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为清华学子裸奔而吹呼


清华与北大,天下莘莘学子心目中向往的圣殿,傲视各路诸侯的泰山北斗。

清华与北大的夺目光环,自然使让从她怀抱中脱颖而出的天之骄子们身价倍增,横空出世。“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我想,这是即将跨出校门、步入社会诸位精英们的凌云壮志。

梅花香自苦寒来,数载苦读的背后艰辛是超出常人之所想象的。当向一个地狱般历练的时代挥手潇洒说声“再见”之时,凤凰涅磐浴火新生的豪迈心情是会喷涌而出的。君不见,公元2008年浪漫夏季的某一天,在风清月白的某一晚,6位就要大鹏展翅的毕业学友,按捺不住自己那难以言表的激动心情,于是相约绕校园裸奔来庆祝自己人生中开天辟地的一件大事。众人结伴而行,相约而至,只是中途时就有3人打了退堂鼓,事到临头时又有1人犹豫不决,只好临溪羡鱼,亲眼全程观摩了剩下的最后两名勇士,义无反顾地一脱到底,一丝不挂地把裸奔进行到底。

这二位为裸奔献身的勇士,就是大名鼎鼎的清华学子。请记下他们的身份,来自于美术学院的付同学与亓同学,以供世人展览敬仰,以让后人永志缅怀。

以付同学为代表的二人转,其意义远远超过了其行为本身,其影响具有划时代的不同反响,它所产生的深刻震憾力有些现在还看不出来,但一定能经得起岁月的洗涮历史的检验来证明其伟大与久远。其所产生的杀伤力,不亚于在广岛投下的那颗原子弹,或者换句话说又发生了一次“911”撞机事件,抑或是中国足球队世界杯出了线。

关于这次著名的裸奔事件,消息一经在网上散播出去,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枚石子,立刻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各方的反应不一,可谓见仁见智,莫衷一是,众说纷纭。但持反对意见者居多,愤愤不平者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砖拍死!

现在的大学生到底怎么了?!这是大家的一个共同困惑。甚至让有识之士为此怒其不幸,哀其不争,痛心疾首,痛哭流涕,预感到地球毁灭之日就近在眼前了。

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始,屁光光。你我来到这个世界之时,都是赤裸裸的。人类的祖先在刚学会直立行走时,大概也是浑身上下毛茸茸的,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你我都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与两样。可能后来是为了抵御严寒的侵袭与蚊虫的叮咬,慢慢学会了钻木取火,并用树叶制成什物披在身上。人类第一次穿上那件不知名的衣服时,我想本意并不是因为羞耻而遮住私处的。

接下来,文明二字来到了人间。潜移默化之下,我们大家也都逐渐成了文明的使者,至此乐此不疲。所谓文明,换种说法其实就是对人的原性的禁忌与抑制,不是这样么?于是,我们在思想上产生了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于是,我们在白天纷纷套上了皇帝的新装,成了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以彰示自己与动物的截然区别。至于在夜色的掩护下,还是可以极其所欲地释放本能的,与那些阿狗阿猫干的勾当并不见得高尚到那里去。

在这种文明体制的驱使下,人类渐次失掉了原有的血性,成了中规中矩的卫道者。人们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被套进了各式各样的条条框框里。象吃饭之时,要专心致志一言不发,免得言多必有失。象谈话之时,要沉默是金笑不露齿,免得让人贻笑大方。稍有出规者,轻则遭到当头棒喝,让你颤颤惊惊地缩回头去做乌龟。重则视斥为离经叛道者,一棍子将你打入污水坑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人尚如此,神也不能幸免,比如那个西天取经的孙猴子,凭你武艺高超本领最大,终究头顶上被人牢牢套了一个金箍咒。

中国传统文化更是强调含蓄二字,通俗的讲可以用十字真言来总结,就是“做人要本分,凡事不张扬。”在这种文化的熏陶下,我们为人行事都低调得惊人,讲究提倡的妒忍字头上一把刀,打碎牙齿和血吞,而从不敢越雷池半步。西方文化却与我们大相径庭,从一个极端跳到了另一个极端,它所崇拜的是个性的夸张、个人的英雄主义的十足表演,韬光养晦之说在他们那里是根本没有市场的。想一想,人家奉若神明的维纳斯与大卫,都是半裸或统身赤裸的,在他们眼中这叫至真至美,而不象我们颀赏的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

裸奔应当是始盛于西方社会的,对它的起源与发展无过多研究。只是本人年轻之时爱看体育比赛,第一次对其了解是看到欧洲足球赛场上的裸奔者,正在比赛的现场突然冲进了一位赤条条的不速之客,正在进行时的球赛被迫中断。警察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捉住了这位仁兄,一位警官赶忙取掉头上的警帽掩住了他的私处,这家伙却自鸣得意地大笑不止。印象中还有绿色和平组织的圣斗士们,为保护人类共同的家园奔走呼号,同时为了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与反响,他们往往采取声势浩大的裸体抗议活动。如果说有人裸奔是为了寻找刺激出风头,那么后者的裸体抗议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极端手段。前者的举止可能让我们骂他一句“神经病”侧目而过,后者的行为不得不令我们由衷感叹并肃然起敬。

付同学对于自己的裸奔行为,第一种解释是为了增进当今大学的“人文主义”气息,反对者批驳其是“拿来主义”,徒有其表而无其里。第二种辩解是哈佛大学也有裸奔节,他们是为了庆祝自己学有所成而进行的毕业庆典,反对者称其是为了哗众取宠梦想象芙蓉姐姐、跑跑哥哥一样,梦想在网络上一炮走红一夜成名。付同学的辩白,好象有点苍白无力。批评者的声音,就算不是入木三分,却也似乎一语中的。

其实,我能十二分理解付同学,因为同是天下沦落人。用付同学自己的话来说,他连续三次参加高考,就是为了进入梦寐以求的清华校园。三次高考是什么概念,就是整整耗费了三年光阴,因此他直到念大二、大三时,晚上还经常做参加考试的噩梦。对于他这种经历,我是感同身受的,我直到参加工作后还做这样的恶梦,并一身冷汗地从梦中惊醒而睡意全无。付同学还说,他学习的是工艺美术专业,水平的高低是不能完全用考试来衡量的,所以他就对不胜其烦的考试、包括学术腐败等一些怪现象深恶痛绝。

当年我参加高考结束的那一天,第一件事就是将高中三年来所读过一切书籍全部付之一炬,火焰中三年的艰辛化为灰烬,从此完结了一个精神上的监狱时代。付同学的裸奔说穿了是另外一种的渲泄方式,无非是开了大学校园的先河,虽然有点菲匪夷所思,却也不值得我们大呼小叫抢天呼地,上纲上线地把其称之为跨掉的一代。

传统的教育体制下,受老师、同学、家长和社会欢迎的是听话的“好孩子”,而对那些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调皮鬼,我们是拒之以门外的。他们的越轨之举,他们的灵光一现,统统被斥为“坏孩子”而扼杀在摇篮状态,必欲除之而后快。这样的结果是,创造性的火花也被兜头浇灭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当我们对付同学愤世嫉俗状态下做出的冲动行为口诛笔代时,不要忘记这样一个可怕的事实:一位妈妈送自己的儿子到高校入学,跑前跑后帮儿子把一切事宜打理完毕后,妈妈即将离开公寓。走到门口时,儿子又叫住了她,妈妈以为儿子不忍自己离开忙转回了身,听到的却是儿子这样一句问话:妈,今晚我睡觉时枕头搁哪边?

妈妈的眼泪当即夺眶而出。这是这位妈妈的不幸,还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