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两面:女童军杨惠敏的故事

一事两面:“八百壮士”抗击日军女童军杨惠敏的故事

近日看了几本叙述近代史事的个人回忆录,包括陈存仁描述从袁世凯到抗战时期个人见闻的“银元/抗战时代生活史”,和曹聚仁记述采访见闻的“采访外记/采访二记”,其中都提及一段抗战初期出名的新闻,即女童军杨惠敏送旗的故事,但说法却大相径庭,十分有趣。


先看看陈的描述,故事发生在1937年日军攻打上海闸北,国民军战败后撤,只留下两个营的兵力固守四行仓库作掩护,也就是后来所称“八百壮士”抗击日军的著名事件。当时租界是中立区,上海本地人、各国记者、商人都站在租界这边隔着苏州河观战,看着日军对四行仓库的国民军狂轰滥炸,却无法前进一步,十分钦佩。这时有个懂军事旗号的人,自告奋勇向对岸的孤军打旗号,问他们需要什么紧急的援救物资,对方旗号回答“什么都不要,只要一面国旗”。大家知道后,一时也无法送过去。忽然有一个女童军叫杨惠敏的,用油布包着一面国旗,勇敢地跳下河去,冒着枪林弹雨泅水过了河,将国旗送到国民军手里。很快国旗飘扬在四行仓库上空,士气更加振奋,租界这边看着的人们也是欢声雷动。


杨惠敏因其勇敢事迹成为国民党的“抗日形象大使”,在各地乃至国外做过很多演说。“八百壮士”的故事曾两度拍成电影,杨惠敏送国旗的情节自然少不了,但说法有些不同:杨惠敏是在夜晚通过租界与四行仓库相连的马路乘黑穿越日军的封锁线,将国旗送到守军手里,第二天清晨,升起国旗后,杨慧敏无法从原路返回,于是跳入苏州河游回了租界。


这已经有两种说法了,但曹聚仁的书又揭示了另一个版本,按曹所述,四行仓库当时相邻几间房屋就可以到达西藏路的英租界,几间房子打通后,可以直接穿越而无暴露在外的危险,当时杨慧敏受国民军指派将国旗由此通道送到了四行仓库,并无任何冒险之处。后来为了宣传八百壮士的英雄事迹,就树了她作典型,她也就开始将故事编得越来越玄乎。


按说,陈存仁是三四十年代上海的名医,虽亲历上海近代种种变迁,但毕竟非亲眼目睹杨惠敏之事,估计仅是口口相传而知,与主流的新闻宣传版本不会大的差异;曹聚仁则是中央通讯社记者,在沪淞战役期间担任特派战地记者,所知内幕必然比普通人更多更详。因此个人认为还是曹的版本更加接近真实。曹聚仁在书中也常发感概,说当时的新闻报道多是服从政治需要,虚假粉饰颇多,所知的种种内幕,也只能在事过境迁后才发发牢骚了。


杨惠敏后来的遭遇也十分曲折,还牵涉到戴笠和胡蝶,颇有戏剧色彩。虽然是非曲直难以判断,但可以看出,当一个人不期然被捧得太高而无能力自控时,往往也会跌得很惨。


所感慨的是,其实所谓历史真相,只是看你掌握有多少史料,或者当事人是否能客观中立地描述事情罢了。虽是相隔仅几十年的事情,也照样可以众说纷纭,难以评判,更不要说久远一些的年代了。


再者,为某种目的树典型造神话之举,时常有之,代代相传,也不足为怪呵。

本文内容于 2008-7-22 11:53:13 被飞龙人主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