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老苏的婚事儿 第三章 22

王申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size][/URL] 三月里,营区外的油菜花开了,漫山遍野一片金黄。大地回春,一个除旧布新的季节又来到人间,给人们带来新的希望和祈盼。可对老苏来说,钱冰清的阴影却始终没有消失。春天来了,还会有“倒春寒”。 这一天,老苏收到她的一封信。老苏不敢打开,心里砰砰乱跳,犹豫了半天,才跑到屋角僻静处,抖抖索索地拆开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


三月里,营区外的油菜花开了,漫山遍野一片金黄。大地回春,一个除旧布新的季节又来到人间,给人们带来新的希望和祈盼。可对老苏来说,钱冰清的阴影却始终没有消失。春天来了,还会有“倒春寒”。

这一天,老苏收到她的一封信。老苏不敢打开,心里砰砰乱跳,犹豫了半天,才跑到屋角僻静处,抖抖索索地拆开信。

亲爱的进城:

你那天粗暴地把我赶走,我不怪罪你。因为我已不是一年前的冰清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思。

从你那回来后,我用一半的钱在北关买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这是我和你的共同理想,我把它实现了。可是,房子是有了,却只有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守着。房子冰凉冰凉的,一个人晚上睡觉身上发冷,心里害怕。

我把自己关在新房里,不敢出门,我怕别人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不要脸,骂我用身子换钱。

可是,请你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为什么要走上那条不光彩的道路,这全是为了你,为了我们未来的小家呀。你可以从心底里骂我,瞧不起我,但我对你的真情一天都没有改变。你太不了解女人了,不知道女人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可以献出身体,但绝不会轻易把心交给别人!我的心只属于你一个人。

另外,从部队回来后,我的“大姨妈”不来了,近来总感到身体不适,时常呕吐,泛酸水,十有八九是怀孕了,这可是你的骨肉呀。

我的爹娘晚上偷偷摸摸来看我几回,他们让我想开点;大姑、三姨她们鼓动我上部队找你,说你的种不能不认账,部队最痛恨陈世美式的人物。你要是不认账,就告你强奸民女,一定会把你搞臭搞倒,一直搞回老家。我大弟、二弟三番五次来找我要钱,也说要拿着菜刀到部队找你拼命。我心里很乱,不知下步该怎么办。

何去何从,请你思量,如若不信,咱俩走着瞧!!!

爱你的冰清

1997年3月20日

老苏只感到一阵头晕目旋。他感到这下坏事了,把她肚子搞大了,这事太严重了,特别是最后三个字“走着瞧”,犹如三发重磅炮弹,发发击中他的心脏。如果这事在连队捅开,那自己的前途彻底完蛋了,真要打着背包滚回老家,弄不好还要捎带背上一个处分。他不禁想起当兵临行前,一天下午爹与他单独的一次谈话。从爹断断续续的叙说中,老苏知道了爹与娘年青时的一段感情故事。

爹是参军前匆匆与娘订婚的。爷爷怕儿子一去四五年,回来后找不到对象,便在爹接到入伍通知书后,与邻村的娘把订婚手续办了。后来,爹在部队生了病,几次写信回家,流露出不打算回去的念头,也想把这门亲事退了。爷爷非常恼火,觉得儿子出去几年,变心了,对不住女方,再说,这种事在村里是要被别人戳脊梁骨的。于是,爷爷还有奶奶,带着未过门的娘千里迢迢赶到部队。一见面,爷爷当着战友的面,就给爹一个大耳光,奶奶和娘也到部队首长办公室哭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部队首长问明了情况,当年就让爹退伍回乡。考虑到爹一身病痛,组织上宽恕,没有给他处分。

回来后,办了喜事,生了孩子,可这件事却一直在爹心里埋下阴影。爹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老苏捶打自己的脑袋,恨自己一时冲动,意志薄弱,像八辈子没碰过女人,落进了钱冰清精心设计的圈套。一次稀里糊涂的放纵,这个代价也太沉重了。

悔恨之后,他静下心来。细细琢磨,他感觉这个女人不同寻常。别看她人高马大,可心眼却不少。会不会是又设了一个圈套,逼自己就范呢?黑灯瞎火,匆匆一次接触,就播下种子并且发芽了吗?金莲娘一直想生个儿子,盼了八九年不见动静;指导员结婚五年了,爱人三天两头来队,也没见她肚子起什么变化。热心的美芹每次来队,都从家乡带来不同的偏方、秘方。指导员爱人中药吃了快有半卡车了,也没效果。生孩子,应该是怪难的。如果她告自己与她发生肉体关系,那就一万个不承认,反正没有证据,而且那天自己九点半前就回到排里,后来一直没有离开,第二天一大早一起起床出操,全排几十号人都可以作证明。他为自己做事严谨而暗自得意,也突然体会到连长为什么总是堵在招待所门口,把热恋缠绵中的战士呵斥提溜出来。再退一步想,即使怀孕,谁能证明是自己干的?十有八九是从广州带回来的野种。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舒缓了许多。看来处事就像开车处理情况一样,千万不能慌张,胆子要大,心要细。

最后他决定,先给大妹写封信,让她侦察一下虚实。事到如今,自己的闪失与过错也不能瞒着自己的亲妹妹了。

不久,大妹回信了,廖廖几句,大意说这件事已经彻底过去了,让他安心工作,不要分心走神。老苏将信连看了三遍,他不敢相信妹妹说的话,如此严重的危机,竟然这样轻而易举地过去了?就像路上开车掉了中央高压线,造成发动机突然熄火,然后停车,打开引擎盖,随手插上,就完事了?大妹是用什么手段让钱冰清回心转意,改变初衷的呢?就凭大妹一个农村女娃,在县城举目无亲,赤手空拳,就把天大的丑事给摆平了?真让人想不通。他估计大妹是在安慰自己,但大妹一贯做事稳重,在原则大事上不会骗自己。老苏带着满腹疑虑,像处理钱冰清那封信一样,将大妹的信撕得粉碎,假装上厕所,顺手丢进化粪池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