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二十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二十四.

1.

一路风餐露宿,倪邱在一个月后到达了距离陕北很近的一个小县城。这天,天气很好,正是秋高气爽,天气初肃,天高云淡、雁字南归时候。秋后的西北,满眼金黄、色彩格外丰富。

倪邱先是沿着长江进入四川,再进入甘肃,再折转向陕北的大路而去。他知道了西安事变,知道现在国共双方又和解了,所以,他也就大摇大摆地径直地打听去陕北的道路而无须躲躲藏藏。

从甘肃进入陕北,道路并不平坦。高山峡谷、林森丛密。俗话说得好,山高必有怪,草深定存精。当然,像《西游记》里的那样的妖精是没有的,但是中国社会一向是一个表面上大一统的农业社会而实质上是各地分散而混乱的分割形态社会。在大小的统治集团间,存在着许多的权力真空。而实际上,共产党的力量也正是借助了这样的真空得到了存在和发展的。

共产党的力量可以借助这样的真空得到发展,而另外一种很传统的力量也可以借助这样的真空而存在千百年,这就是土匪的势力。在中国,土匪是一个阶级问题。在真空里发展和壮大的共产党的力量也曾经被当时正统的媒体和舆论称之为土匪过的。其实,土匪就是当地的弥补权力真空的武装。他们的性质和归属千差万别,根本没有很强的同一性可言。

好一片大山,横亘在倪邱的眼前:

山峰足有九九八十一座,山涧有七七四十九条,绝壁断塬,洞穴奇伟。在这一片大山中,栖息着八千七百多土匪。而最大的一股是马六的那支,人马枪支大约在一千三百左右,而其余人马分属其他八个头领管辖。在普遍只不过武装有长枪、梭镖、土炮、鸟铳的土匪窝子里,拥有七百多条汉阳造、三百多条快慢机的马六的队伍是绝对的主宰。他的武库里甚至还有三挺德国造的轻机关枪和一听没有腿脚的水冷马可沁重机关枪。只是这重机枪的子弹经常不能管饱而只能放在山寨的大门充当门神。

这个马六在这一片是跺跺脚就会地动山摇的角色,就连地方的县太爷想当稳当自己的父母官儿,也得隔三差五地给这个山神爷打点打点。而远离中央,缺乏军队保护的山区的这个小县,就成了这个马六随时可以劫掠的府库了。这个地方按理应该是中央管辖,但是中央的力量鞭长莫及,他们也就默许了这个马六的实际的控制,而马六的人还公开地出任这个小县的警察局长。县长怕局长,在这个县不是秘密。

本来就已经很穷困,再加上摊上这么一个瘟神,这个地方能够好到哪里去?那真是人间地狱、边塞鬼门。而且,在自从在中华大地闹腾起鬼子来后,这个马六又投靠了鬼子。他们派人去和在上海的日军司令部联络,说他们可以在中国的内地接应皇军前来接管。还说,在历史上,他们马家的人就应该是日本人的,只是后来家族发生了分化,他们才不得已留在了大陆,而马家的一个主要分支,就是现在左右鹿儿岛局面的大正家族,那就是马家人的后代。

随着日军在北平的占领,在上海的战事也渐次地占据了上风,这个马六在当地的活动也变得更加张狂了。他干脆杀掉了国民党派遣在这里的县长,派自己的人去担任这个职位,还把这个县的银行、粮仓也接管了,就是这个县的军火库也被他接管了。当然,这个小县的钱粮枪支也不多。他发的财也不大。但是,一天,一队日本的军机前来这片山区,他很准确地给这些日军飞机充当了导航,而大批的枪支和弹药在一朵朵空中盛开的白花落下后,进入了这个马六的军火库。

这个马六已经铁了心要当日本人在中国内地的急先锋了,他做了一个中国人不齿的汉奸!

2.

当倪邱抵达这座大山的时候,这个马六正在为解决他的这支队伍的参谋长和武术教官而犯愁。他在县城摆下了一座擂台,用打生死擂的方式来招聘他心中的人选。自然,在生死擂台前,对军事和兵法的考问是这个人是否可以成为日后参谋长的首要条件。

倪邱虽然不甚高大威猛,但是他从来都争强好胜,在青城山的时候,他就是因为和乡人打赌闭气咪水而获得了泥鳅这个称号的,其实他本来没有名字,后来入学了,老师给他的泥鳅改成了大名的倪邱。这个倪邱在擂台下,看见一个擂主接连打死了五个前来挑战的武士,他有点气愤不过了,于是,他一个弹跳,好像平地里一个轻雷,他就上了五丈高的擂台。

刚要来拉开架势好好打上一盘,这个时候,一个穿军装而不伦不类的人出来了。这个人头戴礼貌、身穿国民党少将的军服,脚踏踢死牛的厚底布靴子,一柄日军大佐级的军刀跨在腰下,一支得德国枪牌撸子插在腰间,他上半身的军装是国军的,而裤子却是日军的将军呢的裤子,真是莫名其妙、丑态百出。这个人正是马六,今天是他选拔参谋长的最后一天,他要的参谋长不仅是文韬出众、还要武功出色,心狠手辣,是一个角色才行。他已经很中意他眼前这个曾经是东北五省都教官的藤迁飞藤教官。他喜欢这个人阴谋多多、点子很烂,很合乎他的心意,而且这个人和日本人的关系也很深刻,算是个日本通。同时,他还够心狠手辣,在登上擂台的五天来,在他手下毙命的武林人士已经有了十九个了。每个人都是肝胆俱裂而死。

现在,在马六的前面跳上来一个人,使得马六大惊,这座擂台自开建以来,来打擂的都是从梯子一步步上来的,包括现在的擂主,没有人可以一步就窜上来。而现在这位,个头不高、眉毛不浓、眼睛的神采也不惊人,他却是从地上直接窜上来的。而且,他一上来的姿势也是农民打架的姿势,全无武术大家的风范。这些很矛盾的因素使得这个马六走到了这个人的面前,他说:

“壮士,你懂兵法吗?”

倪邱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地看了这个人共七七四十九眼,回答道:

“这位请了,在下在川军也当过几天的师长,不敢说懂军事、兵法,大小阵仗还见过无数的,手底下的冤魂只怕也有一个团了吧。哎,老天不容韩信,才让老子流落到这里,这个穷咔咔里来了。”

其实倪邱在红军里当的是团长,他为了显示威风,也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才说自己是在川军当的是师长。而且,他的一口川音是谁也听得出的,这点没有法子掺假。倪邱的话使得这个马六,虽然在这里他是一个人物,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土包子,什么大世面也没有见过的,他是大大地吃了一惊。他就不敢再过问这个曾经杀过一个团的师长的所谓他知道的那点点军事问题了,他知道自己的水浅,还是掖着点好,不让漏了日后不好看。

在答问间,擂主过来了,他看见这人长得其貌不扬,但是他未来的主子却对他毕恭毕敬,看样子,他一定用言语镇住了这个张狂跋扈的马六了。这使得这个都教官很不满,他以为他的参谋长的位置要丢了,就径直走了过去。他刚要答话,就发现这个倪邱的头虽然没有回过来,但是他的手已经做好了防范任何偷袭的预备了。而这个擂主就是想乘着这个小矮子说话的功夫自己悄悄地给他一个通心掌,这掌看上去好像是朋友间的打招呼,一个轻轻地抚摸,你的七筋六脉就掌控在他藤迁飞的手里了。你要是敢于动一动,小命也就不保。看你还敢打擂不?

3.

就在藤迁飞的掌悄悄地举起来就要拍在倪邱的肩头的时候,倪邱的身形一晃,他一已经站在那个藤迁飞的身后,他的手只好放下,现在,他不得不正面与这个倪邱较量了。

而倪邱把眼睛突然间瞪圆,一道精光飞出来,射得这个藤迁飞的眼睛也张不开,同时,一个很细小的声音在他的耳朵边炸开:

“你不要逞能,我不出手,你不丢丑,我要出手,你就得见阎王,你好好地跪下给我叩头拜师,也许饶你一命,否则,你来看……”

奇怪的是,这个刚才通名叫龙水宫的人的嘴巴并没有开合,其他的人也没有听见他说话的声音,只有藤迁飞一个人在耳朵边听见了像大炸雷一样的话语,他奇怪地看看他身边的人,他们都没有一点反应,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听见任何的声音,藤迁飞害怕了,他顺着那个叫龙水宫的人手指微微抬起的方向一看,一道谁也没有觉察的气剑激射而出,一条捆绑旗杆的钢缆从中断裂开来。而守卫旗杆的土匪还以为是山中的大风吹断了钢缆呢,只有这个也精通武术的藤迁飞知道,那是这个矮小的龙爷用指剑弄断的,他一个箭步抢过去,跪倒在地,口称:

“师父、师父,阔别多年,小徒儿竟然不认识师父了,请师父受徒儿三……”

他,藤迁飞的耳朵里分明听见一串笑声,笑声中一个意思,三个头不够味道,你要叩就叩三十个吧。见皇帝才叩九个头,师父是三个就够的,藤迁飞在一愣间,觉得自己的气海穴一阵发紧,他知道那个大侠的指剑已经按在他的气海上了,他赶快说完后面的话:

“徒儿给您叩上三百个响头,只怕您老人家埋怨时间耽误太多,就给您叩三十个响头吧。”

这一切,那擂台下的人和擂台上的人都不知道的,他们那里知道,这个口称师父的人其实连那个叫龙水宫的面过去也没有见过的,而那个叫龙水宫的倪邱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藤迁飞的。现在,马六出来了,他高声宣布:

“中国西北襄助大日本圣战义勇军参谋长由东北五省都教官藤迁飞出任,而一直就没有设立过的副总司令一职,就由这个龙爷出任。以后,龙爷不仅是义勇军副总司令,还是全军武术总教官,连同我这个总司令也是他老人家的徒弟。”

说完,这个不伦不类的将军趴伏在擂台上,也对倪邱口称师父起来。而倪邱马上用气功搁架相还,一个很虚拟的动作,就使得那个穿日军裤子的家伙跪不下去了,他说:

“你是司令,不可以跪副司令的啊,就是师徒,我们还是上下级,叫人看了要笑话的。”

这个土匪只好想站立起来,但是,站立起来也不容易,于是他只好这样半跪半站地愣在那里了。他的意识里也不知道那里出差错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都是倪邱气剑的功力造成的,他还以为自己的风湿发作了呢。他很尴尬自己的形态。这个时候,倪邱高声说话了:

“我叫龙水宫不假,但是我不是什么四川人,我是大日本皇军驻四川领事馆武官,我知道你们这里有许多良民要效忠天皇,天皇就派遣兄弟前来视察。我的本名叫龙水宫斋,是宫崎亲王的武术教习。”

倪邱看见,擂台下的民众一下子就走光了,而就算是土匪,他们的神情也顿时暗淡下来。只有那个叫藤迁飞的教习和马六的一伙的眼睛突然放光了,他们全都过来团团地围住了这个龙水宫斋的日本主子,他们要开始猛抱这个粗粗的大腿了。

4.

然而,刚才走开了的民众又围拢了过来,他们的手里都拎了一个篮子,他们在擂台下高声地呼喊:

“小日本,我们跟你拼了。”在台子下的那些土匪的小喽啰居然缩了脖子假装没有听见,他们抱了枪蹲在地上,神情萎靡,很是显得狼狈。只有几个铁心的汉奸,如同这个马六、藤迁飞和他们的几个团营长在冲倪邱点头哈腰,他们差点就跪倒在地,恨不得马上过去舔吮这个日本主子的屁股沟。他们的一幅奴颜媚态,使得倪邱的表情更加地显得高傲了。

在看得实在不想看了后,倪邱运足了功力,双手一抬,十道剑气腾飞,他眼前的十个人,连同三根擂台柱子都轰然倒地,血光崩飞,十颗卑微的头颅从十个颈项上断裂开来,直飞向主旗杆的顶端,而那些正准备扔鸡蛋的民众愣住了。

这个时候倪邱说:

“乡亲们,我不是什么狗屁的日本亲王的武术教习,我是在红军的时候走散掉的红军的一个营长,现在,我要回去归队,路过宝地,听说这里有人要做汉奸,就顺便把他们给收拾了。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我过去是四川都江堰的农民,和你们是一样的。你们可能对红军很害怕吧?那些都是反动派的造谣,我们红军就是一切反动派的敌人和仇人,是一切爱国人民的朋友和兄弟……”

那些民众带过来的篮子里的鸡蛋马上成了献给倪邱的礼物了。而那些土匪士兵,看见自己的官长全都死翘翘了,他们就想抽身而走,倪邱说:

“你们不要走,我现在代表红军来改编你们,你们马上通知这里的其他人马的头子,叫他们也过来接受改编,红军不会计较他们以前的恶行的,只要抗日,其他什么都好说。”

在一个角落里,有八个人走了过来:

“我们是这里其他八个寨子的头领,过去在这个马六爷,哦,不,马六的威胁下,我们干过不少恶事,我们都不是想当汉奸的,我们这次过来观摩马六选参谋长也是被逼无奈的的,所以我们都躲起来不出来见人呢。先我们看见爷的神功,我们以为你真的是鬼子呢,我们都想自尽了。现在我们知道,爷是红爷的人,我们愿意跟随爷去当红军,我们有八千多人,可以跟爷走的少说也有一多半儿,枪,我们也有,只是差一点,但是,那个马六刚刚接受了日本人的一千多条好枪好炮的,都在他的寨子里,我们一道去取,然后,我们火烧山寨,跟随爷去当红军。”

倪邱按照红军的条件,把那些年纪老了的、独生儿子的、土匪气息太重的人都不要,八千多人选了四千多,同时,这个小县城的八百多青年也踊跃地跟随倪邱一起,他们也要加入红军,一起去打鬼子。

帮近五千的人马,扛着各色的武器,很是整齐地进军在前往陕北的道路上。倪邱还在半路上就已经是一个团的团长了。

在一九三七年的九月二十三日的下午,倪邱的队伍抵达了陕北,他将人马交给红军的一支部队,自己径直地去总部报到。在第二天,关于倪邱的政审就已经完成,他被确认没有背叛革命,是革命的好同志,允许归队。鉴于他在回来的时候改编了一个整编团,就将指挥该团的工作交给倪邱,同时还给他配备了一个政委,这个政委就是倪邱以前的搭档,欧阳文义。

然而倪邱的八角红军帽还没有戴暖和,第二天,中共中央就决定,红军全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而倪邱知道,在国民党军队序列中原来就有一个八路军,这个军是一支很倒霉的部队,驻地本来是在福建,后来被征调到江西前线对付红军,后来连红军的面也看见就被累地部队解体,而最后,就在他们筋疲力尽的时候,一个整师被一队红军的民兵给缴械了。真是跌份跌到家的一个部队。现在,国民政府居然把这样的一个番号给了红军,倪邱的肺都给气炸了,他把帽子一摔,说:

“不成,我得去说道说道,我要去找我的老乡,找战神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