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外篇 206权利分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3月5日。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东方同盟内部诸国代表汇集北京,准备就战后同盟内部边界,政治整合,新入盟国家权力,整体利益分配等问题进行最后的议定。

战争进行到现在,明眼人都知道,两大力量集团看样子都不愿意拼个什么你死我活,中国方面不可能去管伊朗以外的中东地区也不可能管亚洲以外的事情,光是消化目前占领的地区就需要最少30年时间。而欧美俄同样不可能继续进行大规模的战斗,估计这个情况也就要拖到等四方结束讨价还价并最终签署停战协议了。

事已至此,那末剩下就需要在同盟内部做好权力重新分配的工作。针对韩国人来说,日本虽然被占领但尚未从法律上最后完成,他们要求的就是尽可能拖延日本入盟的时间,如果能够最终把日本肢解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针对日本,蒙古,菲律宾,印度,孟加拉等南亚地区甚至未来的越南,都需要明确一个原则。

依据中俄两国的秘密协议,蒙古将被俄罗斯放弃,不管蒙古人现在怎么想,今后失去了美国这个外援,又没有了俄罗斯的保护,彻底南向也就成为了唯一选择。对此,北京认为自己没有任何多余的考虑必要。

当然,从整体上说,南亚已经被北京规划好了,不需要再做其他的考虑,本次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对同盟内制订一个统一政策出来,然后交给本国政府和议会进行讨论,年底前达成协定文本,提交同盟理事会最终表决。

相对之下,菲律宾的问题比较简单,马来西亚觉得自己应该获得一点什么,不过,当北京说要把已经占领的印尼肢解给他们以后也就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难一点的问题是中南省,从历史上看,柬、老、泰三国怎么来分配权力,三国之中,经济力量,军事力量最强的无疑就是泰国,按照规划,三国将统一为中南省,撇开历史上的领土纠纷,中国当然不喜欢出现一个强大的中南省,希望的是一个弱势一点的省政府,柬、老两国继续保持一点独立自主的权力,这也就需要中国背后支持两国在谈判的时候保持这种权力的内部分配要求。

应该来说,北京完全可以不要求成立这种中南省,只不过泰国人既是传统盟友,又在战争中出了大力,不给一个甜枣的话实在不好面对曼谷。

当然,国家名称变成了“中南省”,国王的名称怎么改?

最终,事情是这么解决的,东方同盟以法律形式的发布永久有效的命令,任命泰国国王为“东方同盟中南省省政府主席及驻中南半岛总督(世袭)”,同盟政府每年拨款500万亚元作为总督府的全部费用,继续做为虚位元首。政治体制上则成立三个大区政府对“中南省联合众议院”负责,各保留5万人的内卫警察部队,各自管理内部事物,实质上也就是一个小邦联组合而已。

日本的问题不好处理。

按照已有协定,流求整体归还中国,成立一个省级的行政区,可北海道及其傀儡政府还在俄罗斯控制下,这关系到日本最终能否效忠的重大问题,北京最后还是和俄罗斯达成协议,以库页岛,北海道甚至还包括蒙古为交换,被肢解后的三个印度教国家及一个锡克教国家移交给俄罗斯。当然,北京在协定中还是把原属印度的一些岛屿拿在自己手上,就包括九度,十度海峡附近地区。

针对日本现有经济,军事,人口力量过于庞大这个因素,朝、韩两国提出,由于军国主义的传统,日本至少需要十分可靠的安全保障(意思是分割以后才行),而且不能做为第一批正式盟友入盟。

对此,日本给予坚决反对,坚持要求作为一个整体而且是第一批加入同盟,否则就宁愿做为被占领国也不入盟。

北京当然不能坐视这个争执影响到同盟计划的发展,折中以后提出自己的建议,即日本最发达的东京城市群和大坂城市群在理论上分割出来作为同盟直辖市,享有盟内所有正式成员的权利,意思是从经济和人口上把日本彻底肢解为三部分,两市可保留不多于1万人的内卫警察部队并作为第一批成员加入同盟。

这就满足了朝、韩的一部分意见,也在实际上给予了日本部分补偿,因为作为正式成员东京和大坂两个直辖市可另外获得10名同盟院议员名额(众议院名额没有实质影响),日本将在整体折算以后获得10%左右内部的表决权。

而在议定中的同盟权力分配上,同盟院(上院)将是直接负责同盟内部外交、政治及军事权力的机构,众议院仅仅是在民生及财政项目上有决定权(人口上永远都是中国占多数,各国争夺的焦点也就很自然地锁定在同盟院上面去了)

经过5年多的激烈争论,在2052年全民公决中以69%的赞同批准了这项议案,日本就此在法律上被肢解,虽然在全民公决中,日本作为一个整体仍被保留为“扶桑省”并且规定天皇为“永远的扶桑省长”,省政府一年拨2000万亚元作为赡养费用,非得“扶桑省联合众议院过60%赞成票同意,不得增减”。但是在政治体制上,日本的变化颇大。

两大一中一小四个政党被逐步向两党制过渡,代表中右势力的自民党长期占据40~45%的基本选票,他们主要是前政客集团清理极端右倾分子以后剩下来的大企业财团,长期占据日本政坛的主导地位。新国民阵线等一些右倾的地方小党只能依附于他们生存下去。

不过,永远困扰他们的都还是派系集团力量过于强大,从2047年开始计算,到2146年间,自民党控制日本国家政权长达84年,看起来风光无比,却有50%以上的时间在进行内斗,因为四国与北海道两岛的自民党地方势力一直都在试图抢夺党内领导权,其中6次因为两岛议员的部分出走而造成少数派政权危机。其林立的派系矛盾可见一斑。

中左的民主党依靠九州岛成为日本主要政党,特别是东京与大坂分立以后自民党势力与民主党也就相差不大了,长期占据35%左右的绝对支持率,对依靠几个小党建立联合政权的自民党有极大的威胁性,而且他们在九州岛上推行与其他地方完全不类似的政策,在立法,行政,司法三个系统进行大肆渗透(主要还是因为占领军的支持),推动什么“和睦建设计划”,把原本在岛上还有30%左右的自民党支持者借各种籍口清除掉,从而把这个岛屿完全抓在手上,甚至还成立了3万人的准宪兵部队,拒绝内卫警察进驻并转向占领军开放全部港口和空军基地,这就导致在事实上九州岛都一直处于半独立的“极高度的自治地位”,加上同盟若隐若现的政策偏向,自民党恨得牙齿都要被咬断了。

还有,日本本国的军事力量建设也出现了变化,自慰队解散以后,按照协定文本规定,日本不得掌握战略力量,不得拥有超过30艘(限4000吨以下)以上的水面战术军舰,潜艇不得超过10艘(限1500吨以下),战术战斗机不得超过300架,整体内卫警察部队不得超过10万(含文职人员),宪兵不得超过20万。而同盟军在日本国内驻军不超2万5千人(实际上,日本宪兵经过同盟多次整编,里面有超过11万为华裔军人集体宣誓转制而去的)。

当然,同盟中的日本军团不在此限内,因为那是同盟军自己负责招募,自己训练,自己指挥的战役军事力量。这些规定和制度,保证了同盟在日本利益,由于控制了日本宪兵和警察部队,以及驻军的压迫,日本政客不敢擅动。完全保障了同盟自身的安全。

2051年,协定文本得到同盟理事会最后通过,各国则在一年前以议会法律文件或全民公决两种形式通过表决。东方同盟正式完成第一批成员的改制工作,其后,在2053年,“扶桑省”,“吕宋省”和印尼被肢解后成立的“南洋省[含加里曼丹(其赤道以北地区划归马来省管辖)、苏门达腊、苏拉威西三个大区政府]”作为第二批成员加入,2056年,越南经过7年多软磨硬蹭后作为最后一个成员以“交址省”名义加入。

针对“交址省”的问题,也是大废周章的。

自从东方同盟成立以后,北京就无时无刻不想把这个地方改造成自己的粮食仓库,毕竟与之西北比较起来,这里一年三熟的稻谷绝对足够养活西部居民大力种树殖草改变生态环境了,但是,“交址省”的居民一样不好管理,没见北京和美国人都曾经吃过亏吗?

历史上,东西德国,南北朝鲜,南北也门,南北越南这四个因历史问题遗留下来分裂成势均力敌的四个国家中,只有越南人在冷战中巧借三大国的勾心斗角完成了民族统一,这些家伙,学习能力与之日本人也有得一比。

就比如说,学习来自中国的游击战就把天下无敌的美国人拖到了垂死的边缘上,反过来把中国又拖了十多年。后来,跟着学习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取得了比较好的经济成果,虽然也有号称“牺牲两代越南少女的青春换得经济腾飞”的下流手段,却也要承认人家还是敢作敢当嘛。

所以,这样的国家停留在身边还是有些不放心,一定要把之收复才能安心做经济建设,才能达到“南中国海”为同盟内海的基本要求。

问题是越南这些年的改革开放同样完成了初步工业化,外资企业也很多,不仅有美国人的,连欧洲都有不少利益在里面,中国也就不好主动挑起战争来,所以,20多年来北京一直都在等待时机。

战争三年来,北京利用四面包围的优势切断了美国及其盟友与越南的经贸往来,还利用欧洲人无暇他顾的时刻不断对越方施加压力,不仅在军事上,也在政治上逼迫他们就范。

不过越南人也算沉得住气,首先约束美方势力,不得制造事端,同时向欧洲人请求帮助,对中国也算是能够低调应对,就连海上的几个岛屿也在北京逼迫以后主动放弃了。打定主意想要把事情拖到战争结束,那时候,欧洲人也缓过劲来了,中国再想动手也就没有什么机会了。想来,自己作为一个插入东方同盟内部的一根刺,不管美国人还是欧洲人都会绝对支持自己的(独立与完整)

不过,北京不愿意把这个机会留给美欧俄任何一方,就好比美国人在2022年强行推翻古巴劳动党政权一样,我的内院里面怎么会容忍这么一个政权存在呢?

腾出手来的北京给河内最后一个机会,农历春节前口头传递了最后通牒过去,最迟在正月结束以前必须选择战争或者合并这两条路之一,现在就是去找欧俄美三方都没有任何用处,即便用50万军队的伤亡,我也要把你給吞并下来。

现在找美国人没用,只能去欧洲和俄罗斯寻求帮助,欧洲人。。。正在与美国人苦战,急需中国地面部队的支持,算了,可以帮你问一下。俄罗斯人。。。正在与中国就印度土地进行秘密会谈,我没时间管这事。

陷入困境的越南人过了一个十分难过的春节。

嚣张的“北方军国主义者”放肆地挥动着军刀,甚至还不需要专门调集军队,四面八方都是同盟军,准备好,二月初一就是战争开始日。

理智告诉他们,现在只能选择退让。

谈判从正月初9就开始了。越南人想获得一些特殊的权利,既然保不住国家,那末要点特殊待遇总可以吧?

这个。。。绝对不行。

同盟内是一视同仁。

需要解散军队,可保留10万内卫警察,你们军队的那些武器我们不会征用,但同盟将租借金兰湾为永久基地。并可在非首都地区驻扎最少三个陆空军基地,驻军不会多于1万人。外交也归同盟管理,还需要立即清理现有法律条文,修改省宪,不得与同盟主体法律冲突。

至于权利嘛。

作为“交址省”,可选举5名参议员,另按照每500万成年人选一名众议员参加同盟议会。经济上,一旦签署同盟协议将可以完全享受所有的优惠政策,每年的财政收入实际上缴30%,但是,作为同盟内的发展中地区,可在每5年规划中参与享受25%的项目,等等。。。

这个条件,越南人不愿意接受。

却让北京感觉有些恼怒。

正月十三日,北京开始调动军队,老泰柬边境地区军队开始集结,约20万当地军和第6、第9两个同盟集团军17万大军快速启动,分别从地面向越方移动。南海舰队第3分舰队从东面逼近西沙群岛海域,位于新加坡的第7特混舰队也离港向北开动。唯一没有大规模军队移动的就是广西与云南地区。

北京的算盘是,只要战争一起,两舰队和驻海南、泰国两地的空军将在空中对越方进行攻击,老柬两地结合部的第6集团军将直接刺穿其最狭窄的中部地区,占领其重要城市顺化并切断越南连接南北的交通动脉,而擅长雨林作战的第9集团军对将在柬泰两国军队配合下攻击越方最富裕的南方地区,力争一个月占领,从经济上阻断越南人的抵抗意志。

针对人口较多,战斗力都比较强的北越地区,云南,广西,老挝已经是三面包围,等南方战斗差不多的时候再合击过去,整个计划只需要3个月时间就可以解决问题,到时候,针对反抗意志比较强的北方,联军将最终放弃直接占领而扶持一个代理人并强行吞并其富庶的南部地区。

这计划比较现实,历史上,北越属于富有战斗精神的民族组成,南方则民风偏弱,愿意臣服于侵略者,想来在同盟的强化统治下,南部地区将被快速同化,北方。。。不愿意服从的话,不管你的死活就是了。

美国人对越南人建议说,你们应该抵抗,我们保证给你们足够的精神支持,你们玩游击战这么厉害,拖上一年半载的我们也就能够给你们实际支援。

但是,这个说法遭到了唾弃。

以前,和你们美国人玩游击战拖死你们那是因为得到了中苏两国的实际支持,至少武器支援有足够来源,而现代战争一起,兵工厂和后勤设施都将遭到攻击,总不能空着手去和中国人战斗吧,支援从哪来啊?

美国人这么多年在越南也培植了一些势力,借助其对中国的仇恨,算是有些成果了,却远没有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这么多年,越南不敢过分靠近美国人,因为中国这个强邻就在北方,一直都在准备找茬,自然,与欧美都保持一个等距离外交的也就属于比较明智的选择,中国也动不下口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