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人民日报报道,今后,领导人员如果在职代会无记名民主测评中“称职”以上(含)得票累计低于60%,职代会可向主管部门提出对其进行撤免的建议。近日,上海市纪委、市组织部、市国资委、市总工会发出通知,要求将职代会民主评议结果作为对上海有关单位领导奖惩的依据之一。


消息一出,多方给予好评。有网友认为“这种无记名民主测评,是货真价实的测评,是真刀实枪的测评,直接见证了票选的力量。它最大的亮点在于,选票握在职工手中,领导干部的升降不是上面说了算,是由职工说了算。”


由此,笔者想到日前读到的一则报道,改革先行者、曾主政蛇口工业区的袁庚先生推行民主实验的一段经历。1982年冬,刚建区三周年的蛇口工业区要建立一个事权集中的管理委员会。这个管委会成员如何产生?袁庚称:“沿袭过去的做法由组织部门和主管干部提出名单经上一级党委批准,无疑是最省事的,因为我们熟悉又有经验。但传统做法容易使干部滋生'人身依附'观念。因为官是上头给的,所以他们只怕上面不怕下面。”而袁庚想做的是让群众来选举干部,把干部的“官运”交到群众手中。他相信“这样可以改变干部的结构和干部的作风”。 1/4世纪已经过去了,回过头来看不胜唏嘘。尽管当时有人称这场民主试验是“花花套子”,更有人将袁庚视为“冒险家”。但他所推行的民主试验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放在今天,仍然没有过时,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曾几何时,在一些地方也推行过民主测评、民意调查等民意参与的方式,但效果不尽如人意。揆诸现实,殷鉴在前,比如,尽管干部选拔时引入民调,但民调许多时候被虚置化,仅仅当作观赏性点缀,不仅无法真正决定干部任用,成了一些官员摆功邀宠、装点政绩的道具。在一些地方,也实行过民调,但民调结果要么秘而不宣,要么选择性公开,甚至矫饰性公开,于是我们看到的民调是失真的民调,民调结果喜气洋洋,一片大好,与真实的民意相去甚远,与被调查民众的心理预期也大相径庭,这样的民调显然不能服众,也很难对官员有足够的警戒效果。


早在2004年,中组部在考察省部级后备干部时,就首次试用民意调查。时任中组部长的贺国强对民意调查如此评价,“一些干部之所以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热衷于做表面文章,除了本人的素质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考核干部的手段还不尽科学……避免考核失真失实,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坚持走群众路线。”要避免种种弊病,就要走群众路线,走群众路线就要让群众占主角,让公众说了算。上海的此次推出领导人员“称职票”低于60%可被撤免,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同时,笔者也注意到新闻中的表述:“职代会可向主管部门提出对其进行撤免的建议。”民意成为干部考核的重要指标值得期待,但“建议”仍属柔性指针,同时需要相关主管部门真正重视群众投出的“称职票”,切实有回应、有行动。不可让建议撤免一直停留在“建议”的层面上,不能忽视票选的力量,不能辜负民意的重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