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一部 第四十二章 一起用膳

而山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URL] 散场后,齐良留下钱云房、谷子明、李奋先等人作善后处理,他则打道回府。 今天他既喜又恼,他没想到能卖这么多钱,早知就不该把那么多的东西送人了,送人的东西都是精挑细选的应该能卖更高的价钱,想想以前吴应熊不知还送出过多少宝物,他便又一阵痛心疾首,败家子啊! 回到府中,齐良的好心情被建宁公主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散场后,齐良留下钱云房、谷子明、李奋先等人作善后处理,他则打道回府。

今天他既喜又恼,他没想到能卖这么多钱,早知就不该把那么多的东西送人了,送人的东西都是精挑细选的应该能卖更高的价钱,想想以前吴应熊不知还送出过多少宝物,他便又一阵痛心疾首,败家子啊!

回到府中,齐良的好心情被建宁公主的一声暴喝破坏殆尽,建宁公主就在好春轩坐着等着他。

“你们都出去!”建宁公主柳眉横扫,彩云彩霞揖礼后退出。

“公主!”齐良阿谀而笑,心中怯怯,他感觉建宁公主有点想动武,脚步慢慢往门口移去。

“跪下!”建宁公主怒容敷面,白璧无瑕的面上显出红色。

“公主!你这是……”齐良陪着笑脸,毫不犹豫道:“我知错!我赔礼!我道歉!我该打!我该骂!我……”

一连串俏皮的道歉话,合着后世的摇滚节奏,还配有机械动作,一步一步慢慢接近,令建宁暗自新鲜好笑,却还是冷着素脸,拉长声道:“我叫你跪下!”

齐良从来没有依礼在建宁公主面前跪安过,现在他也不想,耍着花招跳上榻椅挤着建宁公主跪下道:“我跪下了!我真的错了!我心灵受伤了!”拉着建宁手的故作可怜西西状求饶!

“你这是干什么?走开!走开!”建宁公主推开齐良,躲闪。

齐良就像一块牛皮糖摔都摔不掉,粘上建宁公主并把头也靠上了建宁公主的香肩,这是后世无赖男人泡妞的不二法则。

建宁真受不了,躁道:“好了!好了!你说你错哪里了?”

齐良喜不自禁,还真有点小夫小妻的味道呢!恳诚道:“我不该把咱家的东西都卖了!卖了也不该把钱都捐了,捐了以后咱家还吃什么穿什么啊?”

哪有齐良说的那么不堪?建宁公主“扑哧”笑出声,旋又固着脸道:“奴家并不是在乎那些东西,只是气你什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齐良大讶,发那么多的传单整个北京城都知道,你建宁公主会不知道?几天来,他还一直忐忑不安中呢,生怕建宁公主会来坏事,可建宁公主一直未来,他便以为建宁公主不反对了!

“拍卖时也不叫奴家一起去看看!”这时,建宁公主杏眼圆瞪,气呼呼状。

齐良审视一眼,眼睛骨碌一转,认为这才是建宁公主发怒的真正原因,笃定,堆满笑脸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下次我干什么事都一定带公主一起去!”拿着建宁玉葱般地手贴在自己的面上舒服地摩挲着,心里却想,去怡香院时那是万万不能带你一起去的。

“真的吗?”建宁公主凤眼流彩。

女人还真是好哄,齐良得意,一本正经道:“当然是真的!应熊发誓,如若……”他伸出中间三指起誓。

建宁公主一把抓住他的手阻止道:“贱妾相信!”

齐良诡笑,自然地把建宁搂入怀里,建宁公主静静地没有挣扎,可一会儿她就不愿意了,因为齐良那肥厚的嘴竟在亲她的耳垂。

这死家伙,忒地大胆!建宁公主既惊又羞,心中还痒骚骚,推开齐良别在一边不敢看也不敢说。

嘿嘿!齐良尴尬一笑:“啊!那个,太阳真大啊,好像是中午了吧,我们应该吃午膳了!”

建宁公主轻“嗯”一声,齐良大叫一声:“外面的彩云彩霞,快送一些酒菜来,今日我要与公主畅饮一杯!”

皇宫御书房,康熙正用着午膳,曹寅大汗涔涔进来:“奴才恭请圣安!”

康熙和煦道:“栋亭!起来与朕一起用膳!”

曹寅惶恐:“奴才不敢!”

康熙沉声:“有何不敢?朕让你用,你就用!”

曹寅颤颤坐下,这是无上荣耀啊,就是一品大臣也不一定有这种福份。

“给曹侍卫上餐具!”康熙吩咐,御膳房太监“扎”一声下去了。

康熙笑笑,拿起一块毛巾递给曹寅:“栋亭擦擦汗吧!”

曹寅伸出双手接过,他感动得想哭。

“栋亭坐过来,靠朕近一点!”康熙指指自己身边。

曹寅听命移过去,却是正襟危坐,康熙拍拍他的肩,很随和很亲切,曹寅放松些许。

康熙一直等着曹寅的餐具上来后才与曹寅一起动筷,两人同样夹着一块糕点入嘴,同时相视一笑。

用膳完毕,康熙挥手让所有人退去,这才问曹寅:“栋亭!情况如何?”

曹寅恭敬禀报:“拍卖会相当成功,共筹得善款一百二十余万两白银!”

欧!康熙眉头一皱一舒,却是惊于款项居然有百万之多。他是相当钦佩吴世子这一手的,以后不管抓还是杀吴世子都会引起巨大的民愤,他还新颖于吴世子的宣布手段,发传单搞拍卖弄得人人皆知,谁说他是狗熊一无是处?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这一出是不是吴世子的障眼法,目的只是为了清空家产好逃跑?

“额驸没有什么异动吗?”他不相信问。

曹寅卑声道:“额驸当场便宣布把所有款项捐作救助灾民用,并宣布聘请社会名流监督善款的使用!”

康熙讶然,难道是朕错了?道:“想办法让人进入监督的名单中!”这有几个好处,一可鉴别事件的真伪,二可监督款项的使用,三如果万一钱不够用,他也准备让朝廷添补欠缺。

因为此事闹得京城皆知,康熙已查处了部分救灾不力的官员。

曹寅躬身道:“奴才会通知礼仪院高强公公办理!”

康熙依然忧心忡忡:“要密切监视额驸的一举一动!对了,有人渗透进额驸府没有?”

曹寅惭愧道:“禀万岁爷!尚无人渗透进去!”

康熙深皱眉,把他那张尚显稚嫩的脸弄得老气横秋,曹寅见龙颜不悦,忙解释:“额驸府一直未向外招人,而府内之人也甚少出门,出门亦三五成群无法下手。”曹寅是康熙最信任的人,情治方面的工作许多由他接传。

康熙想想也不急,额驸府不是有皇姑在吗?皇姑就是置在额驸府的最大密探。

“没事了!栋亭你先下去吧!”康熙挥手。

曹寅扎一声退下。

17K文学网已更新至第三部第九十章,欢迎阅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