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议员提案要流亡藏人移民美国

环球时报记者段聪聪报道 在北京奥运将至,“西藏问题”淡出国际舞台之时,美国议员再提涉藏议案,要求给在印度和尼泊尔的流亡藏人移民美国的机会,以使他们获得更多“自由”。美国国会的涉藏提案由来已久,对中美关系产生了不利的影响。我专家表示,美国人权外交的“新干涉主义”理念对于解决西藏事务是无效的,西藏事务是中国自己的事务。


据媒体19日从印度发出的消息,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称,美国众议员乔治•米勒和吉姆•森塞布瑞纳7月17日提出了所谓“西藏难民援助法案”,要求向长期居住在印度和尼泊尔的流亡藏人发放3000个移民签证,而且签证有效期限超过3年。据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表示,流亡印度的藏人约13万人,尼泊尔则有两万多人。


“3•14”事件后,米勒和森塞布瑞纳曾作为美国国会10人代表团的成员访问过印度达兰萨拉。这个由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率领的代表团与达赖进行了会面。回到美国后,这个代表团的成员于4月3日在国会提出了1077号议案,向中国施压。


在众议院提出提案还只是最初一步。提案必须首先交由国会的委员会进行商议,之后进入调查程序,然后再进行审核,最后提交大会讨论。即便美国国会通过了,政府还必须同意执行。即便美国政府打算执行,也还必须获得西藏流亡者居住国政府的许可。2006年,美国就曾向居住在尼泊尔的5000名流亡藏人提供移民计划,但由于尼泊尔政府没有对此做出反应,这一计划未能实施。


对于美国议员提出此类提案,中国西藏问题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国会经常会提出涉藏提案,产生所谓的决议,但能够成为立法的少之又少。根据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郭永虎教授对美国国会涉藏议案的研究,第100—101届国会期间(1987—1990年),西藏事务开始正式进入美国国会立法程序。从1987年至2006年,美国国会共提出200余项涉藏议案,但只有很少数成为法律。不过专家也表示,美国国会的涉藏提案或决议对中美关系产生了不利的影响。郭永虎认为,它使美国对中国西藏事务的干涉长期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达赖集团鼓噪“西藏问题”国际化的分裂活动。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的专家也表示,“西藏问题”不是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和议案就能解决的。美国人权外交的“新干涉主义”理念对于解决西藏事务是无效的。中国的问题还是要自己来解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