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借英以日澳四大打手 重新部署全球战略

中评社香港7月21日电/美国《世界日报》7月20日发表社论说,冷战结束后,随着苏联瓦解与北约东扩,欧洲局势趋于缓和,而亚太地区在政治、军事与经济力量上大幅提升,加重了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因此小布什政府在上台后,一直在进行全球战略的重新部署。新的部署,幷非旧的重建,而是纠合新的盟友,以便进行新的分区与新的任务,如是便出现了四大打手:英国、以色列、日本与澳洲。

社论摘录如下:

美国海军与盟国目前正在夏威夷附近海域进行“环太平洋2008”联合海上演习,以维系海上交通线安全及提升与盟国联合作战能力,幷体现前沿部署与吓阻等多重目的。

在冷战时期,美国为了要防苏堵中,在全球与多个国家结盟,甚至驻军,好像在南韩、菲律宾等地,甚至在德国等欧洲国家;又凭地区性的联盟或军事组织,好像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东南亚条约组织等等,但自从苏联瓦解,中国开放,民族主义冒起,共同敌人消失,有些军事基地需要撤走,另一些联盟已改变性质。在东南亚,代之而起的是东盟10国的组织,幷不听从于美国,而北大西洋公约中的德法,处处为难美国,因此美国的全球战略,需要重新检讨。

不只是重新检讨,还有待重新部署。因为今日布什的所谓大外交,虽然有别于第一任内的硬外交,仍然有向外扩充,称霸全球的意味。硬和大的最大差别,幷非不再强来,而是在有需要强来时,不是表面化,只是暗里做,做的时候,保持硬的原意,最后有硬的效果,最终使对方就范、假想敌人仍然存在,只是判断与对付敌人时,会分层面、定层次,别缓急。最迫切的敌人如阿富汗与伊拉克,新出现的首要敌人是伊朗与叙利亚,次要的敌人是北韩,可忽略的敌人是古巴,而暗面的敌人,或假想的对手,又是正在冒起,时冷时热的中国大陆;至于俄国,由于百废待兴,内乱未平,只变成可忽略的对手。

与此同时,昔日的盟友,不是变心,就是离心:德国与法国,在大西洋公约组织内,结成反美大联盟;在南美,昔日的最佳拍档委内瑞拉,处处与美国为难,在亚洲,昔日的附庸菲律宾与泰国,已不听命于美国,南韩的民族主义高涨,甚至南太平洋的一些岛国,亦出现不稳定的情况,虽非火头处处,但起码已是时时受阻。

因此新的部署,幷非旧的重建,而是纠合新的盟友,以便进行新的分区与新的任务,如是便出现了四大打手:英国、以色列、日本与澳洲。

英国是在欧盟中,唯一可以与德法两国竞争,且有相当的经济与军事实力,与美国又是同文、同种兼同源,是不离不弃的难兄难弟,只是英国已由兄变弟,不过美国依然平等相待,英国又是北约组织内的支柱,英美若能联手,便会镇住德法;更何况英国是外交的高手、美国的谋臣,利比亚狂人格达费这次浪子回头,英国居功不少。再者,英国在非洲,以至中东,仍有潜在的影响力。

在中东,以色列有最强的军力,足以成为美国的打手,只是美国需要经常捺住这个打手,以免冒出火来,在产油地燃烧,因此以巴问题,需要好好解决,解决以后,以色列仍然是美国在中东的大门守将。

在亚洲,日本虽然已经冒起,但只能跟着美国走,扮演侍卫的角色。

不过美国已提升这个侍卫的地位,凭日美安保联盟,美国可制住北韩,防住中国大陆,同时又利用中国大陆,去牵住北韩。只可惜在东南亚,美国很难找出第二个日本。

澳洲在南太平洋的地位,仍不能忽略,因为这个是美国舰队必经的地区,澳洲就刚好成为这个地区的护卫,澳洲虽然在国力、在军事上,都不算是顶级,但已有足够能力去摆平这个地区内所出现的问题,年前澳洲军队进驻所罗门群岛,平伏内乱,便是一例。因此布什所谓大外交,是大小兼理,远近兼顾的。这四大打手,就变成大外交的小试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