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猛进 序章 镜中奇遇 八 银两如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5/


春天的势力渐渐地深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原本厚实的棉衣在以没有被察觉的速度逃向箱柜。南京,这个新的名字正式开始使用了,还在改造中的北京已经升格成为真正的京师,就等皇帝移驾。

600年前的春天就是不一样啊,这里有大片的农田,有长久浸泡在南方烟雨里的砖木结构住房泛着青苔,还有那未被开垦的大山,一切透露出葱翠的绿意,朱允炆一时兴起,策马狂奔到郊外瞄了几眼这古代的春景,然后冲向军营里去了——他当然知道如果以后大功告成了可以“想看多少就看多少”(一如家长告诫孩子现在要好好读书,将来能怎么怎么一样),只是珍惜这样的突然的兴致而已,将来的自己,恐怕不会有这样忙里偷闲的欢快心情了吧。

出发前,马厩里的仆役用看到妖魔鬼怪般的目光看着这位本来应该坐轿子的皇太孙殿下居然亲自来整理马具,而且宽大的袍袖被两个盔甲上使用的腕轮束住,马夫只是惊奇这个曾经整天满口道学文章的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打理马匹的?朱允炆并不这一点,只是自顾自的用不熟练的动作把马镫调到很高的位置,等他抬头看见马夫惊愕的眼神时,非常坦然地吩咐道:“以后马镫都放高,这样虽然骑乘的样子难看,但是方便高速奔驰。”说完从马厩里牵出那匹最高大也最暴躁的马,从容地上马,一踢马腹,扬长而去。好久还能听到:“嘿~~让下让下~~马匹受惊啦~~~小心啊!”

马三保听说太孙出去了,连忙去冲进马厩,找马去追,赫然发现那匹最暴烈的骏马已经被骑走,大骇,生怕这位古怪的少爷出事,可是在闹市区他又没有魄力纵马狂奔,赶到军营时,朱允炆已经咧着嘴兴致阑珊的出现在军营大门。

夏雷新官上任三把火,急于展示自己更多能力、报答储君殿下知遇之恩的他毛遂自荐接受了训练任务。原本他也是殷实之家的公子,读得圣贤书,可是自小心仪的女子居然在两家订婚之后因为姿色出众不慎露脸后被蒙元县官的儿子抢去强奸,最后含恨自杀,按照元代律法,这蒙古贵族强奸汉族新娘还是合法的,出了人命仅仅是赔了200两银子,他激愤不过,拿出自唐代以来传家的宝剑击杀了那个县官和他儿子,这下捅了大篓子了,连犯三项大罪——杀人,造反,造反是两个罪名,一是私藏兵器,二是袭杀朝廷命官。最终他的家被九族株连的一干二净。他从此流浪天涯,后来元末农民义军四起,他便投效了朱元璋的队伍,幻想建立一个没有狗官的朝廷。他原本识文断字,武艺不凡,想来也是军中非凡人物,可是他的经历让他总是阴沉着脸,而且嫉恶如仇,最终不得重用。

夏雷认真的翻阅手中的资料,按照要求训练这6000将士的队列,眼前飞扬跋扈的字体固然让他赏心悦目,然而其中的内容更让他震撼,聪明的他不难发现,这些队列动作是一个完整的系统,虽然曾经看不惯连转向都要标准化的要求,等到每个连队逐渐形成的齐整队形融入战士们所具备的杀气形成一种强大的威势以后,他不得不赞叹太孙计策的玄妙。当然他还是不能理解那所谓的新式军礼——朱允炆也不能编造出合理缘由,只是看惯了600年后的军队不自觉的搬出来了,他当然知道这是钣金铠甲时代欧洲军人交谈时推起头盔上“面甲”表示尊重的手势发展,可是中国军队的头盔并不需要这个动作,这可难倒了这位善于说谎的赝品储君。夏雷还奇怪的就是军中必须相互以“同志”称呼,朱允炆告诉他全军将士都是为了保家卫国而聚在一起的热血男儿,有着同样的志向,所以称同志,而为了官兵一致,所有人必须以同志相称呼而且自称为“我”。翻到资料后面,夏雷惊愕的发现队列动作里还有带兵器操练的方法,把军刀举到面前竖直虽然古怪但是还可以理解,而士兵们居然会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令他难以想象,他私下问过太孙身边的公公,得知步枪就是一种火铳,而他所知道的火铳用料繁多工艺要求极高,翻阅所有皇太孙给的资料居然根本没有提及任何其它兵器,难道说,这支军队居然要以火铳为主力武器?那要多少钱啊!一抬头,看到皇太孙朱允炆正牵马施施然而来,辕门口的士兵还是忍不住单膝跪下行军礼,而夏雷却忍住了冲动,立正抬手,行了一个新式军礼。

“殿下,我军将使用的武器是火铳……呃,步枪吗?”

“是啊,有什么疑问么?”

“据属下……我所知,火铳造价高昂啊。”

“你说的对,步枪比普通火铳造假高上若干倍!我正为这件事情担心啊。对了,我军使用的武器以火铳为主战单兵武器,其他的还有单兵火箭炮,面杀伤武器有火炮和集群火箭炮。这几样东西,都还没造出来,若是造出来,恐怕都是同时吞噬人命和银子的怪兽。”

“这……”古代读书人懂得的知识不少,然而懂得经商的极少,朱允炆也不指望他们能够帮上忙。夏雷已经养成了作为军人的习惯,虽然他担心军费的问题,但是他还是很向往看到“吞噬生命的怪兽”会对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产生如何的杀伤效果。

***

人民的生活并不富裕,那么加税的做法无论是道义上还是朱允炆心里都行不通,这样的话,只能找富人,但是朱允炆的身份太公开,不能直接抢,那么只好用商业手段,而富人们,应该对奢侈品很感兴趣,这个时代的奢侈品而自己的时代可以轻易生产的也就是实际上很便宜的东西是什么?朱允炆的思维犹如反潜直升机放下的声纳浮标一样,一遍遍的扫过脑海。玉石?金属?布料?琉璃?琉璃!玻璃!!终于想起来了!

但是如果生产的太多,就会让玻璃工艺品贬值,所以只能极少量的生产,而且得想个办法哄抬价格……拍卖!

银子就像水一样,水流向低处,银子来到会赚钱的手里,如果有商业水平,能让全天下的银子都汇集起来。

***

京师的工匠一度不理解东宫为什么让他们生产这么奇怪的东西,但是待遇丰厚,并且甚至有将来脱离“匠籍”(朱元璋所创的户口控制制度,防止工匠外流,但是也让工匠的生活困苦不堪,因为婚嫁丧葬只能限制在“匠籍”里)的暗示,他们还是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任务,曾经有个工匠无意间吹了一下木质的一端,认为这个是乐器,但是大伙一致反对把这种丑陋的管子称为乐器。等到完工以后,一顿饭功夫就有一个小太监带着一群容貌俊美的少年来搬东西,这些人的兴奋劲头完全超过工匠们的想象。

全铜制造的东西自然不便宜,东宫的活动资金在一点点的减少,未来的军乐队正在欢天喜地的排练《步兵进行曲》(马赛曲)、《龙啸》(神圣的战争)、《人民子弟兵》(解放军进行曲)、《纪律歌》(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朱允炆还在努力思考如何制造玻璃,他的手里只有一行字的纸条让他无比尴尬,教科书所说的就这么多,一切需要自己研究……石英砂、长石、纯碱、石灰石……还好这些名字都是中国化的,先交给工匠们,让他们研究一下,至于工匠的种类么……这样的熔炉作业,交给铁匠去研究好了。对了还有有色玻璃的制造方法必须告诉他们,氧化铜是蓝绿色,氧化亚铜是红色……还要告诉他们此类盐的制取方法,所幸朱允炆这个文科生曾经化学很好,呵呵,以前认为是学了白学的化学居然这个场合派上了大用场。

***

接下来的日子依然是忙碌的,最好玩的事情大概就是学习内功了,根据朱允炆从600年后学来的知识,内功就是提取一部分能量继续在血液里,在使用内力的时候可以让人的肌肉爆发出更大的力量,高手甚至可以直接把内功逼出体外,形成远程攻击……当朱允炆还在不停的YY自己学会六脉神剑当枪使得时候,询问郑和以后得出的结果是,这样的高手恐怕全中国还不存在。不过六脉神剑没有,猫眼神功——这个名字直接来自于600年以后,还是可以练的,朱允炆的视力正在奇迹般的恢复,而未来的郑和马三保同志见多了武功,惊喜的劲头已经过去。

这个时代的人物,总是循规蹈矩的多,不比600年后那些少年,一个个叫嚣这个性——当然所谓的个性太多了,也就变成平庸了。在这个时代里的人,总是认为皇太孙殿下是过度惊世骇俗,甚至有人说他发疯。当然这不是朱允炆所要考虑的,他又把自己的书房和行李全部搬到军营里去了,每天早上和战士们一起跑步,反正他也是一个小伙子,混在士兵堆里没什么不好,更让那些军官还有郑和瞠目结舌的是,这位饱读圣贤书的还带头讲荤笑话——都是600年后正宗解放军内部流传的笑话——每支军队都一样,充斥着谩骂和黄色笑话。几天下来,战士们都知道这个他们的领军人物在训练时固然严格,但是这句“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让人信服;平时的时候这位领导更像是个好奇的孩子,他对军营里的事情都好奇,还有这说不完的军营趣事和各种奇异的故事……

这就是朱允炆所需要的效果,他对于曾经自己的同班同学方法颇为粗暴——像是军官对待士兵一样,当然,非常有效,这回面对着真正的战士,虽然是600年前的战士,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军营中特有的温暖。

***

军乐队已经可以可以演奏那些军歌了,出乎朱允炆意料的是,这些专职音乐人问郑和要去了所有的军歌的资料,尝试自己配器——而且非常的成功,这位本应该正经的皇太孙殿下兴奋的手舞足蹈:中国人从来都是聪明绝顶的,愚昧的只是外国人,只是曾经的历史中中国人在信心受了一系列打击以后连自己都不敢承认这个事实。

***

玻璃已经生产出来了,但是不能制成平板或者别的形状,只是可以制造玻璃球或者“一坨坨大便似的东西”,朱允炆这么描述。色彩斑斓的“一坨坨”可以制成盆景,但还是让曾经指望制造出透镜然后生产望远镜的皇太孙殿下大为失望——工匠谨慎地躬着身子望着这位贵人,生怕许诺的报酬除了订金外都飞走,朱允炆丢下身上装满银两的沉重包袱和一句话“研究一下如何制造平板玻璃吧,报酬丰厚的很啊!”骑着马离开了。

***

步枪制造成功,铁模铸造的枪管工艺水平大有提高,口径大概1厘米,身管90厘米,全枪长1.3米,采用朱允炆设计的枪机,密封可靠……当然比不上李恩菲尔德或者毛瑟枪机的密封性能,油淬(芝麻油、绵羊油、纯腊还有沥青。对于一个曾经疯狂研究探索个人冶炼技术和古代刀剑的人而言,印度人制造乌兹钢刀所使用的接近现代淬火剂的东西当然是了然于胸)的钢材性能较水淬的钢材大有提高,当然朱允炆不知道铁匠们隐瞒了因为新式淬火剂的使用出现了裂纹的情况,自掏腰包添加了原料才根据他提供的配方制成新型优质钢材的幕后详情,他只是很惊讶华夏民族的智慧,兴奋过去,开始研究装药,虽然钢材已经提升,但他还是谨慎的使用了保守的估计用量防止炸膛。根据他的设计,每颗纸包子弹的后部都有少量的雷汞(他还是不知道他那一张薄薄的纸片让工匠们忙活了几天几夜,而工匠们却习惯性的把这种神奇的因为受压会自己点火的粉末归为朱允炆的发明——是皇太孙殿下告诉他们如何制造的,造出来是理所应当,造不出来是自己笨)作为简易的底火——工匠创造性的用蜡把雷汞封装起来形成独立的底火,并且把包弹药的纸浸泡在熔融的蜡里用来防水——再一次大大出乎了朱允炆的预料,手舞足蹈的他几乎每个人作一个揖表示感谢,然后工匠们又不习惯的跪下谢罪……他把亲手缝制的的双肩背包里装满了纸包的子弹,把一号样枪背在背上,皇太孙殿下策马扬鞭罔顾路人侧目疾驰而去。

远远的看到那若干条碗口粗的原木搭建的辕门,朱允炆翻身下马,牵着马来到门口,按照新式礼节,两位哨兵一左一右将长枪推到与躯干呈30度敬礼,哨兵班长行抬手礼,朱允炆接着站定,以极为标准的姿势立正还礼。周边军营习惯了围观这个新军营古怪现象的士兵觉得,这样的礼仪虽然奇特,但是比原来单膝跪下的礼节威武不止一点。

步枪来了,一群军官们立刻呼朋引伴的招来彼此,来到校场上观看传说中的“步枪”,朱允炆就像幼儿园里带来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充满了炫耀的激情。

“去,弄个稻草人来。”挥挥手,几个士兵即刻立正敬礼,“是!”快步跑开了。

稻草人是农田里驱赶鸟类的装备,到处都可以找到,不一会儿就拿了出来,正在朱允炆往桌子上搬子弹的时候,辕门口一阵骚动,几个粗布短衫的老百姓试图进来,而哨兵努力在拦截,态度很差——简直让朱允炆想起了600年后的“城管”。于是走了过去,一问才知道,稻草人是直接从别人的菜地里拔来的——强抢民财!朱允炆眉头一紧,夺过哨兵班长腰间的军号(乐器生产的实验品),吹响集合号角。

“你们几个,把武器放下,对待老百姓可以这么粗暴么?”

“老大爷,我是这里的头,朱允炆。您别急,这件事我一定给您解决好。”那位老人一看自己闹的厉害了,走过来几个看似将领的人物,为首的更是一个儒服方巾,却带着腕轮的书生,那人还叫来了全体士兵,也不知是福是祸。等到一听“朱允炆”三个字,他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还听他称呼自己为“您”,第一反应就是要跪拜,他身后的家人也跟着动作起来,朱允炆一把扶住老人,看着后面以整齐不下阅兵式的动作拜下去的百姓,继续皱眉对着老人说:“你,让他们起来,我不习惯。”威严的语气不容置疑。

身后整齐列队的军官已经齐刷刷的向后转,列队跑向操场上自己的队伍,只有旅级干部依然陪着,他们诧异,一个稻草人算什么,为什么那位皇太孙殿下居然要全军集合?夏雷满脸的镇静,方正的面盘上没有任何表情,朱允炆瞥见了,心中暗暗赞赏,但其实那家伙想的是看戏……

本来全旅的士兵除了那些哨兵都在继续训练队列,集合很好很迅速,夏雷一路小跑上来:“报告旅长同志,全旅集合完毕,应到6000人,实到5900人,报告完毕,请指示!”立正敬礼。还礼,“归队!”

朱允炆就像600年后的军官一样,有板有眼的开始训话:

“今天,我要进行武器展示,于是叫夏雷同志的警卫员找个稻草人做靶子,不想这三位同志的表现令我大吃一惊,居然去抢劫了!腾腾腾地窜进老百姓的庄稼地里,拔了稻草人就走。自从这支军队组建以来,我就强调过新式军礼,曾经《周礼》有言:大师之礼,用众也;大均之礼,恤众也;大田之礼,简众也;大役之礼,任众也;大封之礼,合众也……呃,算了,我要说的就是军礼不仅仅局限在军队里,对待老百姓也要有礼貌,记住,一支脱离了老百姓支持的军队是没有任何长久作用的!

还有,纪律歌会唱么?这是第一首学的军歌,现在全体回答我:三大纪律第二条!”

已经初步形成条件反射的人脱口而出:“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

“饭没吃么?全体都有,回答我!”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整齐的喊声响彻整个军营

“都知道?那么八项要注意,第四五六条?”

“第四若把东西损坏了,照价赔偿不差半分毫。第五不许打人和骂人,军阀作风坚决克服掉。第六爱护群众的庄稼,行军作战处处注意到。”这回学乖了,战士们全在吼了。

“你们做到了吗?”

“没有……”回答稀稀拉拉的。

“好了,今天的值日领导是夏雷同志,做错事的人也是你的警卫员,你负有连带责任,”刚才还想着看戏的夏雷吓一跳,“旅政委谭风,政治部主任廖羌没有教育好战士们,后勤部部长王直,作训科长黄勇,你们两个居然没有准备好训练要用的靶子,你们五个,全体给我写一份检讨……呃,罪己书,贴到公告栏。南门的哨兵班长态度粗暴,警卫员抢劫,取消本月休假,加练队列操!”说着他转身向老人作揖:“我御下不严,给您一家人造成的麻烦还请谅解,这是赔偿的10文钱,请收好。”老人一家愣了一愣,马上跪下磕头称谢,坚决不收钱“这稻草人本不值钱,草民只是来讨个说法罢了,殿下不可啊!殿下折煞草民了!殿下折煞草民了!”……朱允炆非常不习惯这个时代里下跪磕头比吃饭喝水还频繁的事实。

“当真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堂堂储君能给一个老匹夫行礼道歉!”夏雷还没有闭上惊愕的嘴巴,看着当着全体战士面道歉的朱允炆暗暗赞叹。

“全体都有,拉歌,解散,继续刚才的事情,‘大明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预备——齐!”

送走了老人一家,朱允炆前往校场,在装子弹的他突然想起什么:“你们几个刚当上官,的确不熟练,今天说的话不好听,但是以后不可以了,在其位,谋其政,理解吗?”

“是!”全体军官马上立正敬礼,反而让朱允炆不习惯。

射击开始,扳起直接敲击在底火的击锤,打开枪机,放入弹药,关上枪机,闭锁,竖起L形准星,在空空如也(没有射击过,没有表上去)的标尺上滑动,瞄准75米(100步)以外的靶标……这时候朱允炆郁闷了,他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新式步枪,还是滑膛的,居然敢如此托大,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开打,万一不中岂不是丢脸丢大了?算了,丢脸又怎么了?朱允炆瞄准那稻草人的躯干,扣动扳机,砰!枪声随即响起,稻草人的整个“头部”被铅制的弹头钻了个透明“尻,差点飞了。”对比他的忐忑,军官们大感兴趣于如此精确的设计,继续凝神屏息地盯着朱允炆和他手里传说中的步枪。

朱允炆强忍着发射药黑火药造成的浓烟,装入第二发子弹,调整标尺,砰!准确命中了胸口,又是一个透明的洞,军官们愈发惊奇,盯着曾经被他们定性为“穷酸书生”的老大,怎么弄出那么牛屄的武器来的?

“妈的,不对!滑膛枪没有那么准的!”朱允炆惊愕的发现了一个事实——枪管有线膛!铅弹成拉长的鸡蛋形状——和他给工匠的图纸上的现代子弹一样!他这才明白其中缘由,线膛枪的加工要求高,他本不指望工匠可以造出来,可是他留下的那句话“可以想办法给管子里刻上线,让子弹飞行更稳定。就像陀螺旋转但是总在那么个区域内,手铳就是管子短,又不能让弹丸旋转才让精度变差的。”其中一个年轻的匠人胡林听了这番话居然用扭成曲线的铁条花了两个时辰一条一条的拉刻出了6条线膛——制造线膛最早的工艺方法!!而且胡林不经意间的尝试竟然正好是最适合这把枪这种弹药的缠距和方向!

这回朱允炆有自信了,线膛枪啊!何其的先进!有点得意忘形的他让士兵把这个价值10文钱的超级稻草人分别搬到150米(200步),225米(300步),300米(400步)然后开枪,居然全部都打中了!当然300米的目标等了一秒多才看到结果,所以这支枪的初速,大概是200米每秒。每次射击后,只花15秒清理枪膛,重装子弹,到后来熟练到10秒内(当然不包括瞄准时间)。

“欧也!!!!”老朱家的孩子终于按捺不住心中喜悦,举着枪大跳起来!这些久经战阵的老兵当然明白400步都可以准确射击的并且装弹奇快的火铳对于与蒙古军战斗中会有什么效果。看到老大跳起来,他们跟着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兴奋,旁边的士兵们狐疑地看着军官们疯狂的举动,大惑不解。

“可是听说蒙古军有人可以射中600米……呃……800步外的靶子啊!”突然的沉重让朱允炆瞬间低落下来,600年后的研究资料让他不安,如果站在对方骑兵射程里放枪,步兵不是照样完蛋么?

“800步只有拖雷这样的顶级蒙古勇士才可以命中的,而且要用150斤以上的强弓,普通蒙古将军也就是300步射程了,蒙古兵不过150步以内啊!而且没几轮就没有力气了。”军官里出名的“武器专家”陈钢,也是旅装备部长情不自禁地回答了朱允炆的疑问,不自觉地走上来接过手中的步枪,“啊!!!!这样奇准的火铳只有8斤啊!若是我大明军人广泛装备此类武器,何惧蒙古兵!!哈哈哈哈~~~”陈钢自顾自的大笑起来。笑玩学着朱允炆的动作,装弹瞄准,居然也打中了200步远的目标。

一个个军官带着兴奋的心情试射了步枪,但是他们的成绩就没有那么好了……除了有射击天赋的装备部长(他在朱允炆眼里简直是怪物)外,他们只是可以在稍稍联系后击中100步远的目标而且不是击毙部位——那可怜的曾经昂贵到要10文钱才能买的稻草人最终散架了。

王直满头大汗的从兵部回来,带来了一整马车的稻草人和由原木上锯下来的园靶,陈钢居然找来了朱允炆的明光铠(中国古代的钣金甲,防护力最高,只能由高军阶的人穿戴)再里面塞进了原木竖立在400步处,不顾同僚们惊讶的表情,举枪就射,连放了5枪后终于打中了胸甲,第6枪打中了护心镜,士兵们把靶子搬回来一看,虽然明光铠没有被打穿,铅弹只是镶在了上面,但是却造成了一个一指来深的凹陷,后面的木头也跟着顺着木纹裂开,护心镜被打歪了,巨大的威力让众位军官再次欢呼起来,他们就像看到原来耀武扬威的蒙古骑兵被一个个大臣筛子。虽然这枪用黑火药会产生很多积碳,原来看似很巧妙的底火封装技术因为蜡融化以后会产生堵住枪膛的“奇效”。但是瑕不掩瑜,这些老兵们已经明了了这支步枪的战术效果,否则也不会如此歇斯底里的欢呼了。

唯一还有点冷静的夏雷问道:“恩,请问殿下,一支步枪的造价是?”

“10两,不包括弹药。”

犹如原来晴朗的天空突然被一个大锅盖闷上,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太贵了!

***

每天,住在军营里的朱允炆都会早起和战士们一起跑步——就像600年后的军队一样,还喊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三~四”的口号,偶尔也会来点实质性“严格训练,严格要求,提高战力,保卫大明”。他与战士们同吃同住,同玩同乐的手段,终于令这座军营里的所有人信服。

除了军费问题。

还是大大出乎朱允炆的意料,这些巨大的玻璃坨子会引起如此众多的富人追捧。于是经过改造的拍卖仪式“竞宝”新鲜出炉,由郑和来主持,郑和经过初次登场的羞涩,立马用上了朱允炆教他的技能,朱允炆是个学生干部,学生干部最擅长什么?煽情!名义上一位其实子虚乌有的商人请来了宫里的太监主持者场“竞宝”,趋之若鹜的富人们抢着冲进来几乎是疯狂的举牌。

当郑和“哎呦,这么华美的琉璃雕刻呀,我小三子都不舍得卖了呢!”“这位大人50000两,50000两啊,好价钱,但是还有别人吗?”“呦!这位公子好魄力,60000两,看来这件宝物还要识货的人才能拥有啊!”这些尖利的嗓音还有那敲来敲去的锤子声划破竞宝堂上空的空气时,屏风后的朱允炆好像看见了银子如同洪水般把他淹没了。

忙了一天的郑和来到他身边,喝了几口水,轻轻道:“殿下,陛下也有搜集宝物的习惯,殿下是不是,也给陛下备上一份最大的最好的‘宝物’呢?”

“啊哈!聪明,我赏你!有你当我心腹,舒坦,呵呵!”朱允炆如梦方舒,抚掌大笑,果然是人精啊,要不然我还会因为藏着宝物被人检举了。

***

终于,数以十万计的银两被一车一车秘密拉到东宫,然后又像水一样,流到了奉了圣旨建立的兵工厂里。

流水线,机床,校正,三班倒,一切朱允炆能够想到的现代化生产技术一股脑儿的上。1000人的工人队伍(大多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为了更高的报酬,也钦慕这个工厂的休息制度,拼了命的每天8小时加紧生产,虽然出厂检查中5%的枪支会炸膛,但是过了半个月的熟悉之后,工人们对自己负责的工序熟练度大大提高,枪械以每天80支、子弹每天3000发的速度出厂。

***

银两如水,流进又流出,但是皇太孙近卫第一旅的火力随之水涨船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