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


老苏的第二次恋爱,在他自身灵魂深处爆发出的愤怒和感觉处处有人对自己的指责、奚落、嘲笑中草草收场。在连部,连长问了情况后,不解和惋惜地摇摇头,没说什么;美芹则流露出极端鄙视的神情,把钢精锅和碗、筷拿回家后,在水龙头上用84消毒液连洗了三遍,仿佛生怕钱冰清留下什么见不得人的病毒;老苏回到招待所,把钱冰清洗净拧干还未来得及拿出晾晒的白床单抖落开来,对着亮处仔细察看,除了有几处陈旧的暗黄斑点之外,确实没有留下泛红的印痕,这更有力地印证了康爱贵的消息。此时老苏突然生出几分幸运,如果自己新婚之夜的次日清晨,母亲抖开这幅床单察看,那将在小山村闹出多大的动静来呀。

一周后,大妹来信,把县城里对钱冰清的风言风语详详细细说给他听,还捎带着传达了爹娘的严正忠告:城里的姑娘多的是,一定要找纯洁可靠的人,千万不能给祖宗八辈丢脸。

正月十六,康爱贵探亲回来了。他告诉老苏,钱冰清回家的第二天,就在北关买了一套二室一厅的商品房,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仿佛人间蒸发似的。他的大弟、二弟三天两头轮番去她的住处,找她借钱,她死活不给,姐弟俩就吵架。春节那几天还发生过厮打,连110都惊动了,想想也怪可怜的。

听着康爱贵的叙述,老苏虽然脸上毫无表情,好像事件中的那个女人与自己从来就没有关系,可心里还是隐隐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向前看吧,好姑娘多的是。过一阵子我叫我娘在县城给你介绍一个,一定要正经八百的大姑娘。”康爱贵笑着说。其实,康爱贵这次利用春节假期回家结婚,也很不顺心。他的对象在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当文秘,人长得白白净净,还会写几句情诗,也是康爱贵的娘相中的。自从确定恋爱关系,姑娘三番五次写信催他复员回来,说她需要花前月下的温情,需要如诗如画的爱情,更需要如火如荼的激情,最怕一个人孤独寂寞,“寂寞会令我窒息”。听说康爱贵还要在部队干七八年,粉白圆润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婚宴上,公司来了三十多人,年轻英俊的老总与新娘开玩笑逗乐,还对上几句北岛的朦胧诗,酸酸的,全然没把康爱贵放在眼里。他还发现,两人喝交杯酒时,新娘的眼睛始终看着老总,含情脉脉,仿佛那人才是新郎倌,自己只是一个临时顶替的道具。两个小时的婚宴,新娘借故出去四五趟,而每次老总也不在席位上。夜里闹洞房的人散去后,她以送公司小姐妹为由,一下子出去一个多小时才回来,回来时眼圈红红的,像刚刚哭过。

“当兵在外,两地分居,一定要找贤慧、忠诚的老婆,就像连长爱人一样。人丑一点不要紧,只要放在家里放心就行。”康爱贵深有感触地说。

尽管老苏不知道康爱贵心里的隐情,在他的潜意识里,始终对康爱贵羡慕不已。找到一个美丽可人的县城姑娘,夫妇俩都是城镇户口,一切都唾手可得,而自己则要不断打拼才能得到。他觉得康爱贵的话太有道理了。当兵的人整天在外,没法和地方小青年比,女方的思想素质、道德水准不能有丁点闪失,否则就要出洋相。

怕出洋相,可洋相却找上门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