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中的美国 – 铁血网

一战中的美国

二十世纪初,美国奉行“门罗主义”为国策,美国不干涉欧洲列强的内部事务或它们之间的战争;一心一意搞建设,同心同德谋发展,民主制度进一步完善,自由信念日益加强,经济蒸蒸日上,国风欣欣向荣。

此时的欧洲各国却是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并且形成“同盟国”与“协约国”两大阵营,继而大打出手。美国为何在后期介入,是否如几十年来大喇叭宣传教育的那样,是为了“大发战争财”?投机去摘桃子,抢夺战利品?为了美国帝国主义的扩张?为了攫取全球利益?欧,我不想和长期赤化了M愤们辩论这位世界警官有多么代表、多么伟光正,这个美丽的国家多么先进、多么自由、多么民主、人权多么好五倍,不,不辩,因为那将是对愤驴弹琴的徒劳,不仅是徒劳,还可能招致愤驴儿的叫骂撕咬趵踢,甚至遭粪弹的喷射――我只想平和地说事,说已成历史的故事,钩沉一点实情。许多历史事实与故事不用笔者叙述,我只说出我的读史心得。

所有的专制独裁者必定都是狡诈贪婪好战嗜血的疯子,必定夺取国家政权之后,乘骑国家机器,追求荒诞神话的帝王霸业,骄侈恣睚,逞其人性最恶,做不醒名垂青史美梦,真到身屠国灭,遗臭万年!对于一战前欧洲腐败落后专制蛮横的列强,美国很反感,没少在思想上言论上批判争论;它们也颇瞧不起年轻的美国,这种理念与情感的对峙与隔膜,迫使青年美国只想远离是非,敬而远之。

于是欧洲爆发战争就成为必然。果然,同盟国与协约国为…..在1914年8月1日开打。这时的美国想有所作为而不能,谁听他的,一个英俊憨直的青年? 此时的威尔逊和美国,坚持认为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制度要比欧洲的君主立 宪制进步得多,俄国、德国、奥匈帝国、东普鲁士等国则干脆就是非宪 政的帝制,以最民主最自由最繁荣自傲的美国,一直讥讽抨击欧洲列强的野蛮落后的政体,以及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开战之初,双方都自信满满将会很快战胜对方,对美国,欧洲人都不讨喜,美国则宣布中立。

年轻的美国并不好战,也不信双方的战争理由,威尔逊说“确有这样的事,自尊使人不屑战争” ,但战争既然必然发生了,置身事外是不太可能的。天真的有几分憨傻的美国与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敦促“没有胜利的和平”,呼吁双方协商退让要比战争好。他的许多尝试没有实现,哪一方都不接受这个正直善良的青年劝架。

当双方都深陷战争泥潭难以自拔时,尤其是当交战国双方的战争能力与意志搏击互抵,以及国力的消耗、秩序的混乱,再经1916年底凡尔登“绞肉机”,1917年6月始长达4个月索姆河“拉锯战”,双方都严重失血衰弱,难以为继。无数的士兵与平民都被卷入了无边无际的战争灾难深渊,消耗战、堑壕战、毒气、饥饿、寒冷、泥泞、疾病……英国人法国人看不到战争的尽头,对胜利也日益丧失信心,而国内人民因战争生活困苦不堪,经济凋蔽,国力已见底,如果不尽快结束战争,将落入万劫不复的灾难深渊!俄国爆发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之后,德军得以从东线抽调兵力,西线的攻势骤然加强,协约国的战情更加吃紧!

重伤、流血、疲累不堪的法国坐在地上,一边包扎伤口,大口喘息,茫然的目光四下逡巡,出路退路在哪里?援军救星在哪里?――美国,美国!只有美国能够挽救法国,只有美国能够用它的强大与正义来强行结束战争!狡猾机智务实的法国人立即对美国展开外交攻势,但美利坚“坚”不为动,但法国人更聪明地打出“悲情牌”:法国人制作了大量反映战争灾难的纪录片,战场的血腥残酷令人触目惊心;揭露协约国不义之战给各国带来的人道灾难,德国人烧杀抢掠,砍断无辜的姑娘的手,枪毙一个帮助过协约国士兵也帮助过德国士兵的英国护士……美利坚的同情心和正义感被激发了。这时法国人又趁势打出了“传统的血与火的战斗‘友谊牌’”: 美国独立战争和第二次美英战争中,美国处于困难的重要关头,法国都给予美国全力援助。法国的参战 有力地帮助幼小的美国赢得胜利,可以说,没有法国注入的战争力量,美国要赢得独立战争和第二次美英战争的胜利会更长期付更大代价。而法国又是美国独立时欧洲第一个宣布承认“美利坚合众国”的大国强国!……这些宣传战激起美国对协约国的广泛同情,对同盟国暴行的愤慨。感恩图报,仗义施援的声音逐渐占上风。

其实双方从开始都没有忽视轻视美国,他已经成为当时最强大繁荣的工业国,双方都想争取他的帮助和加入,至少维护他中立的立场。但在后来双方在美国的外交战、间谍战、宣传战中,德国人损招昏招迭出,协约国方面的反谍报、反宣传却连创胜绩,一来二去几个回合,美利坚的民心与舆情都转向了协约国方面。

而德国完全打红了眼,丧失了理智与风度,只求目的不择手段的残忍无情,更激起美国人的愤恨,反德浪潮一浪高过一浪。1915始不断有德国潜艇向载有美国国民的商船发射鱼雷。英国的海上封锁是要求船停下,接受检查并没收违禁品,还讲一点绅士做派,按一定规则打牌;但德国的做法却是潜艇不发警告地就把商船击沉,而且,德国潜艇的每一“胜利”,总有美国人为此丧命。这无疑是愚蠢的挑衅。更疯狂更愚蠢的是,到1917年,德国“日德兰海战”失利,更猴急,居然恢复“无限制潜艇战”,不问交战国中立国的货船,格击勿论!至此,可以说,德国佬完全疯了;而缔结德墨同盟,挑唆墨西哥匪帮反对美国,在肋间腋下捅黑(墨)刀子的“齐默尔曼电报”事件……终于使美国忍无可忍,雷霆震怒,拔剑出战!

1917.4.2.威尔逊总统在国会大声疾呼:“我们必须为民主创建一个安全的世界,为它珍视的和平和幸福美国可以抛洒热血,竭尽其能!上帝保佑美国,它别无选择!”

一名叫莱斯特•汉斯勒的美国士兵,在远涉重洋开赴欧洲战场的船上,给家人写的一封信则更有意思,它充分表明美国上下一心维护民主自由的决心:

亲爱的爸爸妈妈: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最骄傲的一天,今天我们就要出发去那边了。我心里真很高兴,

因为我们要把自由带向全世界,希望你们在国内谈起远征法国的我时,能感到骄

傲,而不要怀着灰暗沉重的心情。……我宁愿战死疆场也不要置身事外做个懦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