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戒备第二季 第五章:周旋 第七十七节:阻击黑龙堂

付勇军 收藏 1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83/[/size][/URL] [内容简介] 那辆汽车便摇摇摆摆滑向路边,超出我们几十米,我冷笑了一下,将车窗摇下,拔出手枪,对准越野车的左轮开了一枪,啪-- 轮胎爆了,那辆越野车顿时失去平衡,随着重心的力量向外倾斜,终于那辆越野车象兔子一般向前窜了一下,一头栽进公路下面深深的水渠中,冒起了袅袅青烟。 [URL=h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83/


第七十七节



烟灯山公墓在S市郊区,离市区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这里有山有水,人烟稀少,地势开阔,绿树成荫,风景秀丽,如其说是逝者安息的地方,不如说是活人游山玩水的去处。每逢清明节,平时寂静的公墓热闹非凡,S市驶来的车辆在这里排成长龙,人们在公墓前庄严肃穆地凭吊先人,追思先人生前的音容笑貌,正应了公墓大门口贴着的那两排大字:给死者以安息,给生者以慰籍。可公墓毕竟是死者栖息的地方,平时很少有人来打扰这里的清静,就是有新的死者入土,陪同的家属在办理完安葬手续也会很快离去,所以,这里大部分时间都充满着静谧和安详,通常四周空旷旷,看不见一个人影。


暴雨中的烟灯山公墓更加显得安静,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一丝恐惧,借着电闪雷鸣的笼罩,公墓没有阳光下明媚的美丽景色,反而有一些诡秘、隐晦。雨越下越大,砸在地上噼噼啪啪地响,在狂风的助虐下,雨点开始象子弹般地侵袭那些高低不等的石碑和随风而舞的树枝,天地一片阴暗,暴风骤雨和乌黑压顶的云层仿佛让人窒息。


一块毫不起眼的石碑前面,立着一个高大的黑影,这黑影是位憔悴的男人,微胖,满脸胡须,眼睛深深陷入面部,目光呆滞而不安,大雨倾泻而下,浇灌在他身上,把他的衣服全部淋湿,可他不为所动,仍傻傻地盯着墓碑上死者的那张照片,哽咽道:“哥哥,你安息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警察已经来了,他们不是懦夫,他们来为你报仇来了!”


“哈哈哈!”这位男子仰面大笑,将眼光投向空中,仿佛想刺穿头顶那乌云密布的天空。

“我一定要把他们送进地狱!这群毫无人性的坏蛋!就该下地狱!”男子将自己的双手高高举起,握成拳头,用力挥舞,歇斯底地吼到,声音很大,划破雷声雨声在原野上空久久回荡。

这位男子不象是来凭吊死者,而象是一位疯狂的醉汉,他现在已经失去理智,在胡言乱语。


我与菲儿出来的时候空中接连炸响几记惊雷,大雨在雷声中越下越大,地面很快积满污水,狂风呼呼地怪叫,带着呜咽,带着怒吼抽打着S市,我的心情有如这个恶劣的天气一样坏到极点,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要逮捕老潘,将他绳之以法,而老潘是我的战友,是我的兄弟,到时候以何种方式面对他,是我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当我用冰冷的手铐戴在老潘那双曾经给我温暖的手腕上时,我也知道,我与老潘多年的情谊将在那一刻土崩瓦解,烟飞湮灭。可邪恶注定不能当道,黑暗终究要离去,就和现在这恶劣的天气一样,过了今天,明天一定是一个艳阳天。也许,我把老潘送进监狱,才是对战友感情最好的诠释,战友啊战友,谁让你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踏上这条路,就注定要承受今天的结果。


菲儿把小歆送我的汽车驶得飞快,我们坐着的丰田就如一道闪电在S市的城区中快速飞驰,向郊区外面的烟灯山公墓赶去。为防止毒贩知道我们这次秘密抓捕行动,我在车上仔细检查了几遍,没有发现窃听器等其它的跟踪设备,这些证明天宇集团对我并没有加紧防范。刚刚这样想没多久,一辆黑色的日本三菱越野车不知从那个地方驶来,开始不紧不慢地盯在我们身后。


菲儿加速,猛打方向盘,拐进几条小巷,穿过几条大街,那辆日本三菱越野车仍死死跟在我们的屁股后面50米远的地方,不愿与我们分离。


不好!有毒贩跟在我们身后!我对菲儿说道。

菲儿点点头,娇声呵斥:“师傅,我甩开它!”

“好的!我们见机行事!”我从衣服中掏出手枪,默默把子弹上膛,准备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危险。


菲儿踩上油门,我们的汽车如离弦之箭向城外驶去,后面的三菱越野车见势,也加速跟来,我们在前面50米远的地方,他们跟在后面,透过反光镜看,可以看见那辆车的前面坐着两位高大的黑衣男人,他们戴着墨镜,表情布满杀气。


这些黑衣人的装束和打扮,我貌似熟悉,我记起来了,他们就是我在白云宾馆曾经见过的那些人,黑龙堂的人。我暗暗叫苦,这些人曾经见过我与菲儿,如果被他们盯死,他们有可能认出我,那么我在天宇集团的卧底身份就暴露了。看来麻烦是一个接一个袭来,现在赶去秘捕老潘,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前面路牌显示,离烟灯山公墓只有8公里,如果现在不甩开这两个黑衣人,则把他们带向老潘藏身的位置,那样后果不堪设想。菲儿已经把油门踩到极点,我们坐着的小车好像在飞,速度奇快,有些飘飘的感觉,不能再加速了,再加,汽车将失去控制。后面的越野车好像知道我们的意图,也提高车速,紧紧跟在后面,两辆汽车顿时象赛车一般,风驰电掣般地向前疾驰。


呼呼呼--- 外面的风声更加刺耳,小车在雨中如一把黑色的利剑刺向远处的苍穹,雨点密密麻麻砸向挡风玻璃,刮雨刷不停地左右移动,将玻璃前面的雨水扫光,高速转动的车轮奔在柏油路上把聚积的雨水压得飞溅,发出“啧啧啧”的响声。菲儿与那辆越野车的司机暗暗较劲,比试着彼此的驾车技术。空气弥漫着紧张。我没有和菲儿讲话,冷眼注视着越野车内的黑衣人,防止他们使用卑鄙的手段突然向我们袭击。


前面出现一个岔路口,左边通向烟灯山公墓,右边可以直接到达省城,菲儿对我高声叫道:“师傅,准备好了吗?我们该出手了!”


我明白菲儿的意思,在现在摆脱不了越野车的情况下,我们只能主动出击,阻止黑衣人继续跟踪我们。很快,汽车飚到岔路口,菲儿没有把车驶向通往烟灯山公墓的公路上,而是笔直向前开,后面的越野车于是也跟着我们笔直向前开,奔出2公里以后,菲儿突然一个紧急刹车,猛打方向盘,我们的小车在惯性力量的驱使下,来了个180度的原地大转弯,将车调了个头,后面的越野车没想到我们的汽车突然停止,躲闪不及,那位驾车的黑衣人急中生智猛转方向盘,他们的那辆汽车便摇摇摆摆滑向路边,超出我们几十米,我冷笑了一下,将车窗摇下,拔出手枪,对准越野车的左轮开了一枪,啪-- 轮胎爆了,那辆越野车顿时失去平衡,随着重心的力量向外倾斜,终于那辆越野车象兔子一般向前窜了一下,一头栽进公路下面深深的水渠中,冒起了袅袅青烟。


哈哈哈。我与菲儿得意地笑了起来,我们终于甩开了黑衣人的盯梢,将车开向老潘藏身的公墓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