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十字军中的骑士

对于十字军一直有很大的误解。首先十字军并不是仅指几个骑士团,他们甚至长期不是十字军的主力,到了后期的条顿骑士团时例外。第一次十字军是彼得召集的那批,这些人是各地的骑士贵族自发组成的,他们在自己衣服上绣上十字就算是十字军了。骑士们按照地域各自组成几支松散队伍后就出发了,当然他们要比先出发的贫民十字军要强得多,那批人简直就是流寇团。早期十字军们通常沿途祸害经过的欧洲国家,匈牙利甚至干脆在当时以消灭十字军特别多而出名,匈牙利国王经常非常侠义的为了替自己百姓报仇而歼灭整队的十字军。等他们终于付出了比与异教徒作战的伤亡大得多的损失后(大部分是欧洲国家自己清理这些败类的成绩),才在当时一盘散沙的穆斯林手中夺下了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之后终于重新开通的朝圣道路又把大票的欧洲人吸引到耶路撒冷,几个骑士团这才组建。

但是必须要说一下当时十字军中的骑士们。他们实际上是由几个部分组成的。他们的中坚是由大封建主率领手下的领主和骑士们为核心组成的骑士集团,比如最出名的狮心王查理,他们是真正的实打实的军队,甚至可以打国战。这才是十字军战斗力的核心,他们由牢固的效忠体系维系,组织分明,指挥高效,装备精良。前期已经在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得到封地的贵族和骑士们也属此列,他们效忠于短命的国王,比如影片中的男主角和他的父亲。他们手下也有一批骑士和骑士扈从。在中世纪,效忠关系远比任何法律条文更有效力。另一方面,这些人在圣战中都可以获得巨大利益或者保护自己的权利,所以作战意志最为坚定。

第二部分是一些自发去朝圣的骑士,他们并不是由自己的恩主率领,而是自己决定去圣地朝圣或是参加圣战。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干脆就将这当作殉道之旅,要在行前赎回自己的罪过,寻求所有人的谅解,立好了继承人或者遗嘱后出发。这些骑士最后也许会死在路上或战场上,生还的有些回到故乡,有些加入了骑士团(当时修士会的意味更浓,广泛来说骑士团的骑士们首先是个修道士),有些在当地得到了新的封地留了下来,有的反而成为了别的贵族的附庸骑士。这些人的战斗力也很可观,他们不是贵族领主就是骑士,反正家财是少不了的,而且人数不少,足以在大队十字军出现的时间间隙保持中东的骑士数量。不过他们并不一定会带效忠与他们的骑士和骑士扈从去,毕竟他们的路途送死的可能非常大,也不是去升官发财的。不过必须注意的是,第一批十字军中的一半是这些人,他们在宗教狂热下会迸发骇人的战斗力。另外,这些人出发是不能被阻拦的,否则被烧烤的可能性非常大,他们在出发前一年甚至不用赋税。

第三部分是所谓的次子阶层。在中世纪的欧洲,长子继承制非常盛行,而且当时婚嫁之隆重使得一个家庭一般而言就只能承受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婚姻,多来一个甚至要破产,这更是加速催生了脱离原本家庭的次子阶层。次子们要么成为自己哥哥的扈从,混得好的贵族次子可以得到骑士封号。要么去做文官,从书记员开始直到廷臣和宫相,在真正的中世纪,国王的官员中是不会有大贵族的,很多人忽视这点,廷臣们大多是没继承权的次子。要么去披黑袍子,当教士,中世纪的修道士和教士很少是长子,教廷贵族除外。

那么次子的第四个选择,就是先成为一个游荡的次子,无封地、未效忠的武士。这些人到处结伙游荡,去参加骑士比赛赢得奖金,去参加其他国家的军队做雇佣军,他们中的一大半人不会活着见到自己的孩子。那些成功者,一般也就是找到个贵族寡妇结婚,或者最后得以效忠某贵族成为小贵族或者骑士。差点的就回去做一辈子扈从,或者因为伤残彻底沦为平民。最后这批人是各国政府最头疼的家伙,虽然他们有时候能有效的扩充王国军队,巩固国王的权威,但是这么一大票武夫天天在领地内游荡生事也是实在很让人头疼,决斗之风就是他们发扬光大的。有个骑士曾经记载,他父亲的十个兄弟是在同一天死在战场上的——实际是在与另一游荡骑士团伙的斗殴中“壮烈”了。

于是各国政府都鼓励这批人去参加十字军,远远的送到中东,眼不见心不烦最好。他们这些人构成了第一批十字军的另外一半和之后各次十字军的主力之一。他们的军纪非常烂,或者根本可以说他们连点道德观念都没,他们去打圣战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与跟随国王去打仗的唯一区别是,一个是自己抢富贵,另一个是等人封给富贵。当然这批人也有不少混进了各骑士团,各骑士团随之会发生的变化也就可想而知了。

以上三部分再加上各骑士团就成为了十字军中的骑士和骑士扈从。由此也可以知道十字军组成之复杂。

另外,骑士们都会带着仆人,除非真是去铁心朝圣的,因为他们如果不带仆人的话是没办法自己处理盔甲、马匹和装备的。由大封建主率领的骑士集团中会包括各位骑士的骑士扈从,他们是实际的作战主力。然后就是雇佣的步兵和弓手,不过雇佣步兵并不是必须的,弓手也一般是大封建主长期雇佣。骑士和骑士扈从们下马后就是非常出色的重步兵,所以中世纪的军队并不一定需要雇佣大量的步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