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边界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处于我国东北部的鸭绿江,大家都知道它是我国与朝鲜的界河。由于历史原因,江中岛屿的划归貌似并不规范(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大多意见有二:一是日本统治占领说,这是主流意见,还有就是延边、延吉交换说),其入海口附近的几个大小不一的岛屿,在朝鲜战争结束后都被划归于朝方。

因多年的冲刷淤积效应,同时包括人为因素等,鸭绿江河口的三角洲不断发展,现已逐渐形成小有规模的潮间带、岛屿或准陆地,且多与原有的朝方陆地或岛屿衔接。与此同时,我国界内靠近此地的陆地,以及朝鲜的薪岛、绸缎岛等也在坍塌淤积延伸,且渐渐连成一体。而赋存于中国边境地区和朝鲜岛屿两者之间的鸭绿江西支流,早已处于难以通航且接近封闭状态,其迅猛发展时间也仅三十年而已。

摆在我们目前的问题是,鸭绿江西支流即将不复存在(以目前的发展趋势推断,不出二十年即可完成所谓的陆岛联结)。而鸭绿江东侧主航道的入海口也在逐渐远离陆地,原有的江海分界线(八十年代中期划定)早已徒有虚名。若长此以往,鸭绿江的入海口段约数十公里,迟早会成为朝鲜的内陆河,而我国大陆却无端的出现了一块朝鲜的飞地(朝鲜的薪岛、绸缎岛)。

国际惯例是依据界河主航道或界河中线为国界,而鸭绿江的主航道处于薪岛(朝)、绸缎岛(朝)与朝鲜半岛之间,为朝方实际控制区。

本人所担心的是,一旦形势有变,此态势对我国甚为不利,因此,我们应该尽早采取积极有效的应对方案,建议对鸭绿江西支流进行疏浚开发,即可通航通商,又能防止飞地现象出现,利国利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