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调整到哪里可能止跌

在调整阶段猜测点位是非常困难且冒险的事情,尤其是像我这种说话直来直去,厌恶模棱两可表述的评论员而言,更为冒险。但看到那么多惶恐不安的来信,实在于心不忍,姑且再冒次险吧。仅供参考。

上次我冒了一次险。今年7月6日,是股市人气最低迷的时刻。因为当时经过了两次大跌,先是5·30大跌,6月5日跌到底部强烈反弹,6月20日再次大跌,跌到7月5日,连续两次暴跌导致许多投资者的信心几乎丧失殆尽。

7月5日夜,我写了一篇《中国股市有政策底部吗?》 ,指出:“如今,人气已经跌到冰窟,敢抓反弹或有兴趣抓反弹的人寥寥无几,悲观的情绪弥漫了市场。这是一种什么征兆?国际知名投资大师早已给出了答案: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是底部开始形成的征兆。”

7月6日,股市探底后快速上行。正是从7月6日开始,中国A股走出了这波直达6100点的大牛市。

在剖析政策底之后,我还在文章末尾写下了下面的话:


中国股市不是散户能够获利的地方,即使有短期获利,也很难守得住。这是制度决定了的。因此,保持这点清醒比寻找政策底部或许更有意义。如果重新获得机会解套或获利走出,最好摆脱出来,重新走在阳光下。政策市不属于散户,因为他们距离政策太远……就连人民币升值,也是对外升值,对内贬值……

只有当政策的出发点以民生为核心的时候,百姓才能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无论在哪里都如此。


现在,股市同样弥漫着悲观的情绪。权重股带头下跌,市场似乎没有了支柱,像是随时会倒下的病人。上次,由于是暴涨暴跌,容易从时间上看出转势信号。而这次调整,如我之前分析,会持续一段时间,那么,就不能再从时间上作出判断,从点位上判断或许更清晰一些。

那么,这波跌势会走到哪里呢?悲观者看到4000点,最悲观者看到3000多点甚至2000多点,乐观一点的看到5000点。

现在,我开始用利益分析法进行推理。


第一,从股指期货角度分析


假设大盘指数调整到4000点,会发生什么呢?股指期货即将推出(我估计不会在今年而应该在明年),倘若推出,在股指4000点的位置,主力有两个选择。一是向下砸盘,通过沽空股指期货合约获利。二是向上拉抬,通过买进股指期货合约获利。

于是,问题来了。主力如何向下打,有多大空间?假设以4000点为轴心,向下砸1000点,股指回到今年3月时的水平;向下砸2000点,股指回到2006年11月时的水平,在实体经济没有出现问题,基本面没有明显恶化的情况下,谁有胆量这样做?万一砸盘未遂,反而被人接单拉抬,极易招致重大亏损。这种风险不会有人敢轻视。而且,向下砸盘,主力股市做空的股票可能减少获利甚至发生亏损。这进一步加大了其风险。换句话说,可能两方面同时招致亏损。

仍以4000点为轴心,倘若主力向上拉抬1000点,才5000点;拉抬2000点,也才达到6000点高度,并不需创新高。在基本面不变的情况下,这个方向显然比向下更稳妥,而且,向上走,可以做到股市和股指期货同时获利,这是一举双得的选择。

显然,莫说调整到3000点、2000点,即便调整到4000点时,推出股指期货也是不合适的,很容易引发逼空行情,造成在股指期货上沽空的投资者被拉爆仓。

如果把点位上移到4800点至5200点一线,向下1000点或向上1000点的空间才勉强均衡,也就是说,从推出股指期货的角度来看,其合适点位不应该低于4800点。这是从股指期货角度通过技术分析得出的结论。


第二,从踏空角度来看


在今年5·30以前,私募基金的表现非常醒目,QFII也收益丰厚。但是,7月6日开始的这波大涨势,不少私募基金和QFII及部分游资,出于风险控制考虑,提前退场,以等待低价进入。但是,装备精良、弹药充足的“国家队”再没有给他们机会,狂拉大盘直线上涨,一部分私募基金和QFII及部分游资踏空,叫苦不迭。5·30之前的大盘最高指数是4335.96点,众多资金也基本上是从这一带开始踏空的。假如大盘调整到4300一带,踏空资金就可以接上了。而且,此次大跌与5·30不同,是权重股、蓝筹股、绩优股主导的下跌,是实实在在的货真价实的下跌,泥沙俱下的结果是,为踏空资金提供更好的机会。

问题在于,“国家队”主导的这次大跌,无非是想逼迫散户砍仓,降低自己的持仓价位,获取更大的上涨空间,并不想假戏真做,弄假成真。“国家队”在逼迫散户的同时,也时刻做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提防,不给踏空资金机会。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把调整点位控制在高于4300点的位置,具体要根据它们自己的计算,但大致也应该高出至少500点的样子,也即4800点(4300+500)一线。这是从踏空角度得出的结论。


第三,从自身利益角度来看


“国家队”主导股市下跌,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从7月6日开始的这波大涨势,主要是“国家队”主导的,它介入资金巨大。而且,在国庆节前后,大部分股票下跌唯有“国家队”领军的权重股在涨,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国家队”在股市中撤离的资金是非常有限的,不然,“国家队”撤离而散户进入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推动大盘如此狂热上涨。

即便考虑调仓、换手、建仓价位低等因素,大盘如此狂跌对于“国家队”自身而言,也是有相当损失的(当然,他们的“损失”无非是获利减少多少的问题并非亏损)。

我为什么说此次下跌不会重演5·30,而会持续较长时间呢?因为在5·30大跌期间,只是散户占据多数的题材股、低价股、绩差股在狂跌,而“国家队”占据主导的蓝筹股并没有怎么跌,那次大跌反而为“国家队”建仓提供了契机。也就是说,上次5·30大跌,是散户亏损而“国家队”坐享渔翁之利。而这次却是“国家队”上演苦肉计,大盘假如深幅调整,“国家队”的财富也会快速缩水——它们愿意损人利己不错,但绝不愿意损人而不利己。

因此,深幅下跌不是“国家队”的最佳选择,“国家队”会通过来回折腾,通过各种利空消息的密集出笼来制造恐怖气氛,通过漫长的调整逐渐蚕食散户的自信,逼迫他们把手中的一点点血汗钱给砍出来。这本身就决定着,大盘的调整幅度有限,而利空消息的密集出现并不难,“国家队”的背景决定着它很容易做到这一效果。

上周,沪指单周下跌8%,跌幅创9年之最。而这是实实在在的下跌,“国家队”也心疼啊!


第四,从周边股市和热钱的角度来看


受次贷危机、美元疲软以及油价高涨等诸多因素拖累,上周全球股市普遍遭遇了严重“寒流”侵袭。美国道·琼斯指数一周累计下挫4.1%,为年内第三大单周跌幅。许多人认为,国际股市尤其美国股市下跌会严重拖累中国股市,这其实是一个误解。1991年年初,美国道·琼斯指数还不到3000点,到今年6月1日就已经达到了13692点。它本身面临着内在调整需要。而中国股市的牛市才刚刚经历两年多点的时间。

大量数据证明,在国际股市低迷的情况下,许多国际资金把目光投向了中国等新兴市场。

11月12的《上海证券报》刊发了这样一篇报道,《不惧“冷空气” 国际资金逆势流入亚洲新兴市场》,里面提到:在股市全线大跌的背景下,国际资金对于新兴市场的兴趣却依然不减,特别是中国为首的亚洲新兴市场,最近持续吸引了大量资金流入。在过去一周,投资巴西、韩国、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国际基金共吸引了8.78亿美元的资金流入,而仅“金砖四国”基金吸引的资金就达到4.81亿美元,相当于当周所有新兴市场类基金吸引资金总额的56%,较前一周增长了31%。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上周发布亚太市场展望指出,尽管估值风险逐步增大,但除了日本之外,亚太市场相对而言仍比较安全。明年在亚太区表现最有可能强于整体平均水平的包括中国香港股市、韩国股市以及泰国股市。

如果股市深度下跌,将对国际资金产生更大的吸引力,热钱的大规模涌入无疑将影响国内的金融安全乃至经济安全,这显然是政府不愿意看到的。这本身也决定了,股市的调整幅度不能太深,而只能在技术上做手脚,即通过打心理战逼迫散户投资者砍仓。


第五,从监管层角度考虑


不久前,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理事会第六次会议期间,温总理在提及中国股市时表示,政府会透过市场机制采取一些措施对股市进行调控,而目的就是防止股市出现大起大落。

关于这个新闻,我在《黑色星期一背后的风险和机会》一文中作了如下分析:市场对于这段话的解读完全相反。有的人认为,总理不希望深度调整;有的则认为,总理觉得泡沫需要挤压。其实,解读这段话并不难。第一,看市场表现。第二,看监管部门的态度。而两者都告诉我们,政府不希望泡沫的累积。大盘进行调整是必然的。在目前市盈率60倍的水平之上,防止股市泡沫已经成为证券市场的首要任务,“防止股市泡沫”作为现阶段证券市场的核心任务,会在一段时间内制约大盘指标股进一步上行的空间。这其实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利益分析法的奇妙之处,当它得出结论要调整的时候,无论大盘多么强劲,都一定会有相关的政策层面发力达到其预估的效果。既然有关部门要求基金为挤压泡沫作出牺牲,那么,权重股的调整似乎变成顺理成章。

我当时作出了“大盘进行调整是必然的”这样明确的判断,因为这跟我之前用利益分析说得出的股市近期将调整的结论相吻合。

但是,尽管股指当时过高需要调整,走出9年来的单周最大跌幅无论如何与温总理的“防止股市大起大落”精神是相违背的。监管层配合总理的要求,为了促使股市调整,基本捆绑住了基金的手脚,导演了这波人造大调整,问题在于,股市如此调整倘若持续下去,不是和总理“防止股市大起大落”的指导思想相抵触了吗?从这个角度来讲,监管层显然也不希望股市过深调整。不然,岂不是给总理找难堪?


第六,从泡沫的角度来看


此次股市调整,直接导致了A股估值泡沫的回落。WIND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沪深300按照前12个月滚动计算的市盈率已从高位的42倍迅速回落到36倍、按照2008年的预测市盈率计算的市盈率也从34倍的高位回落到28倍。这意味着通过股市下跌挤压泡沫的动能正在减弱。而且,我国股市的市盈率过高,与绩差股有关。有的股票像S天一科,它的市盈率达到7569.97,平均下来A股市盈率焉有不高之理?

不管怎么说,经过这次调整,股市泡沫会渐渐缩小,在基本面没有变化的情况下,从挤压泡沫的角度来看的话,股市继续深幅调整并没有太大的必要。


综上,对于股市的调整不必恐惧,因为它终归是调整而非转势。在这个阶段,应该保持心态的平和,以爱心对待家人、朋友和社会,戒急戒躁,用理智和智慧作出最佳决断。

草于11月12日夜


后记:

最近来信很多,许多都是询问个股的,如果全部回复,我就写不了文章了。我是报社评论员而不是分析师,回答咨询的个股容易让我失去话语权,万一有人设局我将失去写这类文章的机会。请谅解!

另外,最近收到不少,因为股票闹矛盾的信函,我回复了十余封,感觉自己快成居委会老大妈了。我把其中的一封帖出来,遇到这种情况的看看吧。


问:我是一位散户股民,现持有股票XXX……都被深套了。非常烦躁,我老公整天跟我吵架……精神快崩溃了,恳请您告诉我如何操作,谢谢您!

我的回复是:如果因为股票被套就喋喋不休,实在有损家庭和睦。你和老公应该手拉手共度难关才是啊。现在股市处于调整期,股市调整过后还会好起来的,问题是,亲情不能疏远啊,亲情不能根据指数的涨跌而变化啊,下面这篇报道《心疼身体不好的环卫工老婆 民政局科长兼职扫地三年》希望你和你老公一起阅读。

祝愿你们夫妻和睦相处!

时寒冰


附报道:心疼身体不好的环卫工老婆 民政局科长兼职扫地三年

http://www.jinbw.com.cn/jinbw/xwzx/hnxw/20071112758.htm

来源:东方今报 2007年11月12日



○他是民政局社救科科长,却穿捡来的皮鞋

○他心疼当环卫工的妻子,但不批妻子低保

○他每天凌晨帮妻子扫街,且一扫就是三年

□今报记者 吴兴明 通讯员 郭甦禾/文图


开封市长风花园的很多居民,谁也不承想,多年来,为他们每天扫地的环卫工,曾被他们亲切地称为“老董”师傅的人,竟然是一位区民政局的在任科长。


代替体弱妻子打扫卫生

“老董”名叫董立太,他今年45岁,原籍信阳市固始县农村。1997年,他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目前任开封市龙亭区民政局社救科科长。

董立太说,他妻子也是农村人,识字不多,1992年随他一起来开封后,一直没有固定工作。几年前,妻子找到一份相对固定的环卫工作,但她自幼高度近视,“1米以外的东西都看不清楚”,再加上心脏也有毛病,身体一直不好,“我常担心,她哪一天会突然昏倒在路上而无人发现”,董立太说。

董立太也不是铁打的身板,除了早年在部队农场落下腰痛的老毛病外,2005年他又被检查出来患有慢性冠心病,可这并没有影响他那天生乐观豁达的性格。

从2004年开始,董立太每天都要在科长与环卫工这两个身份之间变换。

第一次“上岗”挺尴尬

董立太第一次以环卫工的身份去“上班”时,接连碰见了两个熟人。

董立太回忆,当时,他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唯恐对方打招呼时不知怎样开口,后来他干脆把帽子拉低,遮挡住脸。但他显然多虑了,两个熟人根本就没多看他一眼,也不会想到这个拉着垃圾清运车的人,是他们所熟悉的董立太。

在开始的半年内,单位的同事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个“兼职”,但是熟人遇到得多了,最终还是“露馅”了,在单位,他当环卫工这件事已经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不过到现在,董立太说,他已习惯了这一切。“没有人笑话我,也没有人背后议论我。”谈起此事,董立太眼圈有点红,“局长还曾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你(打扫垃圾)忙不过来时,我们可以去帮你。”

大年初一还在打扫卫生

“有人觉得很奇怪,问我怎么干这又脏又累的活儿?我说就当是晨练。”董立太风趣地说。

其实,这种“晨练”并不轻松,尘土弥漫的工作环境,对身体肯定没有什么好处。

董立太每天的“晨练”程序是这样的:5时左右,随妻子一起起床到指定的区域打扫卫生。等装好垃圾车,和妻子一起送往2公里外的垃圾中转站时,他也差不多该去上班了,有时连早饭也顾不上吃。到了双休日,他更是“全天候”陪妻子一起劳动,甚至在大年初一,夫妻俩还工作在“前线”,三年如一日,无怨无悔。

董立太为了体恤妻子,每天还基本上全权负责家里的洗衣、做饭、打扫房间、照顾女儿等工作。

“我家办低保不够条件”

董立太把长风花园的8幢楼、25个单元的6层楼梯打扫一遍后,常常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他说,自己身体累点都无所谓,不能承受的是大家的冷漠甚至蔑视。

这也使得他非常敏感,平时旁人的一个别样眼神,一个细微动作都会使他倍感心酸。

一次,一位中年妇女对他说:“我家有半块没吃完的蛋糕,你拿去吃吧。”董立太说,虽然人家是好意,但当时他听了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相熟的朋友给董立太出主意:“你给嫂子安置个低保,保准没人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有人说啥。”但他心里清楚,自己拿着国家的工资,按照低保政策,他爱人不够条件。“我干民政工作10多年了,比我困难的还有很多,我不能昧着良心用手中的职权为自己牟私利。”董立太说。

老董的3双皮鞋都是捡回来的

董立太19岁的女儿去年考上了河南大学,女儿特别懂事,除了学费由家里提供,平时很少向家里要钱,上学期间的生活费、买书的费用等都是靠自己做家教、短期打零工解决的。

家里所有的开销,若只靠董立太一个人微薄的工资,难免会吃不消。妻子也要强,非常理解他,不愿待在家里,“我有手有脚,挣一点总能贴补家用”。

夫妇俩近10年来没有添过一件新衣服,董立太的有些衣服甚至还是妻子从垃圾箱捡回来的,“我爱人特别会过日子,我的3双皮鞋都是捡回来的,上点鞋油也管对付几天!”董立太说。

董立太知道,工作没有贵贱之分,只要辛勤地劳动就会有美好的未来,他们仍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将来女儿工作了,家里的负担就轻了,生活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女同事号召自己丈夫学习老董

龙亭区民政局的庞巧和所有同事一致认为,老董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平时回家就叫自己的爱人向他学习。

庞巧说:“这些年,老董从来没有因为干清洁工迟到、耽误工作,相反他的工作干劲很高,对大家也是很大的鼓舞。单位的同事们在知道他的兼职后,也没有看不起他,也从各方面给予适当的照顾。老董表现的耐力很惊人,可能是早上天黑,冬天的时候,总看见他的双手磕得青一块紫一块,从来就没囫囵过,同事看在眼里,也很是不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