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 [教官征文]军训啊,军训

[第一军团原创] [教官征文]军训啊,军训


进入大学报道后第三天,还没来得及憧憬一下未来浪漫的大学生涯,就开始了艰苦的军训生涯。虽然我没有真正的当过兵,但是在铁血读过不少的军旅小说,发现为期两周的军训还真的和真正的新兵连一个样,那些教官们(我们喊他们连长排长),并没有因为我们是大学生就放松了对我们的要求,他们完全是按照严格的新兵训练标准来要求我们的。


上午大家去各个系的辅导员那里领军服,拿到手一看,心里好生失望,军装是老式的倒也罢了,军帽也是老式的软帽,如果不是有领章和帽徽,活脱脱一群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下午学校领导和军训部队领导开了一个简单的动员大会,给我们军训的是某空军部队,我当时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空军对队列训练和内务整理的要求肯定要比陆军宽松一些,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完全错了。


大概是下午三四点钟,我们全校两千多大学生,以系为单位在操场上集合。我们系的教官一共有四个人,带队的是一个一杆三星的上尉,还有三个士兵。上尉长得很魁梧,熊腰虎背的,我怀疑他在部队里是不是警通连的,三个士兵中等身材,看样子可能还是新兵。上尉对我们做了简短的训话,他是我们的连长,那三个士兵分别是三个排长,班长由学生们担任。在部队教官的带领下,我们系和其他系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向部队营房徒步行军,大概走了近三个小时才到,一个个又累又饿。


到了熟悉的军营(我小时候跟着在爸爸在部队营房里住过很长的时间),还不能吃饭,排长们让我们先列队。几个士兵(不是教官)从大卡车上往下面搬我们的行李,一边搬,一边叫行李上面的号码,听到自己的号码,要大声的回答“到”,然后跑步去取自己的行李,如果回答的声音不够大,或者跑得不够快,上尉连长就会吼一声,“怎么声音像蚊子一样”,或者是“没吃晚饭,跑不动是吧”,排长就对我们说,“回答的声音一定要大,跑步的速度一定要快,听到没有?”这次我们一齐大声地回答:“听到了。”这时候连长才满意的“嗯”了一声。在后来的军训中,连长一直对我们很凶,动不动就骂人,相反我们的排长们一直对我们很好,大家一唱一和,配合默契。


等大家都取完行李,排长们带我们去宿舍,大家找到自己的床,把行李放上去,然后再重新列队,迈着不太整齐的步伐去食堂吃饭。吃饭前,连长宣布了一项纪律,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我们和连长排长们是在同一个食堂吃饭的,吃的伙食也完全一样,解放军的官兵平等不是一句口号。


吃完军训的第一顿晚饭,连长排长们领我们整理内务,一名排长用自己的床铺做示范,教大家怎么叠被子,要领是每叠一层,都要用手将表面铺平,最后把棱角用手折出来,还有其它的一些诀窍我忘了。然后,连长随手打开一名排长的小衣柜,指着排长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对大家说,内务检查也包括小衣柜,里面的衣服包括内衣不得超过多少件,而且也要叠的像这样整齐才算合格。我们每个人还有一个大柜子,部队里面对大柜子里面东西的数量摆放也是有要求的,但是对我们就不做要求了。


叠被子是每个军训的大学生最头疼的事情,实际上被子要松软才暖和,盖起来也舒服,可是按照部队的要求,被子就得变成硬硬板板的才能叠得薄,也才能叠出棱角。每次教官来检查内务,我们总是因为像馒头一样的被子挨训,排长的态度还好一些,连长骂起人来可凶了。为了让被子显得薄一些,棱角出来一些,我们这些大学生可是用尽了心思,最常见的方法是一有空就坐在叠好的被子好,好让被子变薄一点。排长有时候看见了,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笑一下就过去了,要是让连长看见了准挨训,部队里讲究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坐在被子上成何体统。还有的同学干脆晚上睡觉不是被子盖在人上面,而是人压在被子上面,身上只盖一层毯子。还有聪明人把被套里面的被子抽出来,换成薄薄的毯子,这样“被子”不就显得薄了嘛,不过被连长发现了,好一顿训,还被罚跑步N圈。


有一次吃饭之前排队的时候,我的勺子掉在了地上,我知道队列中不许乱动,又不知道怎么办,就趁排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弯下了腰,其实排长早就看在眼里了,我一动,排长回头瞪了我一眼:“干什么?”我一慌:“我的勺子……”排长毫不留情:“先喊报告再说话。”我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喊到:“报告,我的勺子掉了。”排长就一个字:“捡。”以后大家都知道了,开口说话之前要喊“报告”,幸好我这次是在排长面前犯错误,如果是在连长面前犯的,还不知道被怎么训呢。


教官们虽然对我们要求很严,但是,我们的每一点进步他们还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记得有一次,训练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去自来水笼头前喝水(那时候也顾不上卫生不卫生的了),有几个同学喝完水发现水笼头松了,一直在漏水,就动手把水笼头修好了,排长看见了当场口头表扬了一次。晚上训练结束的时候连长按照惯例讲评,还特意因为此事表扬了那几个同学。


为期两周军训终于结束,在最后的会操中,我们总算是被连长排长们训练出来了一点兵的样子,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了检阅台。


在军训的两周里,我们天天盼着这痛苦的日子早点结束,可是后来回忆起来,又觉得特别的充实,很怀念那段日子,怀念和蔼的排长,也怀念严厉的连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