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阳光照在我的身上,被这乍现的光芒耀的有些睁不开眼。一双手将我从睡梦里撵了出来,分明地感觉到了手的温热。和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你么”难掩虚脱地着揉眼睛,只怕这是一场梦

轻笑着望向你,我只能笑

你清瘦了许多,气质也更沉静了。却依然那么从容闲适。从你的笑容里,我几乎看不到一丝的阴影


夕阳怯弱地渐渐褪尽,屋外长风闪闪,老钟里又传来突兀的叫唤

你隐在还是你买的维尼榻前,听着你微弱起伏的鼻息。你还是将头发散在枕头上,恍然如梦


时间流水,依然不知短浅

今夜,让我在梦与醒的边缘,烧一只烟,去穿越时间里的浮云,匍匐在凝固的回忆里

你知道他踏过夜风的脚步,清影悠悠,无声无息地涉水而来

曾经的淆淆江水荡碎皎皎如月的目光,撵碎了纯真而稚嫩的情怀

在记忆的长河里,搜寻着你的身影和你长发泄地的背影,翻烂经典,也嗫嚅不来

那是光影里轻抚你发丝的土风,弹落与暗夜无异的细碎落灯,将你融入落寞的角落

渴望能再一次抚摸袅娜顺滑,绕指不去的氤氲,凑近鼻子

假如有一天,我再也找不到你的身影时,你会怪我么?似乎思念去得轻巧


如今,与你看着这一段时光,似水年华,矫情地无以复加,时不时地突然流过记忆的天空,是自己对文字彻底陌生

怕打碎了内心深处的这份默契

让我们回到那个没有预言的最初,一个沉闷的开始吧

迟疑的内心光影与季节重叠,尘封的世界里有一束停滞的气息流动,没有扇叶搅动的烟尘迢迢

那一年,我多次寻觅你的踪迹,可是你知道,你不再见我

那是在

雨巷里,碎花油纸伞上,你遮去一方流泪的天空,把我对你的思念折叠成一只盲了眼的青鸟

任凭我遍寻游觅

飞不入你浅浅的微笑,满心温柔地等待,等待靠在你肩上的哭泣

明了了,所以一任的孤高,飞远


时光注定陨落沉靡,让这一卷长长的青丝似幽梦断裂成的歌谣,诱人传唱

让那泼墨一样的锦缎,无羁浪骇地摇晃

可是眼泪终归染透了漫漫霜林

在这夏夜里,听着雨声寥落,怅然若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