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2宿命 新兵生涯 第七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3/


一晃,一年半过去了,郑辉在日常的锻炼中变的越来越强壮,已经有一些暴龙的影子了,刘正本来就喜欢体育,所以身体也比同年纪的人要强壮,两个人通过预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只是,当时告诉老师,他们的志愿是当兵的时候,差点没有把老师吓一跳,因为这两个人不只是学习不太好,就是纪律也不好,大错不做,小错一堆,去当兵还不死了。

不过,他们还真没有让老师失望,就在告诉老师要当兵的没几天,他们踢的足球,把玻璃窗送进了天堂,气的老师三天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看。

这两个人要是当了兵,兵营不被他们闹翻了天。

然而,就在他们毕业后的第十天,他们就拿到了军队的录取通知书,并得到通知十天之后,也就是7月25日,到A市的火车站集合。

那一天,郑辉与刘正两个人穿上了军装,郑辉的母亲,刘正的父亲与母亲,都来为这两个孩子送行,还给了他们不少好吃的东西。

特别是刘正,他因为练习肌肉,所以要适当的补充营养,所以有了吃巧克力的毛病,以增加热量与体能。

上了火车,两个人就开始有说有笑的,毕竟像他们两个这样青梅竹马的人太少了,他们什么都砍,什么昨天晚上的好剧,自己的游戏打过了,还有什么最近有什么新闻啦,聊的可欢了。

同车的人,看着他们两个人,本来还在为离开父母而难过的他们,现在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开始找情投意合的人开聊了起来。

一会儿一个长官样子的人走了出来:“大家听好了,我们的目的地是C市,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C市的C大队出了一位兵王,之后再没有人得过这个奖励,你们想不想得到,然后向大家炫耀呀!”

“想!!”所有人一起叫道。

“好,如果想,你们就好好的当兵,当一个合格的兵,就从新兵连开始。”

郑辉突然说道:“当兵王有什么好的,我的目标是干掉兵王,不论谁当兵王,我都会亲手毁了他”

“噢,呵呵,今年的兵,口气不小呀!”长官笑着说道:“说的好,你们就要有这种想法,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说完,长官就走了,郑辉知道那个人,可能就是新兵连的其中的一个班长。

郑辉冷笑了一下,心里想:“为了报父亲的仇,我一定要在特种部队里面将他找出来,不论是谁,就算是兵王,敢挡我的路,我也一定要灭了他”

“小辉,你现在就像是一个兵了”刘正笑着说道:“你不像是一个新兵,到像是一个有着很高技术的老兵一样”

“我就是老兵”郑辉冷冷的说道:“现在的我,就要先从打倒所有老兵开始”

刘正立刻也学着样子,冷冷的说道:“没错,呵呵,呵呵”

郑辉可没有心情和刘正开玩笑,父仇在身的他,既然已经来了,就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找到杀父的凶手,那怕和敌人同归于尽。

“呵呵,当了兵的你,感觉就像是美国大片里的英雄一样,还有淡淡的杀气,可是你看我,别说杀气了,一身的傻气”刘正叹了一口气。

“是呀!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会咬人的狗是不会露出牙的”郑辉心里暗暗的想着,然后笑着说道:“别开玩笑了,还杀气,我连杀鸡都不敢呢!”

“不是吧!”刘正笑着说道。

火车开动着,就像小孩子的摇篮一样,渐渐的,大家都睡着了。

“哈哈哈哈”一个人影狂笑着向着郑辉走了过来:“看看,你父亲死的那么惨,你有你父亲那么厉害吗?”

人影向着倒在地上的郑海波(暴龙)走了过去,然后用削尖了的木棍,插入了他的肚脐,郑海波的嘴角流着血。

“不要杀我爸爸,不要杀我爸爸”不论郑辉怎么叫,都没有办法跑过去,救自己的父亲。

看着他的爸爸惨死在自己的面前,郑辉大声的哭了起来。

“来吧!下一个,就是你”人影再次举起木棍向着郑辉刺了过来,郑辉猛的挣开眼。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身上的汗水已经透过了他的衣服,心惊中的他,意识到原来这是一场梦,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明白到,自己的对手的强大,如果不能杀死对手,就只能被对手杀死,而且死的绝对比父亲还要惨。

刘正正靠在郑辉的身上,沉沉的睡着。

“你的父亲是被特种部队的人杀死的,我们正在调查这件事情,据说那个人单兵能力很强,特别是有人危胁到他的生命的时候,而且诡计多端,你一定要小心”郑辉想起了比特罗的话,心中暗暗的吃惊,自己会不会成为那个特种兵的手下的另一具死尸,郑辉现在反而有些害怕了。

“小辉,你怎么了”刘正睁着朦胧的睡眼,看着惊魂未定的郑辉。

“没,没什么,你睡吧!”郑辉立刻说道。

刘正又一次又睡了下去,这一次他再没有做梦。

第二天一早,所有的人都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火车还在开动着,只是农田从车的两边飞过,从城市来的人们,看着农村的田地兴奋起来,就好像内地的人第一次看到大海一样。

郑辉轻轻说道:“小正,早,昨天晚上睡的好吗?”

“不好,全身酸痛”

“不好?你一晚上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的肩膀到现在还痛呢!”

“呵呵,谁让你的肩膀舒服呢!”

“我靠,还成我的问题了,好,小正,下次你再想躺在我的身上,我就在那里放上十个图钉,非把你刺成麻蜂窝”

刘正一听立刻说道:“别别,我服了你了,千万别放图钉”

呜......,火车的气鸣声,响了起来。

“现在几点了”刘正问道。

“你自己不是带的表吗?”

“这表昨天就罢工了”

“你就不能买一个新的,这表你都带了五年了”

“呵呵”

郑辉看了看自己的表,然后说道:“六点三十五分”

“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开饭,我的肚子有点饿了”刘正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行礼里面,拿出了一块巧克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