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


刘涛率领着阻击部队快速的向会合地移动。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急行军后,刘涛确认日军不会追上来了。

“命令部队原地休息,警戒哨前出二百米警戒。”

刘涛的话音刚落,大多数的战士们 “噗通,噗通”的全躺下了。他们实在是太累了,刚打完一场强度较大的阻击战。接着就来了个急行军。对于这些还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高强度军事训练的战士来说,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而刘涛带出来的老兵则不同,他们不但承担起了警戒的任务,还在全力的帮助身边的战士。

“起来,不要马上躺下。起来。先活动一下,等身体适应了以后在坐下。快起来!。。。。。。”

“起来走走,这样你们的腿脚就不会抽筋了。快点起来。来,我扶着你走。。。。。。”

“。。。。。。。”

“。。。。。。。”

过了好一会,战士们才慢慢的适应过来。看着满地七倒八歪的战士们,刘涛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些战士的脸上写满了稚嫩,他们有的还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在刘涛的前世里,象这样的孩子还生活在阳光中,还在学校里读书,还享受着父母的关怀。而现在,他们每一个人都在经历着一场残酷的战争。这些孩子,为了生存。正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在炮火和枪林弹雨中奋力拚杀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倒下,又一个个的站起来。他们用宝贵的生命为自己和广大的同胞们打拚着未来。

在刘涛的前世中,刘涛本人见过很多人,他们不停的在抱怨,抱怨着自己的出身不好。抱怨着口袋里的钱太少。抱怨着一切自己不满的事情。但是,和现在比起来,刘涛觉得他们好像生活在天堂里一样。至少,他们还活着!!!

看着这些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刘涛知道,后面还有更多更苦的战斗等着他们。现在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抓紧时间休息。

“营长,不能在跑了。大家都快挺不住了。”

二狗子作为一个老兵,很清楚部队现在的状况。

刘涛小声的对二狗子说道:“二狗子,我们现在离汇合地点不远了。你带二个人,马上赶到马连长那里,叫他们立刻赶到这里。你说得不错,战士们都快垮了。现在只能休息。记住,快去快回。路上小心!”

“是!保证完成任务!”

二狗子轻声的喊起二个人,悄悄的走了。

刘涛慢慢的坐在了地上,他现在心情很沉重。今天这一仗虽然胜了,但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日军还在继续前进,政委和根据地的百姓们还在大山里转悠。他们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刘涛心里也没底。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逼日军撤兵。至于如何行动,刘涛的心里已经有了几套方案。但是还是要和大家商讨一下,找出最佳的行动方案来。

天刚黑不久,马贵就带着人马赶回来了。

“妈的,小德子。你还活着!太好了。。。。。。”

“老张,又见面了。我还以为这一别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死一边去,一见面就说那丧气话。就凭小鬼子那两下子。能留住咱兄弟吗?”

“大侄子,你还好吧?来,快让老叔看看没伤到哪吧?咦?你怎么老捂着小鸡子干什么?难不成伤到那里了?这天杀的小鬼子。。。。。。你可是你家的独苗啊!。。。。。。喂!。。。。。。臭小子你跑什么?”

“老叔,你那东西才被打掉了呢!我。。。。。。我这是尿憋得!”

“。。。。。。”

大家见面后都非常的高兴,热情的拥抱、握手。都为对方还活着而高兴。当谈到那些牺牲和负伤的战友时,大家的目光都黯淡下来。一脸的悲痛。双方只有互相勉励,保证要好好的活着,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刘涛和马贵见面时,也是非常的激动。虽然两人在一起经历过多次的生生死死。但两人一见面,刘涛还是有种恍然入世的感觉。

两人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虽然都没有说话。可是从他们诚挚的目光中,能读出很多内容。激动、欣慰、赞许、还有一丝的疲惫。

经过短暂的相聚后,刘涛把马贵和几个排长叫到了一处,和他们商讨下一步的具体行动。

刘涛在地上画了一个简易的地图,他看着大家,指着地图说道:“大家来看,这里就是我们现在大体所在的位置。这里就是柳村。这是进村的各条道路。这是县城。我叫大家来,是想问问大家,觉得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行动。”

周围的人,除了马贵都有点不知所措。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啊,都是营长、政委和几个连长定好了章程。自己跟着打就行了。没想到自己这些当排长的也能参加这样的会议?

刘涛笑了笑说道:“大家不要紧张,都说说。畅所欲言嘛。古人不是说过嘛,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的臭皮匠还顶不上一个诸葛亮。”

大家听完后,都轻声的笑起来。一个小小的玩笑。把那些紧张的情绪一扫而空了。大家的发言渐渐的多了起来。

“营长,我觉得咱们应该向县城方向运动。”

“哦?有想法。说说看。”

“你看,我们到了县城周围后,找个机会狠狠的干他一家伙。我就不信,小鬼子敢不回撤?毕竟他们城里没多少驻军了。”他的话刚说完,身旁的一个人就接上话了。

“高顺,你说的不对!就凭我们现在的力量根本就无法进攻县城。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跟着这伙鬼子,找机会打他一下子。一点一点的吃掉它。”

“宋明,我又没说真的去打县城。是骚扰,骚扰明白吗?你猪脑子啊!”

“我觉得宋排长说的不错,我们应该兵分两路,把这伙小鬼子夹在中间,吃掉它。”

“吃掉谁?小鬼子?就我们这点人?你发烧烧坏脑子了吧。”

“我们可以打埋伏嘛。。。。。。”

“打上一两回可以。你不能次次都打埋伏吧?愚蠢!”

“我愚蠢?好!你说一个不愚蠢的法子来。。。。。。”

一时间,大家的情绪有点激动。纷纷的争吵起来。

“都闭嘴!”

一个排长低声吼了一嗓子,一家人都不出声了。

那位排长对刘涛说道:“营长,我能说两句吗?”

“完全可以,张勇,说说你的看法。”

张勇略想了一下,说道:“我想说几点。第一,我们是在开会,积极发言是好的,但不要把个人情绪夹在里头。不然我们永远也得不到结果。第二,至于骚扰县城,不可!我敢打赌,用不了一顿饭的功夫,日军就能发现我们的意图。那样的话,我们就白干了。还有,到了县城,就等于到了平原地区,你们说,万一不成,我们有几成把握能摆脱机动能力很强的日军在平原地区的围追堵截?第三,打我们前面这伙鬼子也不可!日军不是傻子,同样的法子不能老用。就算我们打埋伏包围了他们,也吃不掉。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第四,说到前后夹击,吃掉这伙鬼子更是万万不可!从人数到兵员的作战素质到对武器和各种战术的运用,我们现在都不如鬼子。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要向鬼子学习。再说了,我们能打鬼子的埋伏,难道鬼子就不能打我们的埋伏?万一鬼子以一部分兵力吸引我们,再打我们个伏击,就算我们能突围出来,可我们还能剩多少人?恐怕到那时,鬼子就真的肆无忌惮的扫荡了。第五,我想问几个问题。日军这次到底出动了多少人马?他们有后援吗?真的就有这一路的日军吗?如果不是,那他们分兵几路?都从那里走?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哪里?如果这些问题不清楚,我觉得我们无法很好的完成这次反围剿的任务!”

刚才还在吵吵的人都在默默的思考着,都在扪心自问“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几个问题还真难回答。”

听到这里,刘涛眼睛瞪得大大的,心中是狂跳不已。“妈的,了不得啊!这次开会还真的开出来一个诸葛亮!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说实话,张勇的表现真的给刘涛一个大大的惊喜。

“人才在基层啊!”刘涛心中大发感慨。

刘涛看了看马贵,这家伙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惊奇,同样,他也回望着刘涛,他用眼神给了刘涛传达了一个信息。“这小子好样的!可堪大用!”

这时,张勇继续的说道:“其实,怎么打营长心里早就有数了。是吧营长。”

刘涛平静的说道:“不要管我的想法,我现在要听听你的。”

张勇苦笑的说道:“营长,你就说了吧。何必让我们猜呢。”

“不是让你猜!是训练你独立思考的能力!”刘涛看着张勇,严肃的说道:“不光是你,还有你们大家。都是这样。不能老是死板的执行上级的命令,而自己不加以思考。我问你们,要是你们都当上了团长、师长、你们怎么办?还指望别人给你们出主意?如果我和政委还有那么的马连长都死了,你们怎么办?不打仗了?”

一听这话,一家人都不干了。

“营长,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呢。好好的咋能说这丧气话呢。”

“就是,营长,可不敢乱说话。”

高顺更是夸张,只见他双手合一,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阿弥陀佛,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营长他百无禁忌。”

刘涛真想一脚踹他一边去 “童言无忌?妈的。你见过有这么成熟的儿童吗!二十几岁的儿童?那不成了白痴了!”

刘涛一摆手说道:“好了,说说而已。能打死我的人还没出生呢!行了,张勇,继续说。”

宋明也来凑热闹。“是啊,张勇,你这不可,那不可的。那你说说。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一指地上的地图,张勇说道:“我们回柳村!”

“回柳村?不会吧。”

“是的,就是回柳村!”张勇解释道:“不管日军的围剿方案是怎样的。但是柳村一定是日军首要占领的地方!经过我们的建设,柳村已经是我们根据地最大的村子了。也是我们的大本营。日军稍加侦查就会知道。日军只有占领了柳村,才能从民心和士气上最大程度的打击我们。我认为,日军一切的军事行动,都是围绕着柳村来制定的。我们只有回到柳村才有可能发现日军的部署。我们才能制定出相应的行动方案来。营长,我说完了。”张勇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想法,坐在那里,看着刘涛的反应。

而刘涛紧接着问道:“那你的作战原则是什么?”

张勇一字一句的说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刘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激动的说道:“好!好!好!知我者,张勇也!”

刘涛在地上比划着,说道:“大家听好了,刚才张勇说的,就是我们的行动方案。派出一个班,尾随前面这伙日军,监视他们。要让鬼子以为这我们一直在跟着他们,在找机会给他们一下子。要让他们有所顾忌,不能全力行军。记住,只是监视和迷惑。不要跟的太近。剩下的人,跟着我回柳村。我们这么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