国民政府主席,上上下下是听林森的,还是听他的?!真实揣着明白说糊涂的。


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亲情,所以虽然是一个国家,其实和个大村子没什么两样,元首不元首的就是那么回事。第二代核心后来什么职务也没有,随便说个话就管用,第一代第二代之间有一位,集党政军最高职务于一身,到现在弄得好像没这么个人一样,所以说,在我们专重道德不贪私利的伟大祖国,只要大家玩的开心,什么主席委员长,你当我当的,就是那么回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