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为什么需要投机者?

jiangtian082 收藏 1 49
导读: 经济动荡之时,投机者是最经常被妖魔化的人。首先,有人告诉我们,投机者推高了油价,我们不得不承担高额的取暖和驾车成本。然后,他们又驱使银行股价下跌,给予金融城最显赫的几家银行以残酷打击。而我们应该相信,这些行为既利润丰厚,又会严重破坏经济稳定性。 除了一种例外情况——我稍后会提到——我对此并不信服。我努力去理解,投机行为如何能做到既有利可图,又破坏稳定性。有利可图的投机行为要求低买高卖。破坏稳定性的投机行为做法则相反:在谷底卖空股票,从而造成股票继续下跌,并押注于充满泡沫的股票变得泡沫




经济动荡之时,投机者是最经常被妖魔化的人。首先,有人告诉我们,投机者推高了油价,我们不得不承担高额的取暖和驾车成本。然后,他们又驱使银行股价下跌,给予金融城最显赫的几家银行以残酷打击。而我们应该相信,这些行为既利润丰厚,又会严重破坏经济稳定性。


除了一种例外情况——我稍后会提到——我对此并不信服。我努力去理解,投机行为如何能做到既有利可图,又破坏稳定性。有利可图的投机行为要求低买高卖。破坏稳定性的投机行为做法则相反:在谷底卖空股票,从而造成股票继续下跌,并押注于充满泡沫的股票变得泡沫更丰富。换句话说,破坏稳定性的投机行为意味着低卖高买。如果这是个赚钱的窍门,我可是没有弄懂。


相反,获得利润的投机者是名副其实的慈善家。当他们认为油价将上涨时,会买入并囤积石油,或买入石油期货,从而鼓励他人也买入囤积。这种行为在油价相对较低时会抬高价格,在油价相对较高时会压低价格。(顺便提一句,如果央行在“稳定”货币时损失资金,必然的结果则是,稳定正是它们做不到的。)



的确,一旦投机者失误,就会破坏稳定性。但在油价的案例中,很难看出投机者起到了多大作用。首先,存货似乎没有增加;如果存货数据无误,那就是消费者在消费那些每桶145美元的石油。


其次,投机行为和价格似乎并非紧密相关。英国石油公司(BP) 最新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指出,虽然很少有投机者押注于取暖用油价格激增,但这种油品价格的飙升速度甚至超过原油价格。更说明问题的是,投机者一直押注天然气价格暴跌。然而天然气的价格并没有下跌。


如果说反对投机者的理性论据缺乏说服力,人们总是可以求助于感性论据。卖空者特别容易成为目标:他们盼望价格下跌的愿望似乎不具任何建设性。人们很容易从对卖空行为感到憎恶,发展到得出不合情理的结论认为,是卖空者在拉低价格。正如伟大的投资学作家小弗雷德•施韦德(Fred Schwed Jr)所说:“只有深入思考的人才会问,‘我们怎么了?'普遍的叫喊声是,‘这是谁干的?'而其令人满意的后面一句话是,‘等我逮到他(有他好瞧的)!'”


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的确是卖空者在制造问题。例如,卖空一家零售银行的股票,制造有关银行流动性的无稽谣言,造成银行挤兑,使那些传言不证自明,破坏有价值的资产并从中获利,这是可能发生的。我们永远不会对那些掌握破坏力(独立于其卖空行为之外)的卖空者有好感——无论是谣言传播者、董事会成员、还是押注于自己输掉比赛的运动员。


这就是之前提到的例外情况。但我总是觉得,“卖空股票、制造谣言、大赚一笔”的策略计划容易,执行起来则困难得多。


不,世界需要更多投机者,特别是各种各样的卖空投机者。膨胀的价格本身没有什么美妙之处,但是押注于价格下跌并不容易。如果上世纪90年代的网络泡沫中,或前几年的房产泡沫中出现更多的卖空者,就会增添些许可喜的稳定和理智。唉,可惜卖空者还不够多——而且考虑到他们当时的损失,惟一会抱怨的只有他们潦倒的家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