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师三之夫妻不同方式与不同结果:



有夫妻同为教师者,共同执教于某小学。夫姓林而妻姓苏,我称他们为:林老师与苏老师。

某四年级的班级,先由林老师出任该班级的班主任。时间是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在继续中。当然,这时候的学校也基本上已经是正常上课了。

由于一至三年级是一个老师任班主任的,进入四年级后,就换了新的老师。

新老师来上课,对于学生来说,没什么稀奇的。

开始上课时,班级里差不多是安静的。

当老师转身面向黑板写字时,下面就象炸开锅了似的。课堂里的男女学生,除了前面的一、二排外,就几乎没有不在窃窃私语的学生了。

林老师是男人,自是有男人的阳刚之气。同样也具有与其他人一样的男人的火暴脾气。

先前,林老师也是善言相劝这些小学生们,什么上课要认真听老师讲课啦,要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啦,什么好好学习啦之类的好话,几乎都说过了。不过,那时候还处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及高中上大学等等,都不是靠成绩上去的,而是靠被“推荐”上去的。要思想好,有背景,才能被推荐上去。学生的成绩,只是被参考的依据。所以,那时候的教师,确实是比较难从事的职业。

(——————说个题外话:我始终认为,所谓的素质教育、推荐升学不可取。因为,人为的因素太大了,有时侯就没有公平可言。所以,我坚持认为:考试,是最后的公平。这是中国千百年来沿用至今的最好法宝!)


言归正题:

虽然是在七十年代初期,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不过,这时候的教师,一般是不会再被学生、红卫兵拉去批斗、被贴大字报了。但是,学校、老师们还是不敢挥舞“开除”这根大棒的。除非校长、老师们不想干、不想活了还差不多。

那么,这课堂上,学生在私底下“商议”国家大事、邻里琐事、生活小事、以及小孩子们自己最开心的事,是司空见惯的。

对于一般的老师来说,会请学生们别说话,至于学生们听、还是不听,那就随便你们了。不是有句名言吗:充耳不闻!

不过呢,这位林老师呢,可能是他的责任心强,也可能是他想教好学生,不过也有可能就是他的脾气急躁。总而言之,他就无法容忍学生上课时在底下 “私聊”。

在老师面对学生讲课时,学生们“私聊”的现象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但是,在老师转身往黑板上写字时,这教室里就如同“老鼠在开会商议如何分摊窃取来的赃物”一般的吱吱叽叽,几乎教室里响成一片。那么,林老师就只好再给学生们“做思想政治工作”了。不过,对于这些学生们来说,基本上无效。

如此周而复始,那么,这林老师自然是会生气了。后来发展到愤怒无比的地步,擂讲台,扔粉笔等等!

可是,在那个时代,老师的愤怒、发火是吓不倒学生的。所以,无论林老师怎么生气、发怒、骂人、发火擂讲台、乃至于向学生扔粉笔,似乎都无济于事!

不过,在老师发火时,课堂里也会没人说话的。——————毕竟小孩还是怕大人的。

但是,当老师发火完毕,再转身往黑板写字时,学生们的“私聊”之声慢慢又起。如果这老师写的字不多,很快就转身回来面向学生,这私聊声只在“局部地区”发生。如果老师往黑板上写个二三分钟的话,恐怕这教室里,就会“抗议声”四起了。学生们就都开始“讨论”各种话题了。

坐在第一、第二排的学生们,因为与老师是近乎“零距离”。所以,相对来说是不敢那么大声、那么放肆地说话的。不过,偶尔“私聊”与做“小动作”,也是经常有的。

与老师近乎“零距离”,说话虽然不那么方便,要特小声的来说。不过,好处也是有的。那就是当林老师发火时,在他愤怒到极点时。那么,林老师就会使劲拿自己的拳头擂讲台,或者拿半截的粉笔扔学生。老师扔过来的粉笔,下课时学生们会“很及时”的把老师“赠送”来的粉笔收集起来(当然不会还给老师),课间、课后就大派用场了————到处乱涂乱画。

坐在第一、第二排的学生们的好处呢,就是“很不客气的”把林老师擂讲台时、从粉笔盒里“跳出来”的粉笔,全部收集起来。用途嘛,就同上了。

因为大声说话的同学都是坐在后面,那么,林老师发火时的目光,自然也就延伸到后面去而不看眼前的学生们的动作。坐在第一排的学生们会趁林老师的目光“远去”的机会,迅速收拾“战利品”——————把林老师擂讲台时跌落的粉笔统通的装进自己的口袋。

不知道林老师是不是知道前排的学生们这么做,反正半年的时间里,林老师没有说过前排的学生们收集粉笔的事。

收集到粉笔的学生们,放学回家可就好玩了。要么,一路走一路随处乱画,要么,回家与小朋友们乱画着玩。

虽然林老师除了打学生之外,几乎所有的“教育方式”都试过了。不过,这课堂呢,在林老师(其他老师也一样,只不过是他们不象林老师那样的生气罢了)转身往黑板写字时,就从来没有安静过。区别是有时侯的声音大些,有时侯的声音小些;有时侯的声音多些而已,有时侯的声音少些。仅此而已。

林老师呢,依旧经常发火、骂人,但也照常上课。

我看,这半年时间,林老师确实挺辛苦的。各位知道:怒伤肝吗?

当然,如果林老师来上课,(就象我在《铁血》论坛纯属混工分一样的)纯属混工资的话,那就大可不必生气了——————我写我的黑板字,我讲我的课本书,你们这些学生们呢,爱学不学都是你们的事。与我干系不大。那么,他也就不会这么累了。


半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一个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时光匆匆,暑假很快就过去了。

四年级的第二个学期开始了。————现在是九月一日开始新学年,过去是过年后的正月开始新学年的。

上课几天后,来了一个新老师。是女的,来接替林老师做班主任的。

记得她来上第一节课时,先向学生们做一番自我介绍,而后开始讲课。

做自我介绍时,她说:我姓苏,名叫苏**。然后,转身往黑板上大大的写了她自己的名字————确保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学能看得“清清楚楚”。苏老师接着说道:上课时间,请同学们认真听课,勿说话仔(就是窃窃私语之意),勿做小动作。认真学习,学去的知识,就是你们的。如果有人上课不认真,或者破坏课堂纪律,那我就会对他(她)不客气的。

同时,苏老师很真切的对学生们说道:上课时,你们要认真听老师讲课,如果你们有话要说,得等到下课后再说。我欢迎同学们到我的办公室里讲故事听(那时候听故事是学生们最喜欢的事)。


其中有一句苏老师讲的话特别经典:“ 我 不 怕 白 刀 进 , 红 刀 出 。 ”(还写上黑板呢)

经过一番自我介绍、心理教育之后,苏老师开始上课。

老师上课嘛,总得先往黑板上写几个字。就在苏老师转身写字后,同学们的“老毛病”又开始犯了————大家开始评议苏老师刚才的“讲话内容”了。

苏老师随即转身回来,不过,她的脸上没有生气的表情,更没有发火。只是用她那锐利的目光,在刚才的声音来源处扫视一遍。见大家不再“讨论”,苏老师就转过身去继续写字。

在苏老师转身过去后,“讨论声”继续雀起。再次听到学生们的“窃窃私语声”。之后,苏老师再次转身回来面向学生。她开口了,但她依然没有发火,也没有骂人。只是平静的说道:刚才我已经说过,上课时间,请同学们勿讲话,有话下课再说。如果你的话很要紧,得马上说,那么,我就让你先说。等你讲完了,我再上课,我可以等你。并问道:哪个同学先讲哦?可以举手。——————当然是没人敢说,更没人敢举手啦。是不是?

停顿几秒钟后,苏老师说道:若没人讲,我就继续上课了,请大家勿讲话、保持安静,行不?

同时,苏老师的眼光,又在声音的来源处扫视一遍,嘴角还带着微笑。

坐在前排的同学们,已经笑起来了——————当然是不能出声的“心笑带着嘴笑”啦!

过后,苏老师转身继续写字,匆匆忙忙的写完几个字后,转过身来讲课。好不容易的上完一节课。下课钟声响过后,苏老师宣布下课。

一般的老师,下课后就基本上是马上走人,离开这讨厌的教室、回他(她)的办公室去赶紧休息一下。以挨下一节课的铃声。

但是,苏老师则不然。她宣布下课后,就缓步走向刚才的声音来源处。到了那里,她很和蔼的对同学们说,上课时间,是老师讲课的时间,大家要安静听课。你一说话,就会影响到其他同学。这样多不好哦?你若爱讲故事、爱讲笑话,可以课间讲。老师也欢迎你到老师的办公室来说。然后,就开始与同学们讲“闲谈”(就是聊天)。你叫什么名字啦,你喜欢什么啦,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啦(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的制度),你是老几啦等等“废话”。不管男生、女生,她都与他们聊,一直聊到上课铃声响起。末了,再嘱咐同学们上课不许讲话,要认真听老师讲课,然后走出教室。

苏老师走出教室后,并没有马上回办公室去,而是站在窗外,看着教室里的学生们上课。

试问:窗外班主任老师站着,教室里哪个学生敢讲悄悄话?做小动作?除非你是吃了豹子胆的!

许多学生都不知道苏老师是什么时候走的。因为,自看到老师站在窗户外看着大家上课,许多人的头,就没有再转过九十度去看窗外了。那么,这一节课,自然是上得比较安静的了。

下课后,同学们都要去上厕所(那时候还没有卫生间这个名词),而班主任的办公室,距离厕所仅隔二个教室。所以,就有大胆的同学们,跑到老师的办公室门口去“偷看”。——————还是不敢直接进去看。小孩再淘气,也是怕大人的。

苏老师发现同学们在门口,就叫同学们进去玩。老师既然叫了,学生自然就会进去。

原来苏老师与林老师是夫妻!

林老师兼做保管员,管理体育器材的。

他们的办公室是一间隔开二间的,外面放杂物,里面是办公室,不大的房间。

不过,学生不象大人们那样的要保持距离,进去后每个人要占很多空间。

学生们进老师的办公室,几乎都是抱成团似的进去,进去后又结成堆。所以,一个小办公室,也是挺能“容人”的!

而苏老师呢,她是笑容可掬,对学生们很亲切,什么话题都跟学生聊。学生进去呢?大部分是起哄跟进去凑热闹的,也没什么目的、也没什么正经事要说。————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图个开心而已。

自此以后,学生们与老师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听老师的话了,都把老师当成自己的“伙伴”了。

在现实生活中,小学生一般上午到学校的时间都不早,还会常有迟到的。一到学校,就开始早自习了,就没有时间玩了。

而中午呢,就不同了。那时候是上午上三节课,没到十一点就下课放学回家。下午上三节课,从一点半才开始上课,而学生们一般十二点多就到学校了。所以呢,这学生下午去学校就显得特别早了。那时候的学校大门,不象现在这样关得很紧。那时候的学生,可以随时进校园。所以,中午就有很多学生在操场上玩。

许多老师都是在上课前一刻钟到学校,如果是第二节课或者是第三节课,有的老师还会等时间到才来学校。

不过,苏老师一般都来得要早些,于是乎,同学们好多都挤进去老师的办公室,与老师说笑玩。而苏老师呢,对学生确实也好,也挺关心学生。与学生们有说有笑,跟学生成为好朋友。那么,这同学们呢,从此就很听苏老师的话,在随后的二年时间里,课堂上就没有学生在私下里聊天、做小动作。

那一届的学生,小学是上五年半毕业的。最后半年称“过渡班”。


时光匆匆,一晃就是几十年!

如今的林老师与苏老师早已经退休。

他们退休后,办起了幼儿园,开始时是租借民房当教室,如今已建成大约占地五六亩的三层的花园式幼儿园,还盖了一幢六层的宿舍楼。

他们的幼儿园,生源充足,生意兴隆。

这与他们的恰当的教育方法、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及教育成果,是分不开的。

所以说,好老师,就能教出好学生。而破老师呢,就会误人子弟了。


并非学生朽木,而是老师不会雕而已。


难道不是吗?


本文内容于 2008-7-22 18:26:02 被我是军阀的老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