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去上海,在南昌火车站,我见到这样一个士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士兵的两手交叉抱在胸前,吃力地用小手臂扣拉着背包,背包松松垮垮的吊在士兵的屁股上。背包胡乱的用背包带捆着,完全不像我们经常见到的,豆腐块似的、整整齐齐的三横两竖。“太邋遢啦!”我心想,这样出来招摇过市--那太丢人了!好奇的我紧紧跟在士兵后面,不断用手机拍下士兵“邋遢”的形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下楼梯的时候我注意到,士兵的腿部不灵活,可以用“挪动”来形容他往下走的姿态。看看他背着的全部“家当”,就那么一床薄被子(绿色的)、一床垫被(白色的),一张草席和一个挎包,不至于导致士兵行动蹒跚啊?休息室里,我特意坐在士兵的对面,对他进行仔细的观察,看上去,士兵很疲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士兵的着装看出,他属于空军兵种,是个列兵。天气已经很热了,可是他的手上却戴着厚厚的绒手套。难道,士兵“邋遢”的秘密就藏在这厚厚的绒手套里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士兵的班长过来了,抓住这个机会,与班长攀谈起来。班长告诉我,士兵的手、脚是在抗“冰灾”抢修电路过程中冻伤了,在这次抗冰灾中,士兵所在的连队有70%的士兵有不同程度的冻伤,而我看到的这位属于较轻的冻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很吃惊问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冻伤?”

“我们部队属南方部队的装备,士兵的穿戴都很薄的,不像北方部队,就拿士兵盖的棉被来说,只有三斤。冰灾到来猝不及防,防寒装备根本就来不及发放,部队就拉上去了,抗冰灾全靠士兵的血肉之躯啊!”首长如是说。

我问士兵:“你们在哪里抗灾抢险呢?”

士兵告诉我:“江西上饶的山区,恢复被冰雪压坏的民用输电线路。”

“那电路很重要么?据我所知,那里好像没有什么重要设施呀?”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上面要我们保证山区的人民能看到春节晚会。”士兵很老实的回答。

“所以你们冲上去了!所以你们70%以上的人就在那几天被冻伤了!那山区里的人们祖祖辈辈都没看过电视,也过来了,就差这么一个春节晚会?等冰雪融化了再修复电路也可以呀,春节晚会也有重播呀,推迟几天看总比冻坏人强吧?有必要顶着冰雪去硬抗?荒谬!”我激动起来。

“这是任务,地方政府要我们支援,我们能不响应?”班长插了一句。

“这是地方官员的‘政绩’!用军人的牺牲、受伤换取有多少、多少人看上了‘春晚’的抗灾‘政绩’,你不这样认为吗?”我反驳了一句。

班长有些尴尬,弯下腰系鞋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