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36.html


几天之后,史迪威将军带着一帮随从飞到了密支那前线,跟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记者团。看着那些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当然还有中国的记者,常江仁想起了浦甘解围后,申达礼接受记者们采访时的情景,要不是那样,新72师的名气也没有那么大。


这盟军十分注重媒体的作用,似乎每次战役都少不了媒体的宣传,尽管这些宣传是带着某种偏见的。常江仁想想也是的,老百姓哪里会知道这战争进行的怎么样了?如果在媒体上尽是宣传失败的消息,那谁还会支持政府打仗呢?相反,如果媒体总是在报道前线打了胜仗,那老百姓当然会支持政府的。


史迪威将军到达前线后,立刻在迈尔金斯将军的陪同下视察了前线的战斗情况和部队。有时候,常江仁真的佩服这些美国将军们会作戏,在普通的大兵们眼里,将军似乎一直在和他们一起战斗。只有常江仁这些在司令部工作的人才知道,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当然,将军就应该是将军,他主要的任务就是决策,就是指挥。但盟军的许多将军希望自己的部队有士气,于是就刻意营造自己和士兵们一样在吃苦,在流血牺牲。


想想自己的部队,这士气是什么?是中国人不愿受日本鬼子的奴役,不甘做亡国奴!有了这种同仇敌忾的精神,因此,才有了那么强悍的战斗力。这些美国和英国的大兵们到这里来打仗是为什么,恐怕这些大兵们都回答不上来。也许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也许是为了钱或以后的工作,也许就是为了寻求刺激……。


视察完毕后,史迪威将军在前线指挥部召集军事会议,出席会议的都是盟军在这里的高级军官。


“先生们,我们的特洛伊作战计划现在进行得十分顺利,对此,我表示非常满意!诸位,我知道取得目前这样的成绩与各位的努力分不开的,我作为总指挥,对你们表示敬意。”史迪威将军按照惯例先说了一通官场上的话,然后表扬了突击支队以及空军等作战有功部队。


之后,史迪威将军扫视了一下坐在底下的那些盟军将校们,他踌躇满志地说到:“先生们,我们特洛伊作战计划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头,下一步就是争取有一个好的结尾。我要你们在两周之内拿下密支那城,这样就可以在雨季到来之前结束我们缅北反攻战第一阶段的任务。我绝不允许有任何的疏忽,松懈和畏缩不前,你们必需以军人的荣誉向我担保!”


迈尔金斯将军向史迪威将军信誓旦旦保证,一定会在两周之内拿下密支那城。常江仁坐在底下暗暗在想,两周之内拿下这有着坚固城防工事的密支那城?自己部队攻打于邦城,孟关费了多大的劲啊,牺牲了无数的弟兄们。这些美国人也太自信了吧!


不过,这个特洛伊作战计划也确实有独到之处,这也和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分不开的。说不定还真的会出现奇迹的。


接下来的记者招待会上,史迪威将军在那些镁光灯的闪烁下显得是那么的从容自信,使人一看到他的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是这种场合的老油条了。看到史迪威将军面对那些记者们的提问侃侃而谈,常江仁不禁对史迪威将军佩服不已,这也是一种本事啊!面对一些记者的刁钻的提问,如果反应不快的话,还真不好回答。


就在空降部队源源不断到达这里后,突击支队的使命就此结束了。经过马向天一再要求后,前线指挥部同意新72师的人马回自己部队去。对于这支骁勇善战的部队,迈尔金斯将军当然不想它走,但他也知道新72师还要攻打孟珙,故也不能阻止马向天他们回去。


常江仁在部队开拔前的晚上为马向天送行,他们在一起聊了很长的时间。


“唉,出来时我们有一千二百人,回去的时候就不到八百人了,这让我如何向师座交代啊!我都可以想象到,师座知道我们的伤亡这么大,他一定会暴跳如雷的。要知道,这些伤亡的弟兄们可都是我们师的精英啊!”马向天长叹一口气说到。


“可不是吗。王一明要是知道了我们团特务排损失了三分之二,那骂娘的声音我现在就能感到。别看他是我大哥,但骂起我来照样不含糊的。也是的,特务排伤亡那么大,还搭进去一个连长,就是搁在我头上,我也会骂人的。”常江仁也忧心忡忡地说到。


“他妈的,这回拿下机场,主要是我们L支队打的,这功劳倒是记在亨利他们头上了,你说窝囊不窝囊!老子们的伤亡比他们R支队大多了,怎么功劳就平摊了呢?”


常江仁劝慰他说:“也不是这么回事。主要是亨利是突击支队的总指挥,事后出头露面当然会是他了。其实,谁都清楚,我们功不可没的。不管怎么说,我们在盟军面前打出了我们新72师的威风来。”


“嗯,话是这么说,可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对了,你在这里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了,还是那句话,自己要注意一点。能够少说的就少说,这里面的关系复杂得很!”马向天关切地说到。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美国人之所以能够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是因为他们的国力强大。别看我在美国上了军校,其实,我了解到,美军在这次世界大战前没有打过多少仗,其部队的作战能力也就那样。只是他们的装备先进,其他国家的军队不会使用或使用不好,因而他们才有了这个优势。现在我们师和美军装备一样了,如果一个师对一个师单挑,我相信我们师会赢的。”


马向天听到常江仁这话,高兴地跳起来,嘴里大声说:“哎呀呀!我的老弟啊,你这话我爱听!老子要不是看到这美国佬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多的武器装备和后勤,才不会尿他呢!是啊,有种拉出来单挑一下,谁怕谁呀!”


部队开拔的时候,常江仁带着付仇及一个勤务兵望着自己部队慢慢消失的背影,感慨不已。这些年在这个部队里已经让他对这支部队有了深厚的感情。只有在这时短暂与自己的部队分离,这种感情才迸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