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6日15时,一辆由瑞丽开往昆明的卧铺车缓缓驶入德宏境内的木康“缉毒先锋站”检查大厅,在例行检查中,车上一名身穿花边衣服、怀抱一个土瓷罐的小女孩,其异常的举动引起了执勤官兵注意,执勤官兵敏锐地发现,小女孩孤身一人,身无分文:“哪家父母会放心让小女孩身无分文一个人跑昆明呢?”执勤官兵上前询问,小女孩自称姓陈,贵州毕节人,母亲在瑞丽,要去昆明找父亲,问她父亲现在在哪里,她却说不上来。执勤官兵要她出示证件,她从衣服左边口袋里掏出了一本崭新的户口薄。在执勤官兵检查过程中,小女孩的手一直死死地抱着那个土瓷罐,并且在不停地发抖,问她罐子里面装的什么,她说是酸腌菜,种种迹象让执勤官兵内心的疑虑加重,小女孩被请进了检查室。


在检查室里,执勤官兵把小女孩的土瓷罐拿过来摇了摇,感觉很不对劲。用X光机一照,发现里面有两块黑黑的阴影,把土瓷罐打开,取出一些酸腌菜后,两块精制海洛因赫然印入眼帘,净重768克。


执勤官兵询问小女孩毒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小女孩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儿地哭,他们只好换了一位女兵来做小女孩的思想工作。


最终,小女孩终于抽泣着说“东西”是她父亲要她带到昆明的,在问起父亲的情况时,小女孩却一脸茫然,执勤官兵迅速将这一情况汇报了站领导,站领导立即作出部署,在缜密排查之下,坐在后面一辆中巴车上的小女的孩的父亲——一名30多岁男子浮出了水面。


“道友”出毒计 让你女儿运毒品


经审查,小女孩的父亲叫陈某,是贵州毕节人,和妻子在瑞丽姐勒打工,女儿在瑞丽一学校读书,才8岁。一家三口都住在瑞丽。两年前,陈某染上毒瘾,很快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他打工所得也支付不起吸毒费用。陈某经常处于毒瘾发作却没钱买毒品的境地,为了索取购买毒品的钱,经常和妻子吵架,一家人感到十分难受。


今年7月14日,在和一个“道友”——三十七八岁的瑞丽人陈某某一起吸毒时,陈某又抱怨自己没钱买毒品,对方一听,当即为他指了一条“财路”:“现在学校放假了,你女儿年纪这么小,检查站对她查得不会很严的,你喊你女儿帮我运一批货到昆明,事成后给你5000块。”5000块,那是多少毒品啊!陈某禁不住诱惑,当即答应了。


陈某找来一个装酸腌菜的土瓷罐,把对方给的毒品放进去,又在上面盖了几层酸腌菜,然后把土瓷罐交给女儿,要她带到昆明去。为了应付检查,陈某在贵州老家办理了一个新的户口薄。没想到小女孩却死活不肯干,她知道父亲吸毒,土瓷罐里面装的肯定是毒品。陈某哄女儿说一拿到钱就在昆明给她买新衣服,女儿还是不从。陈某恼羞成怒,把女儿打了一顿。在哄骗威逼下,小女孩终于屈服了。7月16日1点多,陈某让女儿抱着这个土瓷罐上了一辆开往昆明的卧铺车,而自己则坐在后边一辆中巴车上紧紧跟着。但最终他的计划还是落空了。


女儿无声责备 父亲几度欲撞墙


陈某没想到这么快就会与女儿重逢,在执勤官兵的陪同下,他垂着头走进检查室,自从被执勤官兵从中巴车后坐上喊下来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的发财梦破灭了,他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女儿。这时候,他女儿正坐在检查室内的一排椅子上,头低垂着双手扶膝,哆嗦得像一只被吓坏了的小松鼠。


一看到父亲走进来,小女孩已经平息的眼泪再次哗啦啦地流。此时的陈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只看了女儿一眼,就把头埋下去了——他害怕面对女儿那无辜的眼神。


在整个处理过程中,小女孩什么话也没有说,年幼加上内向,使她还不能用言语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是眼泪汪汪地瞪着自己的父亲。虽然她没有说,但大家都看得出来,她恨自己的父亲。这种无声的责备让陈某更为难受,他泪流满面,非常后悔,数次欲朝墙上撞去,都被官兵拉了回来。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混账的事情。


现在,此案已经移交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德宏支队侦查队,他们正在调查取证,起诉陈某;而他的女儿因为还没有成年,有另外一套处理程序,这件事情对她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用一名执勤官兵的话说:“这件事已经在她心理上造成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