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在积累了60年代建造"莫斯科"级直升机母舰和70年代建造"基辅"级轻型航母舰的经验后,正式启动了开发新一代航母的发展计划,以扩大其海上防御范围。新研制的航母代号为"1143"级,后来用前苏联格鲁吉亚共和国首府之名命名为"第比利斯"级。前苏联原计划建造3艘"第比利斯"级航母,首舰为"第比利斯"号",二号舰为"里加"号,三号舰为"乌里扬诺夫斯克"号。


与前两代仅能搭载直升机或垂直/短距起降轻型飞机的"准航母" 不同,"第比利斯"级航母具有搭载常规起降固定翼作战飞机的能力。其设计搭载机为12架苏-27K重型舰载战斗机、12架米格-29K轻型舰载战斗机、12架苏-25K舰载攻击机或雅克-38垂直起降战斗机以及18架卡-27K舰载反潜直升机。按照西方国家海军标准当属重型航母。


1983年2月22日,首舰"第比利斯"号在乌克兰尼古拉耶夫造船厂开始建造。随后几年内,二号舰"里加"号和三号舰"乌里扬诺夫斯克"号也相继在此开工。20世纪80年代末,前苏联的经济形势急剧恶化,除"第比利斯"号接近完工外,"里加"号和"乌里扬诺夫斯克"号地建造工程都被迫中止。


1991年底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只支付了完工的"第比利斯"号的建造费用,将其改名为"库兹涅佐夫"号并装备给俄罗斯海军。已经完工70%的"里加"号被改名为"瓦格良"号,等待俄罗斯政府支付进一步建造费用,只完成船体的"乌里扬诺夫斯克"号则被拆毁后当作废铁出售。


由于俄罗斯政府无力负担继续建造"瓦格良"号的高昂费用,乌克兰政府只得拆除"瓦格良"上有价值的部件,将其送入国际废船交易市场。1998年,"瓦格良"号在被搁置七年后终于迎来了澳门买家。这笔交易立刻为各国媒体争相报道。成交后,"瓦格良"号于同年11月起航开往澳门。返航途经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时,土耳其政府以"瓦格良"号会对海峡航运造成威胁为理由,拒绝其通过。


实际上,土耳其政府是迫于美国政府在背后的不断施压才拒绝"瓦格良"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的。为此,中国政府多次出面交涉,承诺中方将完全负担"瓦格良"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安全保险及可能造成损失的赔偿责任,并将从中国大陆派遣牵引船协助拖行"瓦格良",以保证整个航行的安全。 2001年9月,土耳其政府终于同意让"瓦格良"号通过海峡。2002年3月,抵达大连。


中国从"瓦格良"上所获甚多


在过去的时间里,中国海军的科技人员显然对"瓦格良"进行了基本的结构研究,并且获得了基本的现代航母结构知识,这是中国购买"瓦格良"的主要原因,通过这样的购买活动,中国还获得了必要的设计图,这一点在刘华清回忆录中也有所表述。他声称:国防工业部门也从俄罗斯聘请了航空母舰设计专家来华讲学,还引进了部分设计技术资料,航母上关键配套的预研,有了一定进展。总参谋部和国防科工委也都反复组织对考察、引进、预研的分析、论证、评估(刘华清回忆录P481)。


由诸多俄罗斯、乌克兰专家以及上述证言结合"瓦格良"的现状判断,**认为中国海军极有可能把"瓦格良"改造成为航母训练舰,依照中国海军目前拥有的舰船动力技术,要让"瓦格良"重新出航并非困难。但是,俄北方设计局的专家不同意这种看法,他们认为类似训练可以在陆地完成。


而对"瓦格良"号未来的改装,首先是获得相关设计图,尤其是需要改装部分的结构图纸。这批图纸需要尽快与实物进行对照,作为参考。加快中国产航空母舰的设计进度。


"瓦格良"未来的两种用途


"瓦格良"号的未来应该会有两种可能。首先,"瓦格良"号有可能成为试验舰,被当作测试舰上装置、电子系统、武器装备和舰载机的试验平台。《简氏防务周刊》早先的一些报道中就曾提到过"瓦格良"号被装卸包括舰载机弹射起飞器在内的多种航母舰上装置和一些自卫武器装备。


尽管中国军方可以利用陆地试验飞行甲板测试新型舰载机的起降,但这种方法难以模拟出海上起降时的摇摆和晃动。"瓦格良"号成为试验舰后便可为新型舰载机提供最理想的试验平台。并且,"瓦格良"号还可以被用于测试不同种类的航母动力装置,以便确定未来中国航母采用何种动力装置。


其次,"瓦格良"号还有可能会成为训练舰,用来对中国海军航母作战人员进行长期训练。1985年起,中国海军就开始从海军航空兵飞行员中挑选合格军官参加航母舰长培训课程,即所谓的"飞行舰长班"。但由于没有航母,这批培训出的优秀军官只得在导弹驱逐舰上担任舰长。


勿庸置疑,想要在导弹驱逐舰上积累出对航母的管理经验是几乎不可能的。这种窘境将在"瓦格良"号成为训练舰后得到彻底改变,包括舰长在内的舰上各级军官、所有舰上人员和舰载机飞行员都可以通过实实在在的舰上训练而获得宝贵的经验。"瓦格良"号一旦成为长期服役的训练舰,便能为中国海军培养出一代又一代合格的航母服役人员。


无论成为试验舰还是训练舰,"瓦格良"号都会具备在战时快速改进成作战舰只的潜力,从而成为未来中国海军正式装备航母之前的一种过渡型"准航母"。因此,"瓦格良"号必将在中国海军发展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一页。


繁复的技术攻关


如今中国的经济实力虽然足以保障建造两三艘大型航空母舰,想使其适应当代远海作战又要解决技术难题。现代航母编队是一个复杂的海上作战系统,不仅需要舰上拥有综合配套反潜、防空、、护卫、驱逐、潜艇、补给功能,舰载机性能至少也要有国际上较先进水平,为了通讯、联络、指管还需要相应的卫星系统、预警系统及专用型的C4I系统。如果说工业化时代的战舰是一个国家的冶金、机械技术成果的结晶,信息化时代的航空母舰则是一个国家基础工业和新兴电子信息产业的技术结晶。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在经济上和防务上都属内向型,造船业很不发达,如60年代前期每年下水船舶仅20万吨,只能实行"军舰自产、民轮外购"的方针。80年代以来中国造船业的发展迅速,90年代前期造船吨位便居世界第二。


2006年国内完成船舶达1452万载重吨,占全球造船产量的近1/5,而且按现有订货肯定在三四年后使造船吨位跃居世界第一位。通过按国际标准建造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各种民用船舶,中国造船业的产品结构由90年代以前的中小型散货船、油船,发展到现在着重建造超大型集装箱船、30万吨超大型油轮、不锈钢化学品船、海上浮式油轮以及被誉为"造船业皇冠上的明珠"的液化天然气船等。近年通过引进和自建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锻造设备,中国还解决了远洋巨轮的发动机自产,船舶工业已形成包括科研、设计、生产、修理在内的完整产业体系。有了这种造船实力,建造出航空母舰的舰体确属不在话下。近两年许多媒体总在猜测中国是否会将买来的原苏联"瓦良格"号航空母舰改造自用,其实这样一个1988年下水、已在海中浸泡了20年的破旧舰壳不会引起解放军海军多大兴趣,买来不过是用其作为研究参考和训练之用。


现在中国制造航空母舰的难题,主要是必须解决舰载机和各种附属设备的先进性和配套性,这就对整个国家的航空、雷达、通讯、电子、计算机技术提出了全面挑战。中国还没有现成的舰载机,俄罗斯虽热衷于推销苏一33这种已成功用于本国航母的成熟机型,然而依赖外购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国产战斗机上舰问题必须解决,这又需要技术攻关。随着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强劲势头,最近十几年来通讯业、软件业、电子元器件业有了巨大的发展,培养了愈来愈多的人才,解决上述难题的人力、物力、技术能力已远高于以前。航母制造部门若再继承当年研制"两弹(导弹、核弹)一星(卫星)"时几千个部门大协作的传统,肯定能完成较高水平的航母建造。当然,这一工程在中国是新鲜事物,许多全新的领域需要探索,肯定需要相当长的建造周期。


崛起的中国需要走向远洋,决定了迟早要造出航空母舰。近些年西方国家炒作中国建造航母会形成"威胁",此种说法实属荒谬和充满霸道。在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除中国外另外四国都有航母,印度、意大利甚至泰国也有轻型航母,韩国和日本则有可称"准航母"的大型舰只,为何这些不算"威胁"?为何中国就不能发展航母?至于说中国发展航母会"威胁"美国,更只能煽惑没有军事常识者。了解中美双方军事实力特别是海军实力的人都会认识到,中国能下决心建造航母,恰恰说明不准备同美国在海上交战。因为在数量质量都将长期存在巨大差距的情况下,中国若以航空母舰同美军对称作战,很快会成为海上"活棺材",真想对抗就要用小型舰或其它兵器进行不对称作战。中国未来航母的主要假想敌,应是那些构成局部性、地区性威胁的反华势力,所起的主要作用是保护国家日益扩展的海外权益。


几千年来拘守于大陆的中国人决心建造航空母舰,这不仅反映了经济实力的变化,也表现出观念的一大更新。从中华民族崛起的全局来看,陆上发展如同种地,海上发展如同经商,一边种地一边经商,方是国家富强之道。中国航空母舰的问世之日,也必定是国家在世界上真正腾飞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